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洪琳的头像

洪琳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5/21
分享

奶奶(之二)喜丧

奶奶死了。

父母兄弟姐妹们都泪流满面痛哭流涕,爷爷蹲在院子里,把长烟袋杆儿插进嘴里吸着,迷惘地看着几只老母鸡在地上啄食,漠不关心的样子。

我站在奶奶的床前,两眼挤了又挤,却流不出一滴泪水。看着父母哭得那样伤心,俺感到很惭愧。

奶奶安祥地平躺在床上,年轻时曾被爷爷打断的那根腿向上弓着,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俺长时间地审视着那张皱纹满面的脸,让人感觉她像是要笑的样子。

死亡是什么?死亡很神秘吗?俺不知道。奶奶要笑吗?我茫茫然……

跟着送葬的队伍慢慢向前走。今天是我哭的日子,不哭会让看发丧的人笑话的;我为此努力着,把从小到大二十多年来所受得一切委屈掺和在一起酝酿着泪水,我是决心要大哭一场的。

唢呐猛劲地吹,腮帮子高高凸起,嘴里像含了两个汤圆。吹唢呐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块头男人,头剃得光光的,不停地左右摇摆着,冒着一团团白气,像刚出笼的大杂面馍馍。有七八个人手里都拿了带响儿的物件围着他敲打,叮叮咣咣得怪热闹。围了一大圈子人看,像在唱大戏。吹得是《三哭殿》,悲悲切切的,让人听了心里酸酸的,泪水就要流下来了,俺心里松了口气……

当俺无意中抬起头,在人群里看到杏花的影子时,俺才感到这举动是个多大的错误啊!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冲着俺笑哩。一切努力化为乌有,俺彻底地泄气了:杏花、这是啥时侯呀你还笑,你这“丧门星!”

俺知道这个时侯是不该想这些的,可看着你笑模笑样地站在那里,俺满脑子就都是你的影子,就让人想起过去一些有趣的事情。俺知道你为什么这样高兴,俺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你瞒不过俺。

咱们虽然在一个村,其实咱们两家离得并不近,一个村东,一个村西,平时少来往,并不熟悉。可咱们两家的棉花地却挨在一起,这样,就给俺创造了许多和你见面的机会。

你长着一张瓜子脸,很白净,身段又好,在村上当着民办的小学教师。想与你接近,只是想多看你几眼。那种娶你的想法也有来着,可全村那么多小伙子围着你转,哪会有俺的份儿。所以,俺从不敢起那种念头。

俺知道每到星期天你就会来棉花地里干活,有时赶上星期天,爹让我去别的地里干活,俺就不那么主动地去了,俺会找出各种理由要求到棉田里干活。俺知道打药这活儿累,平时是不愿干这活来着,可每到星期天,俺就表现得很积极。有时弄得俺爹莫名其妙的……

在棉田里,您打一遭药,俺也打一遭,俺总愿意和您保持最近的距离。有时见你累得气喘吁吁的,满脸的汗水,俺也有过帮帮你的心思,可又怕你认为俺想起坏心眼儿,就望着毒毒的太阳发愣,盼着快到中午。偶尔你抬起头来冲着俺笑笑,俺心里就感觉甜甜的,有些自我感觉良好……

中午回家的路上,知道你走在后面,俺就不像平时那样散漫了,走路挺着胸脯,尽量走出个人样儿。可时间长了那样走太累人了,后来,有些时侯俺就不愿在前面走了。

你在前面走着,俺就在后面和你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了走。“小尾巴”在脑后一甩一甩的;小屁股来回扭呀扭的;水担儿左右摇动着吱嘎吱嘎地叫,每走一

步都踩着点儿,俺觉得怪有意思,怪好玩的。

三天二头的碰面,还能光像个闷葫芦似的?有时咱就鼓了勇气没话找话的和你答讪,见面的时间一长,这不就熟了。

那天晌午打完药回家,走到村头的小石板桥上时你说要洗洗脚丫,咱也愿意洗洗。见周围没有一个人影儿,就大着胆子和你挨着坐在小石桥上把脚伸进水里。

您那圆圆的腿肚子可真白,比㭺的好看多了。咱就想,如果能让我用手去摸摸,那感觉一定会很舒服吧。

四只脚都洗得干干净净了,可我们谁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您用双手撩着水,掬着水向荷叶上洒,便有银亮银亮的小水珠在荷叶上滚动。你双手托了腮痴痴地望,说:“真美。”

俺也觉得很好看,可平时怎么就没注意呢?

正坐得好好的,你忽然大呼小叫起来,当时可把咱吓坏了,俺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哩,原来是你的腿抽筋儿了。俺忙三火四地把你的腿抱在怀里给你揉,俺揉得很卖力,后来你的脸就红了,喘气儿也快了,你红着脸说俺坏,站起来跑掉了。

俺坐在那里傻愣着。你要是不跑,俺真想给你再揉下去,揉个没完没了才好哩!

听说邻村有电影,那天晚上你吃完饭就来叫俺一起去看。俺本想三下五除二吃完饭快走,这时俺奶奶从碗里抬起头来,剜了你两眼,又迷迷瞪瞪地看了俺一会儿,颤微微地站起来,让俺搀她到东屋睡觉。

知道你在门外等着,俺盼着她老人家快入睡。可她就又来事儿了,又是捶腿,又是捶背好的,好不容易看着她合上眼,俺刚想走,不知怎么那两只老眼又睁开了。

俺还真不敢扔下她就走,那样如果让俺爹知道了,还会有我的好果子吃。还不用老拳招乎俺!害你等了那么长时间,电影也没看成……

有时晚饭后避开奶奶俺还真溜出来过几回,你在咱面前骂奶奶是老不死的,你怎么能那样说呢,她无论如何也是俺奶奶呀!

现在好了,你如愿了!俺奶奶死了,俺全家都哭得泪人似的,你还站在那里望着俺偷笑,像么话呀?害得俺掉不下一滴眼泪,在别人面前丢丑。

奶奶入棺的那天,俺爹哭得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想把俺奶奶年轻时被爷爷打断的那根腿拉直来着,可没做到,又不敢很折腾,小心翼翼地怕弄疼了奶奶似的,也就只好让它安于原状……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