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阿胜的头像

阿胜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3/26
分享

有鬼

学校秋运会,作为班主任的我顶着烈日在操场走来走去一整天。天黑回到家,解下绑腿,坐在凳子上伸开右腿,膝盖以及腿肚子尖疼,袭遍全身。才想起医嘱,叫我要把已经拉伤的腿养着,少走动。

赶紧涂止痛药膏缓解,不一会儿,腿不疼了,可是酸得不想站起来。于是吸着凉气龇牙咧嘴弓腰撑着膝盖站了起来。抖一抖伤腿,背包出门下楼。走出小区,踅进了昏黄的街灯里,万家灯火晃着我眼。呼一下驶过的汽车,那几只乱串的猫已经很久不见了。

一个瘦骨嶙峋,憔悴,脸色苍白的女子,从暗影里走来。跟我擦身而过时,我看到她冷幽幽的眼神,像个鬼魂。正在我疑惑她何以如此冷艳时,她却在我身后阴阳怪气地说:“我们去海边好不好?”

我感觉她是在对我背影说话,没敢回头,却加快了脚步。身后又传来:“今天我们不去,明天我们去海边好不好?”

我似乎感觉到身后一双冷冰冰似箭的眼睛在盯着我。于是脊梁骨嗖一下发凉,头皮都炸起来了。妈呀,这是什么操作,我认识你吗?干嘛让我跟你去海边?我这是出门就遇到鬼了!

我大声咳嗽着,意思是我前边就有一家商店了,我要进去了,你别跟着我。

这时,传来一声婴孩的声音:“好啊,妈妈,我们明天去海边!”

啊,她原来不是在跟我说话啊!我停下脚步,弯腰抚抚伤腿,腿还是很疼。趁机回头看了一眼。

昏黄的街灯下,那个瘦骨嶙峋的女子正蹲在那里跟一个四五岁的女孩说话。

显然,她们是母女!

我就笑了,笑我的疑神疑鬼。

生活中,心中有鬼,看谁都是鬼;心中有佛,看谁都是佛。

看来,我得好好反思。是不是我把人当作了鬼,或者是我把鬼当作了人?

正想着,妻子来电话,冷冷地问:“你在哪里?”

我说:“正朝你那里走呢!”

她冷冷地说:“给你留了饭,来了,吃!”

我在心里升起温暖,正想说句肉麻的话。她又说:“你那条腿走了一天了,是不是很不舒服啊?”

我说:“有药用绑腿绑着的,没什么事儿,就是走不快,使不上劲儿,刚才还……”

她说:“又要说你遇到鬼了吧?大惊小怪的,赶紧来,吃完饭看着孩子们把作业写完,我给你热敷一下!”

(2019.9.29威海黄河街)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