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杜洪亮的头像

杜洪亮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7/21
分享

《大运河儿女》第二章连载

《大运河儿女》

作者:追梦人

第二章 董家村路救龙跃渊 黄各庄力挫勘四郎

在上一章我们说到:洪飞与欧阳鹏回到了张庄北面的路口,与雷英东、彩云等人汇合,洪飞向他们讲述了此行的经过。就在洪家班诸人皆对当前的局势和岳宇轩的安危深感担忧时,忽见北方远处出现两骑人马,飞速向这边赶来。这来的是什么人呢?众人皆凝目观看,只是距离实在是有些遥远,一时难以辨清来者是何人。正在猜疑之时,洪彩霞忽然高兴地喊了起来:“是表哥,是表哥来了!”众人再定睛细看,远处前面那一匹马上的骑者可不是岳宇轩吗!雷英东夸赞洪彩霞道:“还是你这小妮子眼尖!”听到了表扬的洪彩霞高兴地点了点头。一会儿后,岳宇轩就赶到了洪家班诸人的近前,与他同来的,还是警卫员郭鼎盛。

“表哥,你来的正好,我们正挂着你呢!”彩云说。

“没想到小鬼子这次演习将地点向南推了一大块,刚才把我急坏了,你们没事就好!”见到人都在,岳宇轩这才松了一口气。

当下洪飞就将自己观看到的日本人演习的情况给岳宇轩细致地描述了一遍。岳宇轩口上对这位表兄弟的鲁莽进行了一番批评,其实他心中对洪飞的胆量也着实佩服,同时洪家班个个都牵挂着他的安危,这里面蕴含的亲情和义气感也让他十分感动。

“宇轩哥,这么远,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细心的玉兰花问道。

“是啊,你怎知我们在这儿呢?”彩霞嚷道。

“我有千里眼啊!”岳宇轩一边玩笑说着,一边用手指着挂在郭鼎盛脖子上的那具军用望远镜,“这还是当年在喜峰口缴获的日本人的呢,十六倍的,很好用!”

“真的吗?我玩玩!”彩霞从郭鼎盛手中接过望远镜向远处一望,“呀”地惊叫了一声,“看得这么远啊,好东西,好东西!”接着又好奇地向四处观看。

众人看到彩霞稚气未脱的样子,都笑了。

“哥,万一真和日本人打起来,你可一定要小心啊!彩云叮嘱道,说着,眼中竟涌含着一丝泪花。

玉兰花眼中也充满了关切。从刚才岳宇轩来到这里,玉兰花的眼睛还没有从他的脸上离开过,言语不多的她已经对眼前的这个年轻军官产生了很多的好感。

雷英东也动情地叮嘱道:“宇轩,你多保重!”

望着大家关切的神情,岳宇轩自是十分感动,但他又不愿让大家对他过分忧心,故作轻松地说道:“你们尽皆不用为我担心,我的命大着呢。西山寺的老和尚早就给我卜过一卦,说我将来鸿运在身呢!”

这时警卫员郭鼎盛插话了:“是啊,算卦时我也在场,老和尚说我们连长有一天能当上一方大员的。人们都说这老和尚是济公活佛再世,算得可准了。”

这番话被一边的彩霞听到后,她又兴趣十足,望远镜也不玩了,非让洪飞细说说那老和尚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想那传说中的济公一样,穿得很破,也拿一把破扇子?

“不要胡闹,大人说正事呢”洪飞一脸的严肃。看到哥哥真的摆起了面孔,彩霞也知趣地对岳宇轩不再纠缠不清了。

岳宇轩这时对大家一抱拳说:“岳宇轩还有军务在身,不敢在此耽搁太久,东叔、洪飞,各位的盛情我心领了,你们多加保重,告辞了!”岳宇轩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固然是如他所说的“军务在身,不敢耽搁太久”,另一方面是怕再待下去大家徒增伤感。

“多保重,多保重!”众人也同岳宇轩二人依依话别。

“国家多危难,马革裹尸还!”望着岳宇轩渐行渐远的身影,洪飞不由得随口念出了岳宇轩常挂在嘴上的这两句诗,他的眼中也冒出了一丝泪花。

目送岳宇轩二人远去以后,洪家班众人继续东行。一路上,昼行夜宿,有时遇到人多之处,也停下来,摆开场子,表演一番。说起来,一般的马戏班浪迹他乡,撂地卖艺,为的是挣些盘缠,求得生存。洪家班却并不是这样。他们行走江湖,找人是真,表演马戏只是掩饰。虽是如此,洪家班仍然人人有几手令人看了赞不绝口的绝技:马术、蹬缸、吞宝剑、上刀山、手切红砖、掌劈顽石、软功缩骨、倒悬行走、空桶取物、大变活人、捆绑逃脱等等,这些活计,洪飞、洪彩云等人都是玩得炉火纯青、精熟无比。

几日下来,过了南苑,倒也顺利无事。这一天,一行人来到了董家村附近时,忽然前面急匆匆跑来了一人,这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看着装就知道是附近的村民。这位老者边跑边高喊:“救人呀,快去救人呀!”洪飞喊道:“老人家,出什么事了,这样慌张?”“唉呀!”那位老人停了下来,嘴中喘着粗气,急匆匆地说道:“你们是洪家班吧?太好了!前面有北京城里来的几个学生,是宣传抗日的,被白眼狼一帮子截住了,正打呢,你们快去,我再去喊别人。”老人说完又向村中跑去。 “又是白眼狼!今天不能饶了他!”彩霞说着,已打马向前冲去。洪家班众人随后赶来。

董家村东北面路边的一颗大槐树底下,几个彪形大汉正围着一个学生模样的青年游斗。在他们的旁边不远处是白眼狼和张三二人,他们二人正在不停地踢打着躺在地上的三个已被捆绑起来的人,这三人从服装判断应该是学生。白眼狼二人一边不停地踢打着他们,一边对打斗的那面喊道:“不要慌,慢慢来,累倒他,累倒他,让他厉害,累坏了他就不厉害了!”

这时彩霞已经赶到。她双目环视了一圈场面,便把目光集中到场面中心打斗的几个人身上。只见中间那位青年浓眉大眼,英气逼人,拳脚迭起,身子如车轮般快速转动,一看即知是游龙八卦掌的招式。周围六名大汉均是一触即闪,显是要消耗尽这青年的体力。再细观那青年已经浑身汗水湿透,体力已有所不支,时间久了必然会落败。“呔!都给我住手!你们六个打一个,也太不要脸了吧?”彩霞大声喊道。

随着彩霞的这一喊,场中的打斗停了下来。在场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落在了彩霞身上。一看来的是个美貌小姑娘,白眼狼为首的这帮劣徒个个眼睛一亮,都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接着,一道道污言秽语就响了起来:“哈哈,来了一个漂亮妞!”“哎吆哎吆,美女要救英雄了!”“小妞,过来,让哥摸摸你!”

“混蛋!”彩霞大怒,柳眉倒竖,人在马上,身子微晃,马鞭已迅疾挥出,只听“啪”的一声,一名歹徒被鞭梢击中背部,几个旋转后,跌倒在地,痛得连声惨叫。

“呀!好厉害!”白眼狼等人大吃一惊,众歹徒均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会下手如此快,又如此狠辣。

“好狠的丫头,快拿下她!”“抓住她,我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丫头,你别跑,让你尝尝爷的厉害!”

几个歹徒一边嚷嚷着,一边将彩霞围了起来。

彩霞轻蔑地一笑:“来吧,本姑娘倒看看你们有啥本事!”鞭子一抡,就要动手。

“住手!”只听一人大喝道。众人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遭人围攻的青年书生。

“姑娘,谢谢你的好意,这事与你无关,你快走!白眼狼,你们这群狗东西,有本领冲我来!”这青年书生累得脸色有些发白,但仍硬挺一口气,朗声说道。

“嗬嗬!”白眼狼大笑道:“傻小子,没想到 ,你还顾得上怜香惜玉啊?也是,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是人见人爱的啊!只是……”白眼狼眼珠子转了转,对洪彩霞说道:“小姑娘,你为这个傻小子出头,你认识他吗?”这小子看出洪彩霞武艺不凡,便在这里使起了挑拨离间之计。

“我们不认识。”洪彩霞痛快地答道。

“不认识?那、那、那你管这些事干嘛呀!”

“哦,刚才是不认识,哎,你叫什么名字?”洪彩霞对着青年书生问道。

“在下龙跃渊。”

“龙跃渊,这个名字好,龙跃渊,你记住了,我叫洪彩霞!”洪彩霞这时又对白眼狼道:“瞧,我们认识了!”要知道,洪家班行走江湖,这点机变对洪彩霞来说可算是手到擒来,她这样做,纯粹就是耍玩白眼狼一伙的。

“哼,这也算!”白眼狼知道是让洪彩霞给耍了,气愤地说道:“小姑娘,你真要趟这趟浑水?”

“浑水?哪有水呀,我看不见呀!” 洪彩霞继续耍弄着白眼狼。

“弟兄们,将这臭小子和这不识相的美娇娘给我一块儿拿下,大哥我重重有赏!”白眼狼气急了,高声说道。

话音未落,只听远处有人说道“那谁呀?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有那个本事吗?”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洪彩云,她和洪飞兄妹二人说话时尚在二十米开外,但眨眼功夫就到了众人跟前。随后,洪家班其他人也赶了上来。

“洪家班,你们是洪家班!”其中的一个歹徒认出了洪飞。

“呀!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洪班主啊!前几天就是你们帮的那几个小鬼东西吧?我正愁找不到你们,你们倒送上门来了,那一天白爷我可吃了大亏,今天我非找回那次的场子来不可!”白眼狼咬牙切齿地说道。

洪飞听了,撇撇嘴,轻蔑地说:“就你那两下子,还是回家抱孩子去吧!”

“就凭你们几个?”雷英东从大车上下来,他立在那里,就像半截铁塔一般。

雷英东威严的气势,逼得白眼狼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但他倒驴不倒架,心中惧怕嘴巴却硬:“你就是‘赛关公’雷大刀吧?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他转头向一个手下命令道:“薛霸,你上来露两手,把这个大个子给我打趴下!”

这个叫薛霸的打手鹰钩眼鼻,身材也很高大。他从小习武,练就一身横练的功夫。在白眼狼这群人中以他的武功最高,于附近十里八乡中难逢敌手,故白眼狼点他出阵。刚才围攻龙跃渊时,他就是主力。没有他,龙跃渊早就把其他五个家伙给打发了。

“来吧!”这薛霸向前跨一大步,摆了一手少林罗汉拳中的“倒海排山”式,等待雷英东的进攻。

“东叔且慢!”就在雷英东想向前迎战这薛霸的挑战时,旁边的欧阳鹏按捺不住了:“杀鸡焉用牛刀,东叔,将他交给我吧!”雷英东点了点头,欧阳鹏挺身向前,与这薛霸站在一起。

这欧阳鹏使的也是少林罗汉拳,两人一交手,初时似乎还互有攻守,但数招一过,人们就看出了高低上下。只见欧阳鹏身法矫捷灵动,窜上伏下,招招主动,将一套罗汉拳使得虎虎生风。薛霸却就像是不成材的徒弟遇上了师傅,身法笨拙,招招被动。原来这欧阳鹏的六世祖上曾在少林寺做过记名弟子,他这套拳法来自家传,已深得罗汉拳之精髓。这不才十招不到,薛霸起脚踢了个空,被欧阳鹏飞起一脚正踹中他支撑的左腿。薛霸仆倒在地,哪里还能起来?这还是欧阳鹏脚下留情,否则他的左腿早就被踹断了。

众歹徒这一下全傻了眼,知道是遇到了高人。“走!快走!”还是白眼狼的反应快,一看不是头,领着属下扶起那薛霸,仓皇逃窜。彩霞策马想要追赶,被洪飞摆手制止了。

“谢谢各位援手,龙跃渊这厢有礼了!”龙跃渊这时过来对洪家班诸人深施一礼,以表达谢意。这书生非常机灵,趁刚才欧阳鹏与薛霸打斗之机,他把自己的那三个伙伴捆缚的绳索都加以解开,并扶他们站立起来。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刚才被捆绑着的三个学生刚解掉束缚,也赶紧过来表示谢意。

原来这龙跃渊四人都是北京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北大是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的发源地。五四运动是当时中国社会各阶层广泛参加的爱国主义运动,它最主要的功绩是促进了中国人民民族意识的觉醒。在运动中形成的 “爱国、团结、民主、科学”的五四精神,是一种敢为天下先永不低头的精神!这种精神在此后的一届届北大学子中得到了不断地传承和发扬。龙跃渊四人皆是爱国的热血青年,他们响应北平中共地下党的号召,利用周日假期到乡下宣传抗日,结果被汉奸白眼狼一伙盯上,双方发生了上面的冲突。

得知龙跃渊四人是北大的学生,又是来宣传抗日的,洪家班诸人顿时尽皆起敬。原来洪家班这六人,虽走南闯北,见多识广,都属江湖豪杰,但却都对文化人在骨子里就有一种天然的敬意,再加上龙跃渊这四人都是爱国学生,个个一腔正气,更使洪家班诸人敬佩有加。

洪飞一眼就看出龙跃渊的武功不弱,就问道:“龙兄,看你也是练家子,不知你是何门何派,师承何人?”

一提到龙跃渊的武功,彩霞来了精神:“哥,他的功夫好得很,刚才是一个人打六个呢!”

此语一出,众人均感惊异不已,都没想到龙跃渊有一身这么好的功夫。而龙跃渊却脸红起来,他讷讷地说:“在下、在下学艺不精,有辱师门。”

“什么呀!你这就很不错了嘛!”彩霞说着,还随手拉了龙跃渊一把。她在众人前表现出的这个亲昵的动作,让龙跃渊顿感到有些不自在,俊脸“腾”地又红了一下。

“那你师父是哪位高人呢?”洪飞又问道。

“在下是八卦掌弟子,师傅是个出家人,请恕我不能说出师傅的法号。”

“八卦掌、出家人!”一听龙跃渊如此说,雷英东哈哈笑了起来,“你师父是谁你不说我也知道了!”

一听雷英东如此说,龙跃渊大是惊异,“你、你认得我师父?”

“哈、哈、哈!你师父左眼眉上有一块黑痣,现在江南出家,是也不是?”

原来这龙跃渊的师傅是出家后法号为“福源上人”的八卦掌的第三代传人杨荣本。杨荣本的祖籍是山东省掖县海兴庄。因武艺高强,曾被召入清宫,任大内侍卫一职多年。在北京期间,他拜八卦掌创始人董海川先生的爱徒史计栋为师,苦练八卦掌,得其真传。“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侵占了中国的东北地区,东北沦亡。当时正在东北的杨荣本毅然参加了当地的一支抗日游击队伍,抵抗日寇对中国的侵略。但他的一身精纯的拳脚功夫在这热兵器时代却难有什么用武之地。在这支游击队被日本人打垮后,杨荣本只身逃回了山海关内。逃回关内后,心灰意冷的他,后来在江苏宜兴的海会寺,他接受剃度,选择了出家,法号为“福源上人”。福源上人的武功已经臻于化境,龙跃渊是他在游苏州时收的关门弟子。龙跃渊天性聪明,学武的底子也不错,进步很快。但一是由于这福源上人行踪不定,二是龙跃渊要到北平这儿来上学,这样,师徒二人在一起的时间总加起来也不到三个月。龙跃渊只是从福源上人那里学了八卦掌的一些基本的入门功夫和技击精要,师徒二人就彻底分开了,从此就再也没有相聚过。龙跃渊的武功主要是靠自学师父交给他的一本小册子,自悟自练而成的。

雷英东前几年曾到江南游历,在常州巧遇到了福源上人。二人一见如故,结为知己。收龙跃渊为徒的事就是那时福源上人告诉雷英东的。

当下雷英东将自己与福源上人的关系一一向龙跃渊做了说明,龙跃渊听后赶紧下拜行了一个大礼,并以师叔相称。把个雷英东乐得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在洪家班的来路上忽然一大群人嘈杂着奔跑而来,只听这些人边跑还边喊:“揍死这群狗汉奸!”、“白眼狼这群狗东西,别跑!”、“快点,这次不能放过他们!”原来是董家村的父老乡亲们赶到了,为首的正是刚才洪家班遇到的那个五十多岁的老者。龙跃渊等四位学生急忙迎上前去,说明原委。这些淳朴的乡下汉子听说是洪家班路见不平,仗义救人,竟纷纷向洪家班诸人表达起谢意来,好像蒙洪家班所救的就是他们。

由于还要赶路,洪飞带领洪家班众人与众乡亲和龙跃渊四人依依惜别。在这期间,龙跃渊和洪彩霞对视了一眼,都想说什么,可是又都是脸一红,又都没有说出什么来。然后洪家班继续向东行进。一路上,洪彩霞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竟寡言少语起来,有时候还不由自主地发发呆。彩云懂得妹妹的心事,知道她喜欢上刚才那龙跃渊了,就出言语逗她:

“妹妹,那个姓龙的长得好帅气哩。”

彩霞没听见似的“嗯”了一声。

见妹妹没啥反应,彩云又说:“妹妹,那个姓龙的临走时还偷瞅了你好几眼呢!”

“是吗,姐姐?”彩霞没事似地回答着,悄然驱马靠近了洪彩云,然后突然一拳向她打去,嘴里还说着:“看我不撕烂了你那张嘴!”

彩云早有准备,哪会让她打着,身子一闪,驱马向前跑去;彩霞立即纵马追赶。原野上于是就洒下了这姊妹二人一连串的笑声。

看到这姊妹两个打打闹闹,洪家班其他人包括洪飞在内也都跟着乐了起来。

话不多说,洪家班众人这一日走到了黄各庄附近。这黄各庄村子的东面就是运河。洪飞姐妹三人的家乡是武元(武原也称武元和武源),在那儿运河有一大段是自南至北纵穿武元境域的,故而运河这条河对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也再亲切不过。雷英东、欧阳鹏、玉兰花三人的家乡也都与这大运河有很深的渊源,所以洪家班众人都对运河都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这些年来,洪家班这些人走南闯北,不论走到哪儿,只要见到了运河,他(她)们都会激动,都会浮想联翩,仿佛那家乡就在眼前一般。在黄各庄村东顺着运河向南一直走,就可以到达武元。现在运河就在前面,大家都有一点兴奋。

“再有五里路就能见到运河了,快一点”洪飞说道。

众人都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就在这时,只听一阵马蹄声在后面响起,众人回首望去,远远见到约有十数骑人马自远处向这边疾驰而来。“来者不善!”洪飞心中一震,急忙吩咐道:“停车!”欧阳鹏忙将车停在了路边,六人均面对来者,高度戒备。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那队人马已旋风似地来到了洪家班跟前。这些人胯下的都是东洋马,为首的正是白眼狼和张三二人。

“磔、磔、磔!洪班主,终于找到你们了,你不会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吧!”白眼狼勒住了马,对着洪飞满脸狞笑着,语气里充满得意地说道。

“哦!原来是白先生,前几天你跑都来不及,今天怎么主动找上门来了,是不是你请了什么人来给自己撑腰啊?”

“呵呵!不瞒各位,我还真带来了撑腰的。”白眼狼得意地摇晃着脑袋说道,他向身后边的一个人指了指,故意咳嗽了几声,缓缓说道:“告诉你们,这位是大日本皇军宛平驻军的空手道教官——勘四郎阁下。”

洪家班众人一齐向他所说的勘四郎看去,只见这勘四郎身穿一身黑色的武士服,厚唇上蓄着仁丹胡,两眼微眯,端坐马上,一副高傲的样子。原来这勘四郎出身日本的武士世家,昭和三年曾获日本国空手道比赛冠军,现任日本侵华日军——中国驻屯军武术教官。他极为高傲,曾口吐狂言,要一扫中华武林高手。白眼狼一伙在董家庄狼狈逃走后,即找到了勘四郎,将洪家班武功如何厉害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又无中生有地说洪家班如何看不起东洋武功、洪家班的人如何说他勘四郎的武功不值一提。这勘四郎哪受得了这种刺激,立即带了几名日本武士,命令白眼狼、张三领路,寻找洪家班报复。几日下来,终于在这里找到了洪家班。只见这勘四郎将手向洪家班诸人一指,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通日本话,白眼狼随即翻译道:“太君说了,你们几个谁是高手?在你们支那的全国武术比赛中谁获得过名次?”见没人说话,勘四郎又说道“若没进过前十名就不需我动手了,我这几名手下就能收拾你们!”白眼狼又将这番话翻译出来。

听了勘四郎的这几句话,洪彩云、洪彩霞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都嘴角一撇,脸上都现出了“吓死人啦,你当我们是吓大的吗?”的表情。面对勘四郎的挑战,洪飞的表面上却仍是十分的镇静,他心中当然知道对面的勘四郎是一个高手,但他相信,勘四郎这种级别的对手对自己还是构不成什么威胁的,自己击败他是有十足把握的。不过此时的他头脑中却在飞速思考着下面这些东西:一、面对勘四郎的挑战,若示弱回避就会更加助长日本人和白眼狼这伙汉奸的气焰;因此这一仗必须打,不能退却,也无法退却;二、这一战必须打胜;三、此战一开,就彻底地得罪了日本人,那以后洪家班再在京津一带活动将很困难,将会给下一步实现找人寻物的目标增加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这几年的努力就可能付诸东流。怎样避免这种局面出现呢?洪飞一时还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于是洪飞说道:“勘四郎阁下,这武怎么比?你说说看!”

勘四郎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通。原来这勘四郎能听得懂中国话,而说他说不了。他说完后,那白眼狼接着翻译道:“太君说了,一边出三人,三局两胜制,输者任凭赢者制裁。”

洪飞道:“三局两胜就不需要了,咱们一局定输赢,勘四郎先生,就你我两人比一局如何?”

洪飞此语一出,双方的人都感到十分意外。这是因为洪家班诸人中,在江湖上的名气以雷英东为最高,就武功而论江湖上人们也普遍认为以雷英东为高。洪飞虽为洪家班班主,其江湖名气却远不如雷英东,而一个人在江湖上名气的大小与他武功的高低是紧密相连的。勘四郎吃惊地指指洪飞,又指指自己,“你的,要挑战我?”

“对。”

“洪飞,还是我来吧!”这时雷英东发话了。雷英东对洪飞也不放心。

“东叔,我来就行。”洪飞坚持道。

这时勘四郎说话了,“洪班主,我接受你的挑战。我空手,你用什么兵器你的随便。”

“哈哈!”洪飞笑道,“我怎会在兵器上占你的便宜,你既空手,那我也就空手吧”

“哈哈!”这回是勘四郎大笑道“你不占这便宜,很好,很好,那我就让你三招,三招之内,我只守不攻,三招以后,我就不会客气了”

“哈哈!”洪飞也大笑道,“我也不需要你在招数上让我,依我说,我们比武,就来个以实对实,怎么样?”

“怎么以实对实?”

“我们就连对三掌,支撑不住后退多的就算输了,如何?”

“甚好,如此甚好,只是你输了不准耍赖!”

“男子汉大丈夫,输就输,赢就赢,有什么可赖的!只是你若输了,那便如何?”

“我的,也一样听你制裁。”

“那就好,来,咱就比试比试!”

双方对话,有白眼狼作为翻译,交流起来倒也十分顺畅。这洪飞和勘四郎两个面对面马步蹲好,神态都十分的凝重,各自运气于掌,准备对这第一掌。

原来这江湖比武,方式是多种多样,只是这种对掌比试,纯粹是考较彼此的真实掌力,双方谁也无法以巧取胜,几掌下来,强胜弱败,胜负立判。

只见这勘四郎双目瞪圆,大喝一声,双掌胸前结劲,急速推出,仿佛便是一头大象挡在他的前面,也会轻易地被他打翻。

这边洪飞丝毫也不敢怠慢,也大喝一声,双掌猛力推出。

但听“砰”的一声大响,四掌撞在一起。

只见勘四郎嘴中发出了一声怪叫,“腾、腾、腾”倒退了三步;而洪飞却悄无声息,仅仅倒退了一步而已。

这一阵,显见是洪飞占了上风。

勘四郎吃惊地看着洪飞,原来他刚才这一掌已经用上了自身功力的八成,满以为即使不能把洪飞打飞,也能够把他打出丈外,没想到却是自己落了下风。

洪飞虽然占了上风,但心中也是吃惊不小,原来他刚才这一掌也已经用上了自身近七成的功力,另加上了他洪家的独门内功——“心意通”,没想到却仅使对方后退了三步。

在旁边围观的洪家班众人看到这个结果,均是大声欢呼,彩霞和玉兰花二人甚至高兴得跳了起来;而白眼狼一伙却傻了眼,呆在那儿,一动不动。

“好,这一掌算你厉害,再来!”勘四郎明白自己这是碰到了强硬的对手。他赶忙收起轻敌之心,聚起十成功力击出了第二掌。

四掌相交,又是“砰”的一声大响。这一次却是洪飞倒退了三步,而勘四郎只倒退了一步。

看到这情景,白眼狼等人齐声欢呼起来,而洪家班诸人都鸦雀无声,彩云等人一个个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但反观洪飞却异常镇定,连对两掌后,那勘四郎已是气血翻涌,脸颊泛红,而洪飞却是大气也不喘,面色一如既往。

原来这一次面对勘四郎的全力一击,洪飞仍是只用了不到自身七成的功力,也不过是略占了下风。

“这一掌算阁下赢了,再比第三掌如何?”洪飞道。

“那好,前两掌我们打成平手,就这一掌一决输赢!”勘四郎感觉自己刚才出全力一击,能够略占到上风,于是心中暗喜,认为自己的功力还是略在洪飞之上的;这第三掌他准备再接再厉,一举击败面前这位年轻可怕的对手。对于洪飞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他竟一点也没有觉察。

两人重新马步对立站好,又都同时大喝一声。只听“砰”, 又是一声大响,四掌再次相交。

这一次的对掌和上两次的不同,这次两人不但谁也没有向后退,而且四掌相交,不是像前面一样的一触即分,而是胶在了一起。

旁人看不出什么,勘四郎心中却是大骇。原来这一次四掌一交,他只觉得对手的双掌的力量陡然增强许多,自己的一对肉掌仿佛是击在了一块厚厚的钢板上,难以撼动对方分毫。与钢板不同的是,对手的双掌竟还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吸力,自己竟无法脱开。更可怕的是在对手右手的劳宫穴中,还发出了一股极细但极强的力道,像一把利剑,顺着自己的左臂的脉络,冲过肩部,直向心脏而来。自己用尽全力,竟无法封住。直到此时,这个勘四郎才明白,对手的武功竟是高深莫测,自己今天这个跟头是栽定了。

一会儿工夫,勘四郎脸色就若金纸一般,变得血红起来。他只感到心脏狂跳,脑袋发晕,嗓子眼发咸,身形一晃,一口血就要从口中喷出来。勘四郎的心中不由暗叫“完了、完了!”

就在这时,洪飞突然收了掌,说道:“勘四郎先生,你确实武功高强,这一掌就算平局如何?”

在洪飞收掌之际,勘四郎由于突然失去了重心,一个趔趄,差点跌倒。他稳住身形后,心中一时有些怔仲惊悸,立了那儿,竟不能张口说出话来。好在他神智还是清楚的,知道这是洪飞手下留了情,放了自己一马;否则,自己定会命丧当场。于是,在连喘几大口粗气后,勘四郎缓缓地说道:“洪班主,你的武功实在高明,勘四郎自知难敌,就依你所说,我们之间的比武算是平手,洪班主以为如何?”

“好,我们前两局各胜一场,这第三局又是平手,我们之间的比武就是平手了。”洪飞道。

“哥,怎么……?”

彩霞刚要开口说话,洪飞就向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插话,彩云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既是这样,那就各走各的。”白眼狼赶紧打起了圆场,“洪班主,咱们后会有期。”

“行,如果白先生没有其它事要指教洪某的话,那咱们就后会有期。”洪飞紧盯着白眼狼的双目说道。

“没有了,没有了”洪飞那锐利的目光刺得白眼狼心中直发毛,他赶紧将自己的头部转向了勘四郎,一边躲避洪飞那逼人的目光一边对勘四郎说道:“太君,请回吧!”。

勘四郎的脸色这时才恢复了正常,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我们走!”白眼狼喊出了这三个字,声调比起刚才已经低了好几度。他让勘四郎等几个日本武士上马先行,然后带着自己的那七八个喽啰殿后,一干人马顺着来路狼狈而回。

看到白眼狼等人走远,彩霞再也憋不住了,她高声嚷道:“哥,你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你赢了,干嘛要让给那鬼子?”彩霞这句话也正是洪家班其他人想问的,故众人都用不解的目光望着洪飞。

洪飞对着大家笑了笑,说道:“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这样下来,既挫了小鬼子的威风,又不给我们以后在京津一带接着活动留下隐患,毕竟我们辛辛苦苦找了两三年了,虽没有结果但总不能半途而废,麦收一过只要时局允可,我们就马上回来。”

听了洪飞的解释,众人才恍然大悟,都纷纷夸赞洪飞想得周全。

雷英东这时说道:“飞侄,我看你的武功大有长进,高出那勘四郎许多,比你叔我也强了不少,你是不是近来练成了家传的‘洪家伏魔神功’?”

洪飞又微微一笑说:“东叔,对家传的‘洪家伏魔神功’我最近确有心得,只是这门功夫太博大精深,里面的许多地方我怎么也弄不明白,离彻底领悟还早哩。”

“唉!”雷英东叹了一口气,“是啊,当年你爹也是如此说,什么时候能找到你爹让你找的‘神影无敌’天无语就好了。”

原来这天无语就是洪飞等这些年年来苦苦找寻之人。天无语在江湖上人称“神影无敌”, 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京津一带极为著名的武林高手。庚子年间,义和拳运动兴起,由于其中的数位首领年轻时在武功上都曾受过他的指点,因此这几个人都想请他加入义和拳。不过这天无语却最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游荡江湖,行踪无定,虽然这几位首领找过他多次,却从未有人能见到他,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

江湖上见到过天无语真面目人可说是少之又少,受过他指点的人也只是听见过他的声音而已。人们只知道他武功登峰造极却没有人能够说清他的武功来历,也不知道他的武功是不是真如传说中那样的神奇,这样,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他就是一段武林传说,一个武林神话。

只是这天无语却同洪飞一家有着极深的渊源,而这却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大秘密,这一点,就连洪飞也不是很清楚。

还在洪飞十岁的时候,妈妈沈月娇就告诉洪飞兄妹三人,一定要找到天无语老前辈。从天无语老前辈的身上,可以得知爷爷洪淼燇和父亲洪世奇的确实消息,还可以得到一本武林秘籍。而沈月娇带着三个儿女找了天无语近十年了,竟一直无法达到目的,以至于洪飞等人有时就认为天无语老前辈早已不在人世了,否则怎么一点踪影也寻不到呢?

现在雷英东又一次提到天无语,众人几乎是同时叹了一口气,显然众人都有点垂头丧气。

这时玉兰花说话了:“我说咱们不用泄气,只要我们功夫下到家,就一定会有一个好结果的。”

“对,”雷英东接着说,“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叫什么、什么的至,什么、什么的就开,这话怎么说来?”

“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洪彩云笑着补充道。

“对对对,反正就是要坚持到底的意思。”雷英东接道,“我说得不错吧!”

“好,东叔说得对,我们就给它来个‘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走!”洪飞说道。

“驾”,雷英东喝了一声,马车起步,众人也随之一路向东,直奔运河而来。

走了一段路后,彩霞突然一勒马的缰绳,在稍微降低了赶路的速度后,回头对雷英东喊道:“雷叔叔!”

“哎,霞儿,啥事?”雷英东答道。

“叔叔,那‘神影无敌’天无语的武功究竟有多高?你和他相比会差多少?”

“哎呀!侄女,你叔我这点道行怎能同天无语前辈相比?与那天无语前辈比起来,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是远远的不如啊!”

“叔,你也太过自谦了,不说你当年,就以你现在的实力,在今天的江湖中再怎么说也会排在前十二名之内的。”旁边的彩云说道。

“嘿嘿,”雷英东笑道“前十二名我想还不成问题,不过要是与天无语前辈比起来……”说到这里,雷英东却不再向下说了。

“怎么样么?”彩霞又追问道。

雷英东眼盯着前方,头微微点了点说道:“天无语老前辈的武功,比我高出十倍也不止。”

“呀!”雷英东此语一出,众人皆感惊讶。

“不会吧,”欧阳鹏说道。

“怎么不会?一定是的。”雷英东肯定地说。

众人听了以后,一时谁也不说话了,人人都在想象着天无语老前辈的武功究竟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过了一会儿,欧阳鹏说道:“据说这位老前辈不但武功高绝,而且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文韬武略,样样皆精,真的是如此吗?”

“的确如此,我的师父和洪飞彩云你们的父亲都是这样说过的,他们的话不会错的。”

“是呀,那天无语老前辈真是一位绝代高人了,”洪彩云惊叹道。

“听说他的萧还吹得特别好,是吗?”洪彩霞问道。

“是啊,天无语老前辈江湖中还有一个称号叫‘剑萧双绝’,这称号的来历你们听说过吗?”

“没有听说过,怎么回事?快说说!”彩霞瞪着一双大眼问道,眼中充满了期望。

雷英东接着说道:“这也是我师父当年告诉我们几个师兄弟的。天老前辈年轻时有仇家带了三名当时在江湖中相当有名气的帮手上门寻仇,碰巧老前辈当时正有一位朋友来访,她们两人一边把酒言欢,一边琴箫合奏。仇家上门后,天无语老前辈和他的朋友琴声不停,萧音不止。天无语老前辈也不让朋友帮手,只是他一人应战。只见他右手舞剑,左手持萧,右手剑舞,招招制敌,左手持萧,萧不离口,箫声与琴音配合得依然是妙到毫巅。一曲‘高山流水’刚刚吹完,右手也划完了最后一剑,伴随着箫声停止,仇家及三名帮手也均是咽喉中剑倒地身亡。武林中‘萧声停,敌手亡!’的典故就是由此而来。”由于自己无缘亲见。雷英东说到此处,语气中也充满了惋惜。

正在洪家班诸人听得都入了神之际,马车这时拐了个弯,前方约一百五十米远处一道绿色长龙摆在众人眼前。只听玉兰花高兴地说道:“到了,运河到了!”大家抬首向前观望,前方不是运河还是何处?

这时只听前面大堤上的树林中一阵箫声传来,吹奏的正是那首“高山流水”。

“莫不是天无语老前辈?”众人皆心中一震,都催动马力,一齐上河堤而来。究竟这吹箫之人究竟是不是天无语老前辈?我们在下一章再做解说。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