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景的头像

张景

网站用户

散文
202206/07
分享

两日便是中秋

我是个容易被情绪左右的人,某一处风景、某一个日子都能让我突然间产生某一种情绪,而且深深沉溺在其中无法自拔。两日便是中秋节了,我莫名地又开始伤感起来。

这个时节,秋的味道已经越来越浓了,尤其是道路和台阶上又开始落满黄叶。每每看到黄叶,我总能想到旧时光和旧时光里的人和事。时光其实是无情的,过去了便永不会回头,空留下记忆让人怀念,日子久了,记忆也会变黄,变朽,最后成泥成灰,终至于被遗忘。我害怕听到脚踩落叶的声音,那刺啦刺啦的声音会让我想到记忆的破碎——记忆呀,时日久了就成了碎片或者断片,想要连接时,才发现每一个接口处都是无奈和伤感,有时还有遗憾和无助。这不是矫情,这其实也是一种中年人的心态,中年人,有时就是时光的接口,想要把所有的线段都连接起来,却往往顾此失彼,然后迷失了自我......

我喜欢在这个季节里找一个没人的去处,安静地坐在落叶中遥望远方......心里什么也不想,或者什么都想,然后热泪纷纷,连自己都说不清哭的理由......

我又开始思念故乡和故人。总是在梦里梦见硷畔的老树、塌陷的老窑、作古的老人,老树更显孤独,老窑更加破败,老人已经成了一抔黄土。老人作古后,我和老树和老窑也成了平行线,相互思念,却似乎相见无期。故乡和有关故乡的记忆和眼前的叶子一样,黄了,落了。即使我舍不得踩碎,这一场秋雨过后,估计也会像曾经衰朽的老人一样,再去看时,已经不在。

年年中秋,即又中秋,中秋必是月圆夜,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望月时,是否会有风、有云?是否会看到一个大大的黄月亮?我常常在内心深处把月亮想成一张明信片,期盼寄出或者收到。相比于满月,我更钟情于月牙,我一直认为月牙更有人情味,它懂得适时隐藏情绪,然后在最适合的时候把矜持刺穿,轻轻在人们的耳畔和眼睑上撩拨......中秋月太完美了,容易把人的情绪狠狠碾压一番,让人狠狠地痛,久久地痛......处人处事的方式咋可能还是原来的样子

我曾经笑言,我亦是中秋了,渐渐有了老态。很多人笑我卖老,其实不是。我不喜欢动了,不喜欢热闹了,甚至都不喜欢大笑和说话了。很多时间,我都在拼命拾捡那些遗失的记忆,然后拼接成残缺不全的图案;我都在细细观摩着儿女的成长轨迹,然后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身后;我都在仔仔细细地走路,生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生活里的坑坑洼洼绊一下或者闪一下,崴脚或者摔跤。我想要简简单单地活着,却时时被人认为我变了,变得不是原来的我了。我不愿承认我变了,但我明显地知道我已经变了。和树上的叶子一样,过去翠绿水润、生机勃勃,现在日渐枯黄,只等飘落,面对的、追求的和想要的都已经不一样了,——“您确实是老了,变化不大的是你的容颜。”一个最了解我的晚辈这么对我说,我突然莫名被感动。

二姐来我家了,像母亲一样的慈祥。我喜欢陪着她说话,就像当年陪母亲一样。我问二姐今年多少岁了?二姐说她六十六了,我说,明年我就五十了......

两日就是中秋节了,我写下了以上的文字。——一些人,走着走着就远了;一些事,想着想着就淡了。能够被时时记起的,或浓或淡,都是最珍贵的!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