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田宗乾的头像

田宗乾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9/23
分享

梦想的诗和远方

在我的印象中,四老表阿江从小就有些不平凡,虽属同龄人,他的成绩要比我们好很多,他的思想、他的言行、他的性格,都令我们这些表弟崇敬不已。也许,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早已种下希望的种子,已经梦想着诗和远方……

四老表家和我家在农村喊“扁担亲”,就是两家之间互相换亲,他的母亲我喊满姑,他的父亲我喊满舅,我的父母,就是他的姑妈和舅舅。到现在,我们都搞不懂当年为什么会成“扁担亲”,我们也一直未问起过。有了这层关系,在同龄人中,我跟他一直很要好。不仅跟他,一同长大的大姑、二姑家的几个表兄,我们都玩得很好。他比我年长一岁,在家中排行老四,我得叫他四表哥,但在一起玩惯了,我们直接互称老表,有时干脆直接喊“表”。

我的老家隔他家大约五六十公里,在那个交通不便的年代,来往之间全靠走路。如果有什么东西需要马驮,偶尔也可以享受骑马的待遇。全部步行,需要三个小时以上,每次去外婆家,我们都十分珍惜,也十分兴奋,可以吃到外婆留给的糖果,更重要的是,又可以和老表们一起玩耍了。一见面后,汗水未干,我们就跑到院子一起捉迷藏,做起游戏来,玩得不亦乐乎,直至大人一遍遍的呼喊才悻悻而归。

在外婆家,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和四老表一同放牛。他们那里有一条通往邻村的公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路上偶有手扶拖拉机和自行车开过,我便像看稀罕之物一样追过不停。四表哥便大声喊:“回来,危险多!”于是,我灰溜溜地原路返回。早早起来,我和四老表一同沿着公路放牛,一路上露水晶莹剔透,长满了牛马爱吃的野草。牛专注于吃草,移动的速度不是太快,移动范围也不是很广。于是,我们便爬到树上,折下树枝模仿小鸟建起自己的“安乐窝”,学者鸟儿“咕咕咕”地叫,不知不觉间,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有一年暑假,天气闷热难耐,令人烦躁不安。我来到外婆家的第二天,我们几个小伙伴相邀一起到旁边的水塘游泳,小伙伴们扑通一下跳到水塘中,我见好玩,我也跟着跳了下去。不识水性的我,一不小心滑至水中央,水慢慢漫过头顶,我顿时慌了,在水中大喊大叫。四老表看见后,急忙游过来将我拉出水面,化解了当时的险情。现在想起来,如果不是他出手相救,后果是怎样呢,真不敢想象。

我觉得他思想超前是有原因的。当时从我的老家去赶集、学生上学全靠走路。一次,我和四表哥来到我们寨上的坳口上玩,看到前面弯弯曲曲的小路,四老表“有预见”地说道,在不久的将来,你们这里肯定会通公路,而且还会更宽更好。当时,我也没太在意。不曾想,2000年初,这里开通了泥路,几年后陆续铺上了砂石路,建起了水泥硬化路。去年开始,又在加宽路面,修建三级路。当时我也不懂他是根据什么推断的,不过,一切都被他言中了。在我们老家,水井边长满了一种火麻草,行人如不小心碰到,就会又麻又痛,非常难受。玩耍中,四老表路过不小心居然掉进火麻草从中,顿时,满脸红通通,热辣辣的直发烫,这样的滋味我是领教多回的。只见他面不改色,这样的疼痛都忍得住,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坚强了。

上初中后,随着学习任务的增加,相互间来往渐渐少了。不过,我们久不久会写信,交流心得,相互打气。每年元旦节,我们会挑选一张精美的明信片,写上祝福的话语送给对方,表达彼此的思绪。印象中他很有“经济头脑”,周末回家,他都要随同大人到山上剥青冈皮、捡青冈果拿到街上买,换取生活、学习费用。四老表在学校成绩一直拔尖,在学校的表现很少让父母操心。初中毕业后,四表哥如愿考上了省城的一所重点学校,后来我也考上了中专,迈出了农门的第一步。在这里,他为梦想的诗与远方杨帆起航……

毕业后,很多人都选择回到家乡,谋求一份安稳的工作,平平淡淡过日子。想不到的是,他却选择留在省城,并且是自己干。在那个年代,作出这样的选择需要很大的勇气。之后,他给人送过煤气,开过花店,虽很辛苦,但很快乐。在此期间,我们通过很多次电话,询问双方的近况,都深有感触,走上社会,再也不像在校时那么单纯,面临的各种压力接憧而来,让人措手不及。后来,渐渐有了积蓄,他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他的诗与远方一步步实现。

一次,我到省城办事,顺带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知道我来后,他非常高兴,说到:“到这里,我是主人,你是客,吃的、住的,我全包了。”还带我到他们公司喝茶、聊天,转了几圈。闵熟的泡茶功夫,不俗的谈吐,让我惊奇不已。饭桌上,我打趣道,“在老家我喊你老表,但在公司、在下属面前,我可得喊你做陈总。”他哈哈大笑,“哪里哪里,不要这样讲,在哪里都要喊老表。”看到他获得的成功,我感到由衷的欣慰。每次从省城回来,他总会抽时间和几个表兄、表弟到我们老家,看看老人,拉拉家常,让我羞愧难当,自叹不如。

都说,有梦才有希望,努力奋斗才可能拥有诗与远方。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为自己梦想的诗与远方努力着、奋斗着,直至取得最后的成功。愿他未来之路越走越远,越走越顺!赋诗一首:

梦,是有色彩的

你说

梦,可以是蓝色的

像大海,我说

梦可以是绿色的

像草原,他说

梦还可以是白色的

像天使

寻梦的人说

梦,是旖旎神秘

色彩斑斓的

像银河

岁月的年轮

终究会留下一代又一代

寻梦人的足迹

 

2020年9月写于乐业)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