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景的头像

张景

网站用户

散文
202211/29
分享

洋芋丝丝拌疙瘩


人进中年的时候总喜欢怀旧,尤其是喜欢在心里不断咀嚼过去的苦日子。咀嚼到最后,苦味没嚼出来几分,反倒往往会品出几分甜来。我喜欢吃,所以留存在记忆中的多是些关于吃的片片段段。在那个缺吃少喝的年代,洋芋丝丝拌疙瘩是我吃过的最难以忘怀的美味。

曾经好几次,因为拗不过内心深处越来越强烈的冲动,就让家里人也按照我的提示做了几次。洋芋是新挖的,疙瘩是白面的,油是黄芥的——闻起来喷喷香,一口气吃了好几碗,很过瘾,但还是没吃出那个年代的感觉来。

我五六岁的时候,家里每天最发愁的事情莫过于做饭了。日常的一日三餐,大多是以瓜菜洋芋主食的,纸缸缸里的米面少的都能数的见。偶尔能吃上一顿纯米饭,小孩子家不识饥饱,能吃的把肚皮撑破。至于吃一顿面或者蒸馍,那简直就像神话,大多时间都只是在梦里想想而已。我那时体弱,一不小心就会生病。一生病就会有好吃的,这好吃的常常和面有关系。但想要美美地咥一碗手擀面,那太奢侈。用酸汤呛一碗洋芋丝丝,然后拌上稀少的几粒面疙瘩,热腾腾做一碗,已经是家里主王般的待遇了。细细的洋芋丝丝安安静静地沉在酸汤下,小小的面粒像淘气的蝌蚪一样藏在里面。不多几个油花花飘在汤水上面,金黄金黄的,变换着不规则的图形,很好看,也很诱人。大人们说,呛热的酸汤最能治病,于是就着碗沿先喝一小口。酸汤因为呛了油,有了香味,因为加了面疙瘩,有了饭味,顿觉食欲大开。便用勺子细细把每一块小小的面疙瘩都拨到一边,只拣洋芋丝丝吃。洋芋丝丝因为加了酸汤,没有煮烂,吃在嘴里酸酸的,脆脆的,带着油香面味,全然不是蒸洋芋“闹闹”的苦味啊!尽量一根一根地节省着吃,一碗洋芋丝丝还是见了碗底,只剩下了一直舍不得吃掉的面疙瘩。用勺子小心翼翼地舀起几粒放进嘴里,竟然舍不得用牙齿咬一下,只是含在嘴里细细品着,眼睛里有热热的东西想要涌出来......

一直到现在,母亲做洋芋丝丝拌疙瘩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忆犹新。

从母亲开始削洋芋的时候,我就趴在锅栏墙墙上开始盼了。一直盼的细细的洋芋丝从摖子里一丛丛地滑出来,然后再放进清水盆里涝一遍,等锅里的水开了后,就用笊篱搭进锅里。煮到一定火候,加少许的酸汤进去,然后再拌入少许面疙瘩。面疙瘩煮熟了,就剩下最后一道最激动人心的程序了——呛油!母亲拿出铁勺子,倒少量清油进去,然后放在灶火里的火苗上加热。不一会儿,油红了,香味充溢在屋里的每一处角角落落。母亲把油勺子从灶膛里轻轻端起来,一手抓着锅盖半遮着,然后快速地把油泼了下去,满窑里“刺啦”一声响,那响声比什么声音都动听,响声里全是香味.....

那时的洋芋并不是新挖的,面疙瘩也是荞面的,清油也只是少少的一点点。可那洋芋丝丝拌疙瘩咋就那么香呢?为啥就能香进人的骨髓里去了呢?时隔多年,那美美的香味不仅没淡,反而越来越醇浓,让我不能自拔。

应该是现在生活太好的缘故吧!好吃的吃的太多了,就觉不出美味了。唉,真不知人们到了啥都吃不出味的时候,还能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很多时候,人们都是没得到的时候无比渴望,一旦拥有了,就不知道珍惜了!

——我那心心念念的洋芋丝丝拌疙瘩啊!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