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景的头像

张景

网站用户

散文
202112/30
分享

忘了季节的雪

又是一场盛大的花事,桃花、杏花、雪花一起绽放。

春风吹落杏花雨,那是我最喜欢的诗意景致,至于雪花,我是放在冬天的诗集里的。也许是我一不注意翻错了书页,或者是雪花忘记了季节,杏花雨还没开始下,雪花倒先飘飘洒洒起来。

雪花和对面山上的杏花是相似的,大小差不多,只是颜色稍白了些。大大小小的花朵漫天而下,织成了一张巨大的花网,这网是怎么也织不好,许是织女们的手指突然不听使唤了吧,那每一根缀着花朵的看不见的丝线便失了规则,横七竖八地上下起伏不定地乱窜起来,终于成了怎么都理不清的乱絮了。大地瞬间又成了雪白一片,还未完全复苏的草木又突然间活泛起来了,枝条柔软而有形,枝丫间像快镜头播放一样,突然间就有了花苞,花苞越来越大,然后就成了花朵,一树树,一洼洼,一坡坡,一峁峁......那些杏花倒突然有些羞赧了,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看着,看着,什么也不说,在白色的大背景下站成了冰雕雪塑。都说杏花妖冶而稍显不太稳重,今天看来不是,它们内敛而坚强,有仙子的风骨,更有陕北女子的性格——多情却不轻浮,美丽却不招摇。

都说这春天是最有诗人气质的,敏感而多变,看来不假。盛开的桃杏可以引来雪花的艳羡或是妒忌,原本已经收心却突然间就激动了起来,不管不顾地从云层上面跃下来。没有谁知道雪花的心事,它搅局一阵便化了,同样不管不顾。雪花化成了水,水渗入了地下,然后变成了嫩绿的草芽......那些杏花还在树上,却明显地有些憔悴了。不知道是感伤了,还是孤寂了——这一场花事热热闹闹了几个小时,说散就散了,这正如人和人之间的聚散,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可每一次告别又能牵扯和掩藏多少种难言的苦衷啊!

“沾衣欲湿杏花雨”,欲湿未湿是杏花雨的特点。相比于杏花雨,雪花雨要真实得多,有杏花雨的形,又有春雨的神,站在空旷的天宇下,欣赏花的轻盈与飘逸,体会雨的轻柔与多情,虽然少了花香,但多了更多的遐想和心动,确实是难得一遇的际遇。

我宁愿相信雪花是忘记了季节,是因为一场梦还未醒。其实,有梦的日子真的很好,如果梦中再有花,这梦该多么美好,多么幸福!——这一场花事好啊,好的像一场梦,我就那么也融化在花事里,热泪满面,如醉如痴。我宁愿这种眩晕的感觉能够一直持续下去,让我能够在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来一次彻头彻尾的释放,或者就只是一次暂时的解脱。生活真的很累,我们走着走着,不由得就成了负重的脚夫,学不会适时放下包袱,即使是再来一场更为精彩的花事,那也是别人的事。

“花的心藏在蕊中,空把花期都错过,你的心忘了季节,从不轻易让人懂,为何不牵我的手,共听日月唱首歌,黑夜又白昼,黑夜又白昼,人生为欢有几何......”这无蕊的雪花怎么也会忘了季节,难道只是为了赶上这一年的花期?我疑惑了。

是啊,有一些人是不能忘记的,有一些事必须是永远铭记在心底的。错过了最美的季节不要紧,只要还有梦可以做,那就不妨忘一次季节,率性地任性一次,也不枉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一回。——我把心收起来,只留了一扇窗,为了保暖,也为了迎接明天的阳光。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