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阿胜的头像

阿胜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3/31
分享

酒局


易颇识的爹在旧社会上过私塾,所以给易颇识取了这个名字。但自从易颇识到了北方的城市,北方人开始用普通话读他的名字后,他的名字总让文人雅客皱眉头,让俗人嘲笑。于是,也喜欢舞文弄墨加入了当地作协的易颇识就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做“阿识”。

阿识有正规的单位,每月有几千块固定收入。但是不安分的阿识在捣腾着各种能来钱的玩意。最近又捣腾起老家的酒来。捣腾酒就必然要在各种酒局里应酬。但是这里的人特别能喝酒,每次喝了阿识的老家酒之后还要喝啤酒,一定要喝得肚皮朝天方可罢休。

老王是个热心人,颇有人缘儿,每次有酒局都会叫阿识带着样品酒去作陪,说可以借机接单卖酒。

这天,阿识又带着样品酒到了老王的酒局。照例还是只认得老王和经常在老王酒局上蹭酒喝得老栗,其他人概不认得。一席座位上是一个五十开外的精瘦的老头,老头身边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子。

明晃晃的灯光下,是一桌子丰盛的菜,有清蒸鲅鱼,红烧猪蹄,蒜蓉茄子,青椒鲍鱼鸡,海鲜拼盘里有生蚝、海虹、扇贝……菜品都没吃多少,阿识带的两瓶价格不菲的样品酒喝完之后,就开始喝啤酒。不一会儿啤酒瓶也码了满桌,烟蒂挤满了烟灰缸,包间里酒气熏天,烟雾腾腾。

每个人都涨红着脸,喷着涎沫,高谈阔论。

一个个都在端着酒敬一席的老头和老头旁边的女子。老王也忘记给大家介绍易颇识,也没有给易颇识介绍大家。醉迷迷的眼神一直盯着那个女子,说着又是恭维又是挑逗的醉话。女子每接受一次敬酒就笑的乱颤,满屋子都是她的笑声。易颇识看到老王走过去给她敬酒的时候乘机在她的胸上揩了一把油。女子作势蹭了老王一下。大家都心照不宣,装作没看见。

易颇识已经记不清这是老王第几次在酒局上跟这样的女子勾勾搭搭眉来眼去了。

易颇识心里想:“两瓶样品酒你们喝了,不能让你们聒噪不停,我也得找个机会介绍我的酒啊。”

易颇识就站起来,举起装得满满的啤酒杯,大声说:“各位老总停一下。”

众人就停下说话,看向易颇识。

易颇识说:“各位,首先我得感谢老王哥叫我来到这个酒局,非常荣幸,也很高兴认识大家,酒逢知己千杯少。刚才老王哥忘记给大家介绍了,我叫阿识,是买酒的,大家刚才也喝了我的酒,都说很好喝,入口绵柔,酱香浓郁。既然大家都喜欢我的酒,我就很开心,希望大家需要这个酒的时候想到我,我竭诚为大家服务。来我敬大家一杯。先干为敬。”说完,易颇识就把一大杯啤酒一饮而尽。大家也哈哈笑着朝易颇识举一下酒杯一饮而尽。

易颇识感觉到小腹鼓胀,就起身去厕所,对着小便槽哗哗地尿起来,一种释放的快感让他感觉到牙齿都在痒。他特别享受这种快感,清澈的尿液也有一种洗肝洗肾的错觉。就在他摇摇晃晃收拾裤子的时候。老栗也在边上的小便槽哗哗地尿开了,边尿边说:“阿识,今天的酒局有某某局长在,说话悠着点啊,酒虽好,不要乱说话哦。”

易颇识醉迷迷地看看老栗,觉得圆乎乎的老栗特滑稽,就说:“酒桌子上都是兄弟,管他妈的什么领导哟。”说完手都不洗就回到酒桌。

会卖酒的易颇识却从来不会拍马屁。

坐在易颇识对面的老王指着易颇识对大家说:“这是我的兄弟,酒量好人品好,不光在卖酒,还是个文化人,诗歌小说散文样样来,经常发表作品呢。”

大家都朝易颇识投来敬佩的目光。

易颇识说:“一种爱好而已,养不活人的。”

坐在精瘦的局长身边那个女子就说:“看不出来阿识还是作家呢,人嘛,不能活得太物质,就得有点精神追求。来,我们敬阿识一杯。”

众人就说对对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易颇识正待说话,老栗大喊起来:“服务员!服务员!”声音震得杯碟颤抖。

服务员就赶紧推门进来,说:“怎么了,先生?”

老栗说:“没有啤酒了,搬一箱啤酒进来。”

服务员就转身出去搬进来一箱啤酒。正准备启开。

那个女子说:“帅哥,你把酒搬到我这边来,我启就可以了。”

老栗说:“那怎么可以,他是给我们服务的,让他启。”

服务员手足无措地看着大家,老王朝着服务员一挥手:“听美女的,你就出去。”服务员忙不迭地溜了。

女子拿出啤酒,熟练地撬开瓶盖儿,酒瓶呲地冒出气。就这样连开了七八瓶啤酒在桌子上,转动桌子,转到谁跟前谁就拿一瓶。说:“没想到我们当中还有个作家,太好了,阿识稿费收入不菲吧?”

易颇识说:“别提稿费了,手机微刊盛行后,传统的纸刊都没人买来读了,整个社会都喜欢便捷的阅读方式,谁还看纸刊?而且纸刊的稿费几十年来没有变化,改革开放几十年来,就作家们给控制物价上涨做了贡献,什么都在涨,就稿费不见涨。”

大家都哈哈地笑起来。

易颇识继续说:“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写诗写散文写小说?因为时代再怎么变,文学精神不变,热爱文学的人群还在,贾平凹莫言梁晓声等老作家不会用电脑不会用手机写作,坚持用手写,依然高产,依然有那么多人买他们的书。最近贾平凹还出了新书《山本》。所以文学写作发不了家致不了富也当不了官,但是文学的精神是金钱替代不了的。”

老栗端着一杯酒站起来说:“阿识说的好,但不忘记我们今天的主角是局长,别长篇大论。来,我提一杯,大家敬局长。”

大家就说对呀,敬局长。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精瘦的局长终于说话了:“刚才听了大家的讲话,都很精彩,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大家不要喊什么局长,我只是比大家虚长几岁,特殊的年代特殊的机遇到了这个位置。酒桌子上都是兄弟,来,我敬大家。”

老栗说:“局长谦虚了,您是在艰难的环境里成长起来,在管理岗位运筹帷幄挥斥方遒,晚辈佩服之至,佩服之至。”说完伸着酒杯要去跟局长碰杯。局长的酒杯跟老栗的酒杯快碰到一起的时候,老栗故意把酒杯放得比局长的酒杯低。

易颇识嘀咕:“局长都说酒桌子上是兄弟,怎么就成了晚辈了。”他就觉得圆乎乎的老栗特滑稽,忍不住嘿嘿嘿笑起来。

正准备效仿老栗起身给局长碰杯的众人都诧异地看着易颇识。易颇识方觉失态,忙起身也跟局长碰杯。

老王有点醉了,口齿不清地对易颇识说:“老弟,局长和局长秘书都是我好朋友,要跟他们多联系,他们人脉广,这是个圈人脉的时代。你的作品他们也可以帮你推荐到本地报刊,这些报刊的编辑跟我们都是哥们。”易颇识才意识到那个女的原来是局长秘书。

易颇识点开微信,朝局长和局长秘书走过去。说:“局长,赏个脸,加个微信吧?”精瘦的局长精瘦的脸歪着扯了一下,没有动。易颇识有点尴尬。

局长秘书哈哈笑着点了一下局长鼻子,说:“阿识作家,局长用的是老人机,微信这些新时代的玩意他不会,单位里的微信公众平台消息都是我读给他听。”局长精瘦的脸又歪着扯了一下。女秘书接过易颇识的手机开始扫起来。一旁的老王打圆场:“领导干部成功人士都不玩微信支付宝,你看人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到中国来也不会使用微信呢。”易颇识就说对对,大家都说对对对。局长就咧着嘴露出金牙嘿嘿干笑了两声。

易颇识见气氛缓和了,也加上了秘书的微信。就回到了座位。众人都纷纷起身去加秘书的微信,酒桌子就乱起来,手机微信哔哔声,恭维声,沸反盈天。

待安静下来,易颇识就站起来,说:“我加了美女姐姐的微信,但是我想把大家的微信都加起来如何?”

老栗说:“这个可以,但是加一个你就得喝一杯酒。”易颇识看看一桌十一个人,这又是八两多的啤酒杯,这一圈下来不就得七八瓶吗?这孙子分明想看我出洋相。

女秘书笑着说:“刚才王哥说阿识酒量好,这么喝一圈应该不在话下。”说完鼓起掌来,众人就跟着起哄鼓掌。

易颇识把心一横,说:“恭敬不如从命,我就不分年龄大小,职位高低,顺时针开始加微信开始喝。”

老栗说:“不对,你刚才先加的美女秘书,应该从美女秘书开始喝。”

老王说:“也不对,秘书是帮老局长加微信的,得从老局长那里开始喝。”老栗就说对啊对啊。

易颇识就不舒服起来,但是拗不过众人起哄,就说好吧。把酒杯对着局长说:“老哥,老弟敬你一杯。”局长的脸又抽一下。

老栗就说:“老弟说啥呢?局长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该叫前辈,不能没大没小的!”

易颇识脸燥热起来,说:“局长刚才说的酒桌子上都是兄弟,怎么喊前辈呢?大家说对吧?”众人没有说话,气氛有点不对。

倒是局长举起了酒杯,环视了大家一眼,说:“四海之内皆兄弟,喊我前辈把我喊老了,就喊大哥。来,喝了。”易颇识就一饮而尽。局长却抿了一口放下酒杯。易颇识嚷嚷:“大哥,我要喝十一杯,你就喝一杯,不能这么喝法,你得干杯,不然后边他们也这么抿一口不公平。”局长没什么表示,嘴角抽了一下。

女秘书说:“局长年纪大了,不能拼酒,来,我替局长喝了。”说完端起局长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不等易颇识敬她,也端起自己酒杯一饮而尽。易颇识就跟着咕嘟喝光。一杯下去,喝啤酒开了闸的膀胱又胀起来。易颇识就又往厕所跑。对着小便槽呲了一泡尿回来。发现局长和局长秘书不见了。就问众人大哥呢,大哥大嫂呢?众人就笑,说那不是大嫂,是秘书。被你没大没小的话语气走了。易颇识就说:“自己说的酒桌子上是兄弟,让我叫他大哥的,我怎么没大没小了?爱走不走,来来来,大家继续。一个个来,扫我微信吧!”

一个人站起来对着老王说:“王哥,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尽兴。”易颇识指着他说:“哥们,我还没敬你酒加你微信呢,怎么走了?别走。”那个人说:“改日有空再加吧,我真的有事要走。”说完拎起包走了。

易颇识端着酒杯杵在那里,很是尴尬。

两三个人随即起身,冲着老王告辞。易颇识就喝尽啤酒,坐下。目送两三个人扬长而去。摸一根烟点上,嘘了一口。不再加微信不再打圈敬酒了。

一个人站了起来,易颇识认为这个人也要告辞了,就看都不看他。但是那个人却说:“阿识作家,你加加我微信吧,期待拜读您的作品。”这倒让易颇识意外,忙把手机递给他扫二维码。那个人加好了易颇识微信后,又端起酒杯敬易颇识酒。其他的人都效仿这个人纷纷过来加易颇识的微信,敬易颇识的酒。

一个说:“局长走了,大家就跟着走了,这哪是喝兄弟酒嘛?都是有目的的嘛,来,阿识,喝,我敬你。”

一个说:“是嘛,太势利了,看别人得势的时候就满脸堆笑说大哥你真好,别人一旦失势了就说这孙子其实不厚道。阿识敢跟领导较真,好样的,来,我敬你。”

酒桌子上又开始觥筹交错,你来我往。

局长走了,同样很尴尬的老王不停地眨着眼睛,这时看众人都在敬易颇识酒,坐不住了。说:“阿识啊,你真的是易颇识(一泡屎)啊,我好不容易请来了局长跟他秘书,人家赏脸来了,兄弟们跟他喝酒熟悉了很多事情也好办,臭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老栗说:“就是就是,本来我还想请他秘书高歌一曲助兴,喝好之后还去夜总会继续喝的,局长最爱去某某某夜总会了。全给这小子搅和了!”

易颇识才意识到这不是单纯的兄弟酒。但是他的胸中借着酒劲开始腾起不快,心想:“我是来推销酒的,当然眼睛里只有酒,谁管什么局长不局长?你每次叫我带样品酒过来,不就是图省了两瓶酒的钱吗?而且我还经常买单。况且你们喝了我这么久的样品酒,就不见买我的酒。”

老栗说:“老弟啊,不是我说你,不管在酒桌子上还是在单位,一定要学会看领导脸色,照你这样的性格,你在单位里指定混的也不咋地。你即使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但是在领导那里也是不受待见的。”

众人没有了言语,都在听老王老栗数落易颇识,易颇识坐立不安了,刚才在局长哪里低声下气特滑稽的老栗也开始有模有样地教训起他来,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易颇识忽地端起啤酒杯又重重放下,往前一推,当的一声碰在一个啤酒瓶上。说:“喝酒就喝酒,怎么还批判会了呢?每人有每人的处事原则,你们爱抱领导大腿苟活,不等于我也爱抱领导大腿苟活啊?这酒喝不下去了,你们爱怎么喝怎么喝,我告辞!”

说完站起来就往外走,几个人想劝和拉。但是易颇识已经出了包间的门,他身后传来一声嘀咕:“阿识走了,这一桌酒菜,丫的谁买单呀?”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