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韩凤七的头像

韩凤七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10/31
分享

风婆娘

出门太冷遇一泼妇,竟应对无章,随记之

      风婆娘

北风这个婆娘

居然在大门口猫着

我刚出门

她就蹿出来揪我的耳朵

一路上叨叨个不停


把耳朵咬成了

一朵鸡冠花

左耳朵是    右耳朵也是

我掏了半天

倒出了许多冷飕飕的闲言碎语



我不屑理她

她又来抱我的脚

哭天喊地的 好似受了什么委屈

我抽开脚 使劲跺了跺

脚被她 抓麻了

这风婆娘 果真是冷



姐想撸起袖子

跟她干一架

可这白葱般的  纤纤细手

岂能乱动(冻)



我只得揣手站在路口

听她能说点啥

她结结实实的甩给我一抹鼻涕

然后滚在路口 数落开了



“你看看  这些个天杀的

哪一个不是

藏着花花绿绿的心思

早就开始算计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

一脸老树皮 心里都也是桃花心思



这满街上 大梦招摇的

都巴不得我快点

跟着冬天这个冷疙瘩

回北山头上  晾霜雪去



春风那个小婊砸  就藏在

那些候鸟的翅膀尖上

它们从南方一路

带着她偷渡过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

这路边草坪里

泛绿光的小道消息 满地都是”



她喋喋不休的唾沫星

吐在地上 带着冰渣子

生生的扎的马路疼



几辆车冲进路口

大灯獠牙和毒气缭绕的车屁股

浩浩荡荡 像一队黄鼠狼

她踉跄 跳到路边

车流 把我和她隔成对岸



她张牙舞爪气的跳脚

我得意的挥挥手

甩开腿 一溜小跑



回家 站在窗口

看她从马路边爬起来

掐着老槐树的脖子

东倒西歪的撒泼

吓得我 摸摸自己的脖子

才发现 耳朵根发麻





                                 2016.1.8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