搜索
嘉州程川的头像

嘉州程川

网站用户

诗歌
202202/19
分享

在川南小镇上(组诗)

程  川

 


杀牛的人

 

在杀牛为生的苏稽古镇

牛肉汤锅己沸腾上百年了

我们留意嘴里的美味

留意汤锅店掌勺的村姑

谁还会有闲心去留意

这个杀牛的人――

 

小胳膊,小腿

怕是没有拴牛的牛绳粗

笑得有些羞涩

如果不是早知道

我一定也会和你一样以为

这是一个牧童的天真

 

或许,这人和我一样

昨天还真的是一个放牛匠

小胳膊握小刀。不时

削一叶柳枝,或凿一孔竹笛

 

 

故乡子夜的河流

 

从你的梦中起步。从宁静

走向喧嚣的春潮,从喧嚣

走向宁静的秋水

浑浊的记忆,清澈的记忆

随点点白帆漂远。又让沿岸青山

这条长长的纤绳勒紧

 

失眠的街灯,晾在子夜月光之上的

卵石和水草。被浩淼的时光一一搁浅

隔河相望。在苏稽古镇,我的幸福与悲伤

卑微,但并不孤单。如一朵

浪花的鼾声,涟漪的叹息

湿漉漉的心跳。令洞箫般的十六孔长桥

听得,每一孔灵魂都出窍

 

 

在川南苏稽小镇上

 

闭上眼晴,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远山、野水

在稻香蛙鸣中迷路的风,是近邻

而高楼、喧嚣

游手好闲的尾气,是远亲

每一缕炊烟,都是――

久违的亲人,伸向记忆的手

抚摸着我的冷暖胖瘦

而每一条牵引我泪光的溪流

是脐带,系着

午夜梦回的悸动和母亲温暖如初的心跳

 

从一个嗷嗷待哺的村落,苏稽

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小镇

于你,或许只是雨天石板小巷相视一笑的邂逅

于我,是一片大过世界一生也走不出去的旷野

地上行走的,地下沉眠的

一簇野花、一丛衰草

都是我为之动容的血脉至亲

 

 

大雪偕友行

 

丙申年1月24日。大雪

十年难得一见,佳期如梦

 

蜀山、峨眉、古镇。哥几

就像刚放出囚笼的穷汉

面对满天散落的碎银

欢喜得手足无措

 

尽数买来破落铁匠铺的

炉火。温酒、煮诗

在着墨的空巷深处

 

俗人不知去向

独与雪厮混。天地尽簌簌

 

 

春  光

 

早在万物还没有诞生之前

他就启程。穿越了

黑如深井令人窒息的长夜,穿越了

白得让人胆颤的荒原

他呼号他奔跑,就为了把你寻找

多么漫长而又多么短暂

他眨眼的一瞬,多少个时代就过去了

他离你是近了还是远了?

他以光年的速度是否来得及

向你表白——亿万年前炽热如初的情怀

 

我说的是春光。一路寻梦而来

他在波光粼粼的河流上,流浪

在旷野上山林间迷了路,无家可归

现在,他已在你的窗外

怔怔地看着你,等着与你相认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