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男孩贝贝的头像

男孩贝贝

网站用户

小说
202201/12
分享

你还没有长大连载

一、命案现场

早晨五点半,张晓霞准时起床,她要给孙女小雨做早餐,一个煎蛋,两块面包,加一片火腿片和一两片生菜,看着孙女喝完杯子里的牛奶,拿着自制的汉堡离开了家,她才放心地走出家门,她要到对面公园里溜个弯,时间只限于半个小时,因为七点钟还有一个孙子要上小学,早点同样需要她来做,只是,那时候要做的不单单只有孙子,还有儿子和儿媳妇。

  按照惯例,她六点钟出门,六点三十五分回来,这个时间是足够的,如果她手脚麻利点,四十五分到家时间也完全足够。

  他们的早餐同样是牛奶、面包、鸡蛋,很方便,有时候儿媳妇要喝八宝粥,那就需要前一天晚上就开始熬,在电饭煲里煮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满屋子都弥漫着粥的香味,这时候儿媳妇最满意,而孙女却不喜欢喝它,也许不同年代的人之间有着难以避免的代沟,她六十五岁,儿子儿媳妇不到四十岁,孙女小雨今年刚刚十五岁。

  她的儿子叫管铁军,是一家国企建筑工程公司的总经理,儿媳妇乔美娟是精英会计事务所的会计师,两个人整天忙忙碌碌,根本就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特别是儿子铁军,应酬多,常常晚上到很晚才回来。

  他们家,住在花溪别墅区的第一排第八户,门牌号码108,谐音“要浓发”,因此对于这个家来说,张晓霞还是十分满意的,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尽管这样,她每天去公园遛弯的时候,还会情不自禁地捡垃圾,只是她一边捡一边买,从来都不敢带回家,在公园里,她有几个好姐妹,她们白天是环境卫生的倡导者和执行者,晚上是广场舞的伙伴。

  “张姐,你吃了吗?”一进公园,迎面而来的女人看上去也只有六十来岁,但是身材很好,一看就有多年舞蹈的功底,走起路来很有韵味。

  “没有,没来得及呢!你呢?”她看了看这个叫刘芸的姐妹,微笑着。

  “我也没有,等一下你还要回去?”

  “我溜个弯,回去把他们都伺候走了,再来!”

  “呵呵,好,老规矩,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刘芸笑起来让人感觉跟舒服,她常常这样说,刘芸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迷死人的女人。

  是的,她说的不错!刘芸从前在市柳琴剧团,那可是个台柱子,只是后来剧团不景气,她和丈夫双双进了电视台。

  “嗳!今天我们去哪儿?”

  “就去对面的湿地公园,那里的水月禅寺这几天进香的善男信女特别多,加上昨天是周末,一定有不少乱抛的垃圾……”

  “好,听你的!就去那儿!”她边说边朝前走,既然已经约定了,刘芸便不再追她,看着张晓霞的背影消失在一片绿树丛后,她继续自己的晨练。

  只是,到了约定的七点半,她们仍然不见张晓霞过来,这个一贯准时的张姐给了她们一个意外,但是她们决定继续等下去,谁家能没有一点特殊的事情,这些都在情理当中,但是一直等到八点半,她们有些不放心了,决定到张晓霞家里去找她。

  这里距离公园真的很近,出了公园大门,左拐再行五十米,穿过马路,就到了花溪别墅区,他们家就在一进大门的右侧第二家。

  “张姐!”

  “张姐……”进了小区站在院子外面他们开始喊。

  108别墅里根本就没有人答应,当她们再准备喊的时候,小区保安开着电动车追了过来。

  “几位阿姨,这是私人住宅区,请你们不要喧哗!”几个阿姨转身看了看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保安,瘦高个,一双大大的眼睛,高鼻梁,看上去有点木纳,眼神中顿时充满不屑。

  “你叫什么?”刘芸笑着问。

  “你看,我有牌子的……”小保安自豪地说。

  “钱永强!”大家不约而同地看了看挂在他胸前的工作牌。

  “年纪轻轻的干这个,能给你多少钱一个月啊?”

  “就是,在我们那小区,天天早晨都有买豆腐的进去吆喝,多有人气啊!你看看这里……啧啧啧……哎呀!”她叫周文芳,大家就喜欢她说话时候的样子,表情包丰富,肢体语言十分到位。

  “姑奶奶们,你们是在找张晓霞阿姨吗?”永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对,你帮我们找找?”刘芸冲他笑了笑,依旧是最客气的那一个。

  “好吧!跟我来!”

  “去哪儿?”

  “你们跟我来就是了……”

  “大概是值班室吧!”不知道是谁多说了一句。

  “走……”

  果真是保安值班室,在大门左侧这是一个门卫室和办公室加上休息室相结合的地方,在门卫室后墙上,挂着两块很大的液晶显示屏。

  “你们看,从早晨六点四十分她进来,七点……七点十分……八点……现在马上九点了,可是没看见她出来!”永强十分热心,他一会儿快进,一会儿固定画面,但是自从六点四十分,张晓霞进来之后,一直到现在也没见她出去。

  “她在家!”这便是他的结论。

  “所以啊!我们才站在门口喊啊!”

  “不不不,这不是办法呀!”

  “那你说怎么办?”刘芸把问题抛给了他。

  “这样吧,你们先走,等一下如果她还没有出来,我再去找她,大不了我进院子里去看看……”

  “你这样进去,业主能答应吗?”

  “嘿嘿……没办法,有时候谁家丢个大东小西的,猫儿狗儿的,还不都是这样……对了,还有帮业主喂宠物,有时候也是逼不得已……”他满脸堆笑。

  “哦,那行吧!姐妹们,我们先走吧!”就这样,她们终于离开了花溪别墅区,永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才不会轻易进业主的院子呢!”他自言自语,是啊!除非是征得了业主的同意。

  “师傅,开一下门……”一个搬家公司的货车停在了门里侧,一个司机伸头冲他打招呼。

  “咦,你们今天给谁家搬家啊?”

  “哎呀,刚刚进来你都忘记了,喏,107啊!”

  “哦哦,还有几趟?”

  “两趟吧!”

  “哦,好的!”永强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三十五分,他摁了一下放行杆按钮……

  终于,到了下午五点,很多业主都开始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就在这时候,乔美娟开着车进了小区,永强一看见×668牌照的宝马三系进来了,一下子就认出了她就是108号的女主人。

  “姐姐……”他一边打开放行杆,一边喊她。

  “永强,有事吗?”原来他们很熟的,美娟打开车窗玻璃疑惑地问。

  “一大早就就有好几个老太太过来找张姨,在这闹了半天才走……”

  “哦,找到了吗?”

  “没有啊!也不知道张姨去哪儿了……”

  “哦,她能去哪儿,还不是出去遛弯……”说完,她一加油门,准备右拐。

  “永强,永强!”她的车子离开了主路,大约在行三十米就到了108号门前,忽然停了下来,打开车门,她走了下来。

  “姐,有事?”永强亲切地喊了一声。

  “你,跟我来一下!”

  “哦,好吧!”他一边答应一边把手头的事交给了伙伴,沿着干干净净的柏油路面,他只几步就走到了美娟的车前。

  “我今天拿了很多东西,你帮我一下……”她透过后视镜,看着他被擦的一尘不染的皮鞋靠近了,声音很低而且极具诱惑力地说。

  “嗳嗳!”他很乐意效劳,答应的十分爽快。

  “真乖!”

  “呵呵,姐,你今天回来的真早!”

  “唉,累死了……”她的声音有些发嗲,车子缓缓前行,他步行跟着一直到108门口。

  “给。”她把钥匙交给了他。

  “嗳!”永强打开了大门,院子其实是一圈绿植围起来的栅栏,院子里的地面铺满了大理石,他一转身,只见她仍然坐在车里,只好走进来再打开入户门,谁知他的钥匙还没有插进去,门自己开了。

  “家里有人?”他自言自语。

  “来,帮我一下……”这时候,他听见了她的声音。

  “嗳!”他急急忙忙转过身来,几步走出门厅和院子,来到车前,美娟已经打开后备箱,搬出来一个纸箱子,永强一看里面都是一些办公用品。

  “接着!”

  “好!”

  “我来搬这一箱。”她边说边指了指后备箱里的另外一箱,里面明显都是A4纸。

  “姐,我搬那一箱吧,这箱轻一点,纸很重的……”永强看了看,很是体贴入微。

  “好,真乖,知道心疼姐!”

  “呵呵,应该的,谁要姐对我那么好呢!”永强嘴也甜。

  他们一前一后进了院子,入户门。

  “姐,刚才入户门没锁……”

  “没锁?”

  “是的!”

  “这个死老太婆,走的时候又忘记了锁门,多危险啊!”她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

  “把东西放书房吧!”他听见了美娟的话。

  “嗳,好的!”

  “怎么我感觉家里有人啊!”放下东西之后,美娟警觉地跟他说。

  “是吗?”

  “你去你张姨的房里看看她在不在?”她一边往外拿东西,一边安排他说。

  “好的,姐……”她话音刚落他已经出了书房。

  “不,不好了……快来啊姐……”两分钟之后,她听见永强在楼下大喊大叫。

  “怎么啦?”她放下手中的东西,慢慢地下楼来。

  “啊,我的妈呀!”她听出了他的声音是从张晓霞的卧室里发出的,于是穿过客厅,径直走了进去,一进门,她吓得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只见挂在绳子上的张晓霞,被吊在从前挂吊扇的钩子上,双脚离地,脚边有一个被踢到了的凳子,她牙关紧锁,双目紧闭面容苍白,尸体似乎已经僵硬。

  “把,把她放下来……”片刻之后,她忽然惊醒了,看着束手无策的永强喊。

  “姐,不好吧?要不要先报警……”

  “好,报警,报警……”她掏出手机,刚刚拨出110忽然又犹豫了一下。

  “打,打吧!”永强再一次提醒她。

  “嗳!”这次她很顺从。

  市刑警支队二大队队长童宁宁是个二十六岁的大姑娘,她齐耳短发,常常是一身便装,她随着法医走进了屋里,先是阻止了其他人乱动尸体,接着,把那个被踢到的凳子扶了起来,她发现,那个凳子刚刚好碰到死者的脚,然后安排其他刑警放下了尸体。

  “死者张晓霞,女,六十七岁,身高一米六八……”法医一边勘验一边说,身边的助手开始记录。

  “死亡时间应该是九个小时之前……”法医接着说。

  “九个小时?”这时候一个男人插言。

  “是的,尸体在死后30分钟—2小时内就会硬化,9小时—12小时完全僵硬。”童队回答了他的疑问。

  “童队,这位就是死者家属!”派出所民警给她介绍了这个男人,他就是管铁军,穿着西装革履,看来是到家不久,还没有来得及换拖鞋。

  她目光一扫对方那张男性轮廓十分明显的脸,面部表情有些微妙,接着看了看死者的脖颈,之后走出了那个房间,在客厅里遇见了失魂落魄的美娟。

  “哦,过来坐坐吧!”她给助手使了个眼色,和她一起走到了别墅后院的一个凉亭下。

  “说说你发现尸体的整个过程吧!”童队长注视着她说。

  “我,不是,是永强先发现的……”

  “永强?”

  “对,小区保安……”

  “王子涵,你去把他找来!”她转身对助手安排。

  “是。”

  “我,我来了!”谁知她的话音未落,永强已经应声赶来过来。

  “你也坐吧!”童队看了看他说。

  “嗳!”

  “说吧!”童队掏出口袋里的一块口香糖,打开放进来嘴里,这是她的习惯,只要一遇到案子,她就必须要嚼口香糖,这样据说可以集中注意力。

  “我和姐姐……”子涵在一旁认真地记录着,不时地眨巴一双美丽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显得格外迷人。

  “童队,这是初步的尸检情况。”法医走了出来,打断了她们之间的交流,把报告递给了她。

  “哦,他杀!技术科的现场勘察结束了吗?”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什么?他杀?这,这不可能,不可能……”美娟听到这样的答案,不禁大惊失色,打了个寒颤。

  “是的!现在可以完全肯定。你去把技术科的事情安排一下,要他们一定要详细点。”她转脸看了看法医接着说。

  “好的!”法医又回到了现场。

  “为什么?”

  “很简单,上吊自杀必须具备三个特点:一是脚下所踏之物必须高于或者和死者脚部高度差不多,二,脖子上的索痕长不过九寸,上交于左右耳后,眼合唇开,舌抵其齿,三,索痕或呈深紫色或者淤青色。”看着依然满脸疑惑的美娟,童队摇了摇头说。

  “那,她呢?”

  “你看看法医鉴定,索痕一尺半,交于颈后,唇未抵齿,索痕一黑一白两道,分明就是被勒死之后挂上去的。”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