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党商芝的头像

党商芝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5/26
分享

一个夏末的傍晚在西安

青蓝色的天上,浮着淡淡的彩霞。父亲的心情特别好,他推开了病床前的窗子说,我们出去走走。用更小的声音说,悄悄走,不能让医生知道。

夕阳下,灰裤子里扎着白衬衫的父亲,脸色苍白。他挺直了瘦高的,极度虚弱的身躯,不让我搀扶,沿塘坊街走,穿过北大街,一直走到钟楼广场。我知道他很顽强,别人很难相信他靠每天进食一个鸡蛋,二两龙须面,能走完这么长的路。累极了的父亲,在一个水泥台阶上坐下,我也默默地坐在他身旁,和他一起看来往的人群,看川流不息的车辆。常人观景的态是悠闲的,目光里充满了欣赏,我发现他的眼神很贪婪,透出几分羡慕,几分遗憾或是无奈。我知道他来西安,是想趁还有一口气,逛最后一次古都,让人生少一份缺憾,多一份满足。他清楚自己的病,对医生一再叮咛,节省钱,少开药。我说爸,咱是公费,你工作了三十几年了,应该。他就用严厉的目光瞪我,少插嘴。

父亲是我们县有名的数学教师,他总忙,很少顾家。记得小时候,几乎每天深夜,我都睡了一觉了他才回来,进门第一件事是,俯下身在我的额上吻一下。我乐意享受他用这种方式,来补偿对女儿的爱。于是每晚就早早醒来,等他回家。现在我多想好好报答父亲啊,比如多和他聊聊天,谈谈心,多给他精神上的支持,和物质上的帮助,可惜报恩的想法来的太迟了,可惜他的生命时光,不多了。

这时,坐在台阶上的父亲,积攒了一点力气,他就扶着路旁的栏杆站着。他还是看不够啊,并不轻松的神情,像是完成一种历史使命,与这个曾经生活过向往过的城市,做一次永久性的告别。我望着夕阳下,钟楼的剪影和父亲,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慨,钟楼的生命很古老,历经沧桑却巍然健在,父亲比钟楼年轻多了,历经生活的坎坷却将要倒下。真是人不及物矣。我悄悄转过头,不让父亲看见,任泪水模糊了双眼。

那年暑假的一个深夜,父亲兴奋地叫醒我,说这里有两小苹果,你吃。我却不高兴地怨他搅了我的瞌睡。当时,我不知道高考阅卷的教师,每人只分了两个,父亲舍不得吃一口,专门给我留着。等我长大了时,还是不懂事,父亲省吃俭用,供我们兄弟姐妹读书,教我们做人要正直善良,不能光顾自己……我就说就你最马列。现在望着患重病的父亲,我愧疚极了。望着他那眷恋尘世的目光,我心如刀割。多想让他再多活十年,二十年哪,听他的谆谆教诲,好好孝敬他。可现实是残酷的,时光不会倒流,我可怜的父亲。

周围渐渐地亮起了灯光,一盏盏霓虹灯闪烁着,犹如开在夜市里的花朵,显得神秘而美丽。在父亲的眼里,这个充满物欲横流充满人生磨难的世界,是多么的诱人,他叹息道,人生太短了,许多事还没来得及做,就到头了。我的眼泪下来了。怕他站久了身体和精神都吃不消,催他快回。他像没有主权的小孩一样,用乞求的口气说,再看一会儿保证就回。我望着眼前身材瘦高的父亲,第一次觉得人生的最后时光,是如此的无奈和可怜,甚至充满了苍悲。

他老了,离开讲台离开学生的日子,让他精神寂寞,一点小事就发脾气。有天他说,他咋瘦了,我们不在乎地说,千金难买老来瘦,就忙自己的事了。后来他又说,他的喉咙发热干燥,我们说医院看看去吧。回来他隐瞒了实情,我们就说吃点消炎药吧,又忙自己的事了。现在,我真想跪在父亲的脚下,说我好傻啊,只顾忙自己的事。我好粗心啊,连身边这么大的事都发现不了。真后悔哪,不知道哪能买到后悔药。

小时候,有时连雨天都闹着要看戏,你背上我踩着泥泞的路,去影剧院。以后长大了还不知道报恩,忘记关照你,爸爸呀,拿我的生命换你的生命吧,都难以报答你的养育之恩哪!

一个夕阳西沉的傍晚,在我们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父亲离去了。太阳落下会升起,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升落。每当我生活中遇到困难,或觉得无聊悲观,或每到西安每看到钟楼,就想起曾经在钟楼前父亲凝望城市的那组镜头。我就告诫自己,为了生活好好活着。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希望,一种幸福。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