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没有路的世界的头像

没有路的世界

网站用户

小说
202301/21
分享

死亡中的救赎

我看着病人每天重复着各种检查,除了身体健康上的不同,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区别,重复的生活仿佛像一个牢笼,牢笼囚禁着我的世界,我的世界现在只有小小的一点,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一直到我的双眼再也睁不开牢笼可能才会结束。我不知病人是怎么想的,即使和我一样有冲破牢笼的想法,但已经很难实现了。我不知道牢笼外面是什么,可能是世界真正的样子,我渴望又害怕,很多人都选择了在牢笼里面生活一辈子,也有一些人打破了牢笼,但我想让一切在我的时间中消失,因为我只做错了两件事,一生下来,二活下去。我不想在一错再错了。

我从桌子上爬起来,发现还在医院里面。我怎么会睡着了,我记得刚刚好像从外面忙完之后回到这里然后就睡着了吗?我已经记不清了,感觉我在梦中,在现实的梦中。刚刚的一切还好都是一场梦,虽然是梦,但可能也是我内心最深处的梦,梦太真实了,仿佛这个梦就是我内心最深处的样子与追求,是我从来不敢想的一切。我看了一眼表马上要到六点了,现在去一趟病房之后这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他已经住院七年,七年中完全没有好的表现,甚至在一点一点的恶化,仿佛死神随时把他带走。他基本上从来不吧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很配合治疗但结果不是很理想,所以我不知道他想什么喜欢什么,只能希望他可以早日到正常的世界中做自己真正喜欢做的,而不是一辈子都呆在这种地方,我真的尽力了……我走进病房看见他在看书,见到我之后把书放下了,我还是问着每天都重复的问题,他的回答也是每天重复的几句话‘没事,我挺好的,没有别的地方不舒服。’当我问完之后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对我说,‘医生你觉得梦境会变成现实吗?会不会是一种指引,指引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我问他‘怎么了,怎么想着问这个了’他说‘没事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都干不了总要想点什么吧。’我说‘可能是某种指引吧,有时候只有自己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不用总是在意外界,它只是给我们了一个参考。’他说‘我明白了,希望我也可以留下一丝吉光片羽’我点点头说‘你肯定会的,不用想太多,你总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看着他又在想什么了,就默默的走了出去。

我结束今天的工作,整理好办公室,按照惯例打卡下班走出医院的大门。今天第一眼看见的不再是天桥前那车水马龙的道路,而是天桥后面映入眼帘的夕阳,今天夕阳我这一生只在两个地方见过,一个是我的高中生活,另一个就是此时此刻的现在。我的内心即悲恸又欣喜的享受着夕阳洒在我身上带来的温暖,悲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遇见,喜我这么长时间了还能在遇见,一模一样的夕阳在我人生中出现了两次,都在很平凡的一天出现了平凡又深刻的夕阳。我思考过去着一切,慢慢的向家走去。看着美丽的夕阳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会结束。

我在家门口停下了脚步,今天的夕阳有一种说不出的共鸣让我无法把让这一天这么简单的过去。明天太阳依旧会落山,依旧会有新的夕阳出现,但肯定不是这一个,也不会是这么惊艳。我的每一天都很相似,我每天都活在牢笼里面,每天都在重复着任何事情,唯独今天的夕阳就像在我漆黑的牢笼上砸出了一条裂缝,很小的裂缝但足够让阳光洒了进来。我享受着照在我身上的夕阳走上了我家的天台,我站在天台上看见那火红的太阳,在我面前又大又远,比任何地方的都更加惊艳,我认为这就是我人生中离太阳最近的一次了。我看着马上要结束的今天,心里想到为什么今天的夕阳只有一次,而不是每一天,为什么我今天又遇见这个夕阳,为什么今天过后夕阳可能就不再出现独自留我一人在这个世界上,依旧这样普通的每天按照规律的活着,从来没有一点变化。我向下看到了离我数十米的道路,我想下去了,我想和只能出现这一次的夕阳一起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之中。

我马上要下去的那一刻,我不知是主动想起还是什么原因,一个思想在我脑里闪过,我还不知这世界的真相,难道连我一开始所寻找世界的真相到最后都还是不知道就一头雾水的离开了。世界真相在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原因搁置了好久好久,为何我现在确又想起来了,我在这时离开我的这十几年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我到最后和虚无主义一样否定了人生的价值。太阳正在亲吻那黑暗的地平线,我看着令我难以释怀的夕阳与跃跃欲试的思绪,开始思考这世界的本源。世界是否有神明存在,是创造还是被创造的,如果神可以描写出来或者被人类赋予了名字的神,那还是神吗?难道不是人为的吗?这不就是人们所说的超人吗……所以我们的思想是神赋予了我们?还是思想创造了世界中那个虚无缥缈的神,然后反之神又创造了我们?我所以外的皆是世界,而世界皆是虚无。我除了我,眼见皆外物,外物皆世界,世界皆虚无,何时为真,何时为假。这个夕阳在我的眼前,我仅仅只能用肉眼看见罢了,它是真是假。世界的真相之上又有多少层阴影又从何知道,有该如何寻找,这会漫长又艰辛,我又该怎么样坚持下去,可能我永远都不会找到世界的真相,但我依旧会寻找,就像为什么每天都要过重复的生活一样毫无意义。

我跳下去之后会怎么样,死亡可以让我不在寻找然后解脱吗?你在死亡之后,是你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是你与这个世界一起消失了。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有道理的,就连那荒谬的思想也是一样的。夕阳照耀在我的眼皮上,我感受到了神明的照耀。脑子里面闪过了一段话,一段让我非常不理解的话,每一个人生就是一个世界,我们就像宇宙中那些既自转又公转的行星一样,我们围绕着自己的世界生活,同时又遵循着宇宙中的秩序。我是一个封闭的人也是一个封闭的世界,你同时也是一个封闭的人也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因为我们同时出现在很多世界中所以形成了主观世界的假象,所以当我们死亡的时候,世界也会随之消失,但在别人的世界中我们依旧活着,依旧以别人世界中的模板活着。可能我在有的人的世界里我是正常老死了,有的疾病死了,有的我与那个世界的主人就见了一面之后就死了,也可能是在他的世界中睡着了,可能过了几十年我苏醒了便又出现在了他的世界中。而我的世界里面的人也在按照他们本来的规律存在着。时间创造了我们,时间创造了一切,但我们却不知道如何衡量它,就像它不想让我们衡量一样。时间就像是神创造我们的方式,时间在神的手中就像工具一样,用它来创造了我们创造了万物……神把时间变成了一条河流。

为何我会想到这些,难道这个就是世界的真相?神就今天突然告诉我了?在我的人生要结束的时候告诉我吗?我带着一切的不解突然睁开了双眼,从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刹那的眩光,之后就是那马上要进入黑暗的夕阳,我看见天空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就像是一张纸被火点燃在一点一点燃烧一样,我愣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看着天空燃烧殆尽,在天空的后面出现了一条河流。

河流里流淌的不是水分子而是像沙砾一样小的恒星组成的一条星河。我漂浮在星河的旁边,旁边有很多明亮的小点我看不清里面是什么,因为它真的太小了。我并不特殊,我也和它们一样仅仅是当中的一个小点而已。它们就像带着亮光的水滴一样,从旁边无尽的黑暗里落入到那条星河之中,每一个点都会进入到一颗“沙砾”之中,在小点进入 “沙砾”之后,恒星就被点亮,当一些 “沙砾”离开的时候,恒星随之又一次失去了光亮,静静的等待着下一个小点的到来。这难道就是那个承载着这个世界的河流吗?我看不见这条河流的源头,也看不见它流向哪里,我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河流的源头处很窄,慢慢流过来的时候在一点一点的变宽,我虽然看不起河口,但我想它一定很窄,就像人类的文化从石器到科技,从少到多一样越流越多最后化成了一片海洋。河流就这样被分成了三段,分成现在,过去,未来。河流的界限就是你从恒星上出来的认知,每一个人认为的三段都不一样,但河流是不会随之改变的,三段密不可分的流淌着,组成了我们现在所谓的主观世界现在,历史,未来。我就像种子一样被神撒到了时间的河流中,撒到了现在,过去,未来,变成了河中的每一颗恒星,在每一个恒星中,过着早已被创造好的人生。所谓的恒星就是一个世界,恒星里也只有一个主体,主体乃肉体,每当一个灵魂进入了这个恒星,恒星将会被点亮。灵魂只是进入了现在要演绎的肉体之中,一颗恒星在失去光泽了之后别的恒星却没有一点变化。当我们死去也只是死去了灵魂,然后那颗恒星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等待着下一个灵魂的到来,然后在经历一遍那样的生活,而我们的灵魂会被神再次撒到别暗淡的恒星中,可能是现在,过去,也可能是未来。这可能就是世界的真相,我们都生活在这条时间的河流之中,每一个人都在过着每一个恒星里的生活。

我终于意识到了,原来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何不把夕阳告诉我的一切变为我对这个世界留下的吉光片羽,从而让更多人知道这所谓的真相,至少是我认为的真相。我不在急于结束了,即使是结束也不会是现在。夕阳早已落下,黑夜笼罩了整个城市,我在思考中忘却了时间。当我准备要下去的时候,我因为站的许久腿变得僵硬,在慢慢下去的时候腿突然软了一下,旁边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扶着的,我便掉了下去,在下坠的几秒钟,我想明白了,原来神就是让我今天死的,让我知道了世间的真相后死去,神不让我把世界的真相公布于世人,因为这就是世界的真相,我不会因为我的死而感到难过,因为我知道了世界的真相,我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这个肉体的人生原来就是要这样结束了,我也会好好期待下一个人生是什么样的,是在现在,过去,还是未来。这一切我都无法控制,但也值得我去期待。我安详的闭上了双眼,过完了人生的最后几秒。我躺在地上看见曾经的肉体已经血肉模糊失去了人样,而我现在只能靠着意识活着,身体已经动弹不得了。我看着世界在一点点的消失最后只剩下黑暗。当再一次有光明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条河流,那里面流淌的不是水,而是像发这光的沙砾,河流中的沙砾在缓慢的流动着,我想每一个沙砾都是一个灵魂,都是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互相从来不干涉,但彼此都共有。我看这条河流中同样也看到了现在,过去,和未来,以及许许多多像我这样如尘埃般的灵魂,但我没有看到那所谓的神,我相信神也不会看见我,因为我的渺小在整个大千世界中宛如沙漠中沙粒上面的一个小点罢了,我闭上了双眼进入了那条河流之中。我虽不如泰戈尔一样,生如夏花之绚烂,但我想我的死应如秋叶之静美吧。

当有人发现医生的尸体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而他在白天还同情过的病人不知是否受到了夕阳的影响,还是因为这个重复的世界让他到现在还没有睡着。两个不相关的恒星被一种微小的力量产生了一丝共鸣。

我望着漆黑的窗户,心里想现在窗外的叶子也该从翠绿变为金黄,这一年终于要结束了。如果我记得没错,明年就是我住院第七年,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从前年我的病开始恶化,转院到现在住的医院,从那之后我就没有在出去过。我已经对外面的世界没有什么希望,我早已被外面的世界所遗忘,我也知道我永远无法正常出去。我唯一能看见外面的世界是一个小小的窗户,窗户小到世界只有这么一点,小到我已经对世界没有任何希望了,我的内心早就已经习惯了。窗户外面是一栋和我住的一模一样的住院部,至少我记得前年看是一模一样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也从未去过哪里。住院部的楼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每次只能向下望的时候才可以看见一些人,我看不见太阳也看不见月亮,看不见希望也看不见绝望。我突然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不该想这种事情,我现在必须要睡觉,现在要是还不睡觉,等白天做检查的时候,就会很难受。白天有一整天时间想这种没意义的事情。我的白天毫无意义,所以而不是浪费晚上的时间来做这毫无意义的事情。我的人生我早已知道了,没有必要在多想了,无非不就是在医院继续治疗,重复着每一天的事情,等某一天病情严重了在加大治疗,直到有一天病情控制不住的时候,我也会像外面的秋叶一样随风落下,秋叶化作春泥更护花,而我只会浪费一点土地罢了,也算是证明我走过这一趟毫无意义的人生,仅此而已。现在只我人生中唯一能做的稍微有点意义的事情就是晚上好好睡觉,为了让白天能正常做检查。我点开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着00:32,没想到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就算现在马上睡着我明天的状态也不会很好了。我现在竟然也一点都不困,我想应该进入了亢奋状态,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睡着,我不在想明天的事情了,愿人生止步于此。我想出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浪费在了医院,我不想在浪费了,我知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不知道今天出去会怎么样,可能不会在回来了,我也不知道是否可以出去,但我必须要去试一试。虚度可能是人生大部分的时间,但我不想在最后一刻还是这样。花朵只能盛开一次,之后又快速凋谢,但它也盛开过一次。这么多年除了医院我就没有在去过别的地方,长时间的住院生活已经让我忘掉了自由也同时忘掉了希望,检查和睡觉重复着每一天的生活,我现在想摆脱这种生活,在秋叶掉落之前让它在看一看树上的风景。长时间的住院生活让照顾我的人白天来晚上走,这样至少不会耽误人家很多时间,我也没什么需要照顾的了,晚上有什么事情可以按一下床边的按钮,一会就有护士过来。以前我什么都没有想过,我的内心早已麻木,但现我终于知道,我要出去。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可以穿出去的衣服,我慢慢下床尽量保留着力气,下床之后我把床下的行李箱拿出来,希望里面有我能穿的衣服,在行李箱的最下面我找到了一些衣服,一件毛衣一件外套和一顶帽子,我想这已经足够了。我把扎在身上的针管和绑着的绷带去掉之后,把毛衣穿上,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尽量让自己看着不像病人,//我穿着这些在镜子面前看了看,想想总是少点什么的,我突然想到了,走到床头的柜子旁边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新口罩。自从大前年新冠疫情彻底结束之后,人们不用笼罩在疫情的阴影之下。口罩慢慢的不在重要了,有些人已经习惯了戴口罩,大街上虽然很少有人戴口罩,但戴口罩至少让别人看不到我的脸。我收拾好这些,戴上帽子穿上外套准备出门了。我要打开门的一瞬间发现自己没有带钱,在这个科技如此之发达的时代,纸币早已不在流行,但依旧管用。而在我床头柜上放着的照片后面有一张崭新的50元纸币,那是母亲在我开始住院的时候给我的,这张50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编号为TA95880001,一张2005年的钱仅此而已。母亲也是在买东西的时候别人找给他的,但母亲让我把它拿着,说很有收藏意义,说不定还可以给我带来幸运呢。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安慰吧,但我永远不会忘却。从此之后我就把它放在床头柜上的相框里面。这么长时间相框依旧在哪里,而我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把幸运币给忘掉了,幸好在我‘人生最后一次出去’的时候想起来了,我的幸运币。我突然想到这个幸运币难道真的给我带来了好运,保佑了这么多年,到现在我的心脏还在跳动,在我最重要的时候又想到了这一张幸运币。这么多年它也一直默默的陪在我的身边,就像母亲一样……

翠绿的树叶依旧在床头发出看不见的光芒。我整理好一切,打开手机01:17,已经这么晚了,外面应该没有什么人了,我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病房外面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我以为外面的空气会很新鲜,但我在空气中只闻到了一股很淡的酒精味,这可能就是医院的样子吧。我回忆着电梯的位置,主电梯好像在护士台的后面,这一栋楼上好像还有两个小电梯。如果我记的没错,小电梯左右各有一个,刚好各通往一个小门,这样也可以避免了大部分的视线。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我只想出去。我往右边的电梯走去,沿着墙边行走,仿佛就在时间边缘行走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到了无穷无尽的时间悬崖,我知道我马上要掉下去了。

我在电梯口闻到了很轻微的烟味,我看见窗户旁边有一个中年男人,面向窗外手里面拿着一根燃烧到一半的香烟,他旁边放着一个开了口的牛皮纸档案袋。我按了向下的电梯,他抽了一口烟依旧望向窗外,我想了很多,最后只希望他不要像我一样就好。电梯终于到了,我走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他说了一句话,声音很小,但我听的很清楚,好像是他自己给自己说的,但又好像是给我说的,他说在你看不见未来的时候就要寻找未来。我走进电梯,看见他把烟给熄灭了,但他还在看向窗外,电梯门关上了。

在你看不见未来的时候就要寻找未来?这是多么充满希望的一句话,但现在,在我们两个所处的环境之间又是多么的绝望。世界让每个不幸的人荒谬的活着,而世界不就是如此的荒谬。我的未来它早已暗淡,我的过去也从未发出亮光。我渴望阳光,但真正看到阳光的时候,发现阳光太耀眼了,耀眼的我无法直视,我宁愿当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阳光的洞穴人。我为什么想到这个,回忆一下全部出来了,我一时间感觉接受不了。我这几年都干什么了,我忘却了一切,被病痛折磨成了一个活死人。愿来世不在这样,不,愿我没有来世……如果可以请帮我买一本书放在那一片小土地里,让我永远停留在那一个世界中,带着我的所有记忆在凝固的世界里化为永恒。

电梯经过了十七楼到达了一楼,在短短的十几秒中我已经陷入了早已失去的回忆。我知道我到了楼下,我也知道我现在虽然带着口罩和帽子,但脸色依然苍白,目光可能已经呆滞。我走出电梯看见旁边的小门已经锁上,我已经出不去了。我也不想出去了,因为我没时间了。

故事已经结束了,他到最后也没有走出去。医院的晚上是不会让人轻易出去。几天之后,落叶在世间守护着花朵,他在永恒的时间中守护着内心。在这个文章的最后我写道,我的人生没有小说那么精彩,我的死只是一种自私的解脱。写到这里放下了笔,揉了揉眼睛,看着笔杆因台灯的光照而形成的影子,影子一动不动,我的脑子里也什么都没有想……我用手捂着脸,我连最后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他们连名字都没有就死了,可能我也和他们一样。我的脑子里一直重复这两个字,无能,我知道这两个字是对我自己说的。我把笔帽合上去,在台灯关住之后,我看见窗户已经透出了几束微光,当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到刚升起的朝阳,我突然间想到,他如果看到这火红的朝阳可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救赎。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