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韩宗夫的头像

韩宗夫

网站用户

诗歌
202301/22
分享

朴素如土的母亲(组诗)

土布的母亲

 

土布美丽,捎带我一小截怀念的时光

土布,该是我童年最大的奢侈了

通过母亲心灵手巧的织造,它的美丽

温暖了无数个幼稚的乡村之夜

 

在那盏昏黄的煤油灯下

母亲驾驭着一辆古老的纺车

她把自己对家人的热爱,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都绘声绘色地织进了布匹

 

我依然能够辨析那些游走在织机上的

气息和声音,土布每一段艰辛的劳作

都掺进了母亲的智慧和汗水

 

土布美丽,它粗糙多彩的平面

犹似乡人们耕织的田园

它们包裹灵魂的方式多么虔诚而肃然

今天,让我以新的文明来怀念它

我不禁鄙夷了那些行为中的懒散、享乐和无情

 

我再次迷失于这片母性的光辉中

光着脚板,行走在那些经纬纵横的阡陌上

以此来感受民歌与粮食的含义

 

凝视土布,东方古老的技艺鱼群一样游来

又一次使我感动得落下泪来

土布啊,请你再一次包裹我瘦削的骨头

并塑造出一个正直、善良的新我来

 

汲水的母亲

 

打开稀薄、温和的梨乡清晨

一双脚印从家门口出发

一直延伸到河湾前的清水井边

 

在熹微的晨光中,弯腰打水的母亲

脊背被太阳的光芒镀上一层金边

水的分子在井中喧闹

纷纷跳入水桶之中

 

踩着五彩瑞云回家,汲水的母亲

在一阵凉爽的秋风中

她枯黄的面容犹如田地干涸

溅落于草梢上的水滴

是否知晓我冰凉日久的怀念?

 

阳光中的道路牵引着村庄走向远方

母亲汲水挑担的动作

终于在我的生命和诗歌里定格

在方圆八千亩的家乡

汲水的声音多么温馨、切肤

在我的耳边萦绕不散

 

有风吹过苍茫的岭地

母亲挑过的水桶,有巨大的喧嚣在响

那根弯弯的扁担

独自在为一个时代忧伤地伴唱

 

晨风中远逝的亲人

你生命的浇灌,从零岁就已开始

让我一生都无力偿还

 

朴素如土的母亲

 

重阳临近,黄花与落叶遍地

并没有人呵斥,它们自己先乱了分寸

无法自己命令自己

起飞或原地待命

阳光普照,均匀地分给了天下苍生

在它公平正义的眼中

万物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在村庄的后方

豪情万丈者和郁郁不得志的人

都领有一方窄窄的墓地

同样的风水,同样的黄土,同样的坟头

被同样的青草覆盖

 

今天天气不错,温和温暖,不恃张扬

如同你的性格,水中藏火,柔中带刚

你的孩子们

在没有戾气的陪伴下茁壮成长

你的子孙,在你的荫护下

上学,工作,结婚,开启多彩的人生

 

今天,时间仍然习惯沉默

仍然和从前一样善变

我的脑海里,到处都是你的影子

无论站着还是坐着

静下来还是忙活的时候

你就像空气一样挥之不去

 

今天是你的生日

天空中是你飞翔的影子

大地上是你躬身劳作的影子

村外井台边,是你气喘吁吁打水的影子

灶膛前,是你做饭的影子

土炕上你被病魔缠身的影子

生命难以为继的影子

组成了一个受苦受难的母亲

 

一个朴素如土的母亲

一个花瓣一样到处飘零的母亲

在今天现身!

 

致母亲

 

母亲,你是我诗歌中不敢坦然的奢侈

也是村庄最伟大的人之一

我放眼四顾,总看见你不倦的身影

勤于耕作,早出晚归,那发际间的明亮

饰满了花果的蜜香

 

时光啊,又来到那些芬芳透明的早晨

还有什么不被你汲水的声音打动?

得益于你的滋养

我依然稳定有序地向前流淌着

 

站立在农庄的中心,我除了思念就是想像

你硕大的面容犹如太阳暖照着我

苍老的咳嗽里充满呛人的灶火味

 

你伏身在葱茏的菜地里

那些被暴风雨打倒的稼穑又重新被你扶起

你劳动的动作里,孕含着禾苗一生的前程

撑起子女一生的荫凉

 

母亲,当我鸟瞰在村庄的上空

你年迈的步履却难以走出庄稼和草莽的迷惑

你就是我最明亮的家

无论历经多少流浪之苦

我仍要回到你甜蜜温馨的怀抱里

 

哦,你明亮的身影

是病逝之后的精华,是我心灵深处的核

我在那些充满灶火味的文字间

在那些布满稻草人的田野上

不停地寻找你,呼唤你

 

十五年一晃而过

 

十五年是个什么概念,竟然

一晃而过,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其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

看不见的累累伤痕

对于活着的人,是难以承载的记忆

对于死去的人,是一捧熄灭的纸灰

 

十五年前的今天,下着冷雨,刮着阴风

我骑着自行车,拼命地

从工厂往家赶。仿佛一场预谋

一切都已无从改变

事实上,我早已经预感到

你的不测。在雨水中,我竟然

感觉不到寒冷和悲痛

 

如果那天不下雨,你也许就不会

离开我们,还会和往常一样

出来享受免费的阳光,拖着病体

为菊花浇水,为鸡兔喂食,为你的孙女

缝制小小的枕头;

如果那天你没有离去,反之

天空也不会下雨,还会和往常一样

阳光耀眼,气息依旧

 

但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

你的离去,也许离去

是摆脱沉疾纠缠的唯一方法。悲哀啊

这悲哀,竟然在儿子的心中

蛰伏了十五年

 

五千多个日日夜夜过去

母亲,今天阳光明媚,秋风徐徐

生与死秩序井然

无人敢轻举妄动

 

我在朗朗晴空下向你汇报:

你疼爱有加的孙女,已经长大成人

你没有见过的孙子,也已经长到八岁

(“奶奶”是个什么概念

他已经无法体会)

 

你无用的儿子,也已经步入中年

两鬓徒添白发,每一根都是

怀念、思念、追忆、羞愧,直至

寂灭成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