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孤山云的头像

孤山云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9/15
分享

爱不可言说(组诗)

秋日

长尾鸟飞过天空

一条红鱼跃出湖水的子宫。秋天

让它们体态肥硕

如梧桐回春

我把目光定位在一个熟透的柿子上

它高傲,而孤悬

谁的瘦身外衣幸福得如一棵杉树?

雷峰塔漂泊在远处

宣讲着一场爱情永不消失的电波

夕阳仁慈

把一笔丰厚尾款,投在流浪猫头上

转弯处,我遇到了一束

紫花,像一个

长裙女人,依门而立

枝头鸟

她的鸣叫声

朝向我

我伸出手,摇晃

她落脚的树枝

她的鸣声沿着树枝倾斜

差一点就跌落到地上

我惶恐地

松开我的粗鲁

她从这根树枝

飞到另一根

鸣声依然朝向我

我再也不敢像刚才那样

树林太广大了

我知道,她一旦飞离

我就难以把她找寻

静物

窸窸窣窣的声音

近似于猫。而猫走路是不发出声音的

我研究过它脚上的肉垫

在我人生落寞那年。还有它的爪子

石膏头像永远睁着美丽的大眼睛

有人把她成功临摹在一张白纸上

我画不好那种头发

蜷曲。如海浪

但海浪不具备这样的细腻,和温柔

阳光点在我的穴位上。睡眠

不得不撒手。我好像还不想一下子

进入生活

我还得仔细想一想,从我手里

溜掉的那只猫

以及我一直没有画好的石膏头像

少年的圈套

如果我双脚能准确跳入

她用树枝

画出的那个圈套

并且稳稳站住

我会得到她奖励的一块奶糖

哪怕有一只脚

踩到边缘

或跌倒

我都将受到惩罚

我要替她给大白兔割一筐青草

我央求她

把那个圈套,画得离我近一些

她用奶糖一样甜蜜的话语说,不

父母的磨盘

父母的磨盘在午后的阳光里

他们在墙上

母亲的笑一直很腼腆

这总让我想起

一盏油灯的光亮

我蹲在下面写作业

他们一起慢慢磨着日子

直至摸起来很光滑

父亲总显得丢三落四

把一些无辜的麦粒丢失在地上

母亲小心翼翼

她会把面粉从石磨的角落里

一点一点扫出来

她像一个善良而漂亮的魔法师

有一个挺大的布口袋

装着一家的吃食

父亲醉酒后的歌唱

不如意时的牢骚

你只能在偌大的口袋边角处

才能看见母亲一点点心事

爱情的软

我们说到了一个女孩的唇

会有多软

我们有着无限而大胆的想象

一粒成熟的紫葡萄

一碰就会裂开

不。应该是蛋糕上的奶油

只需吸吮

不需要牙齿

直到我吻了她。我才猛然意识到

爱不可言说

或是一本词典中所有词语的总和

这种软

区别于另一种软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