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景的头像

张景

网站用户

散文
202112/30
分享

一夜春雨

看雨的时候,雨在眼睛里,所以心态是踏实的,便没有那么多的这春雨啊,只适应于看,真的不适应于听!

胡思乱想;听雨就不一样了,因为看不见,总是会联想起很多和雨关联的事情来,多是感伤和忧愁,往往一个下午或者一个晚上地听下去,听得心烦意乱,感觉人生都失了真滋味......

心情不好的时候,听雨的过程就是虐心的过程。

听雨就先得捕捉雨的声音。雨有大有小,雨声就有疏有密,有轻有重。我最害怕听那冷雨敲窗的声音了,没有前兆,没有规律,冷不丁地就敲那么一下或几下,能瞬间敲得人心惊肉跳,愁肠百结的。总感觉窗外是有人的,或者还隐藏着一双眼睛,敲窗的是一根手指,还可能是几点心事。——如果真的有人,那该多好啊!一定会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可惜啊,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些声音都是心事的回声,每一滴敲下来,都带有穿透人心的力量,从心头直穿脑门,把平时层层的伪装一下子就击穿了,让心情瞬间柔软起来,成了脆弱易碎的玻璃制品,一下一下的,摔破了,摔缺了,摔碎了......心情一旦被摔碎了,就很难拾捡起来,拼接起来,总感觉身体也悬浮起来,一直落下去,落下去......这时候,所有的声音,包括那些若有若无的雨声也都是轻飘飘的,没有一点踏实感。

生活啊,有时也是这样,总会让人突然间感觉没有着落,一些事落不到实处,就总感觉神经被悬在半空里,没个依靠,也没个落脚点,不管往哪个方向看,都看不到明确的方向。

有风的雨声是最有韵味的。因为有风,所以便有风声;因为有风声,便也有了雨声。那雨声是层层叠叠累积起来的,一声还未息,另一声就再起来;很多个声音连接在一起,就成了一片;一片一片连接起来,就成了整个天地。于是整个人都被包裹在这个天地里,包括梦想,包括失落,包括思念,包括反思......这风啊,也会把雨声吹乱。一下子让人迷失,猜不着这杂乱的雨声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玄机。这个时候,千万别乱猜,容易把自己陷进去,陷在联想和想象的漩涡里,进而失眠失梦。本来就已经是听风就是雨了,如果再乱猜,还不成了火了?雨声如果着了火,那被烧毁的,就绝不会只是心情那么简单了,甚至会是自己......

想打开窗户,让雨声更直接些。既然是雨声,那便是着了雨的声音,这些声音应该是潮湿的吧!潮湿的声音容易成水,将许多潮湿的记忆泡醒来,进而异化为跳跃的思维断片,也许还会是一连串带着雨腥味的文字。“小楼一夜听春雨,”有诗情的人会吟出诗句,吟出感伤,吟出叹息声。尽管我也知道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但如果眼前一直是黑暗,那么远方就真的很遥远了。真正的远方,那是心与心的距离、心与世界的距离。

习惯了守夜。有雨的夜晚,守夜也是在守雨。

守雨的意境要好过守夜。起码多了声音的点缀,这夜就不会过分冷清和孤寂。守雨就像望月,都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其实啊,“梧桐更兼细雨”的意境曾经引起过多少人的共鸣?今日虽不是秋雨芭蕉的时刻,但心中有了这些情结,春雨和秋雨又会有什么区别呢?

春天的脚步要加快了吧!——那些草和花都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天晴的时候,桃花雨和杏花雨都会接踵而至。遗憾的是,它们只合用眼睛看,那雨声是听不到的,即使用心听,也不会像今夜.....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