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黄彬倩的头像

黄彬倩

网站用户

散文
202111/24
分享

他的爱一直都在

18:30,男人吃过晚饭,他走进卧室,一天的疲惫让他瘫倒在床上,他闭上眼。不久,卧室里传来了阵阵鼾声。

23点,男人准时醒来,他睡眼惺忪,靠在床头,硬生生把自己的身体从温暖的被子里拖出来。他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借助刺骨的冰水,驱赶身体里顽强的睡意,双手不断拍打着凹陷的脸颊,加速清醒。

5分钟后,23点05分,夜空的某个角落传来摩托车启动的声音,继而幽暗的村口出现一束刺眼的光,倏忽不见,只留下被惊醒的狗在狂吠......这束光穿梭在每个街口,转眼又消失不见。冬夜的风早已潜伏在黑夜里,伺机而动,它们依靠掠夺温暖为生。男人即使戴着头盔,它们还是会钻入不起眼的缝隙,从头盔缝隙、袖口侵略身体,掠夺他身上的温暖。但男人顾不上这些,他得赶在女儿下班前赶到西餐厅。

打卡机屏幕的数字终于从23:59跳到了24:00,女孩儿快速按下指纹,正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她一路小跑,一束光照亮了幽暗的前方,照在了她的脸庞,突如其来的恐惧和寒冷让她下意识把自己藏进了衣服里,怯怯地望着,不敢动。

是女孩的父亲!他大步向她走去,快速脱下手上的手套:“快套上。这天太冷了!”头盔里水汽弥漫,父亲只露出一双眼睛,他拉起女孩的手,麻利地将手套戴在女孩手上,又从摩托车座位下拿出一件圆领毛衣给女孩穿上,就像给小时候的冬天,他给女孩穿衣服,送女孩去幼儿园的场景。手套的温暖瞬间让女孩回过神,“你怎么来了?”“三更半夜,这么冷的天,我不来接你,我怎么放心。”

大三实习那年,女孩找了一份西餐厅服务员的工作,两班倒,工作时间从中午12点一直到晚上12点。父亲得知后强烈反对,但他说不出理由,在叛逆的荷尔蒙的作用下,他越反对女孩越来劲。上班的前一天,他们俩谁也没搭理谁。那天一大早,父亲就出门了,什么话也没说。女孩暗暗较劲,好歹也是第一份工作,第一天上班,父亲却什么话都没说。

西餐厅的工作还算轻松,晚上10点,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白天的人来人往,虚掩了夜晚的恐惧,女孩守着偌大的吧台,空无一人的大厅里,周围的黑暗向她聚拢,女孩终于有些怕了。其实手机就在兜里,只要她一个电话,父亲肯定会来接她,但现在打电话不就是认怂嘛,她不愿意向父亲低头,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23:58分,女孩站在打卡机前,瑟瑟地掏出了耳机,把音乐的音量调到最大,她要用音乐来麻痹自己的恐惧。23:59分,外面的世界静得吓人,哪怕有一丝声音也可以证明此刻世界上并不是她一个人存在,但她又一次失望了。时间终于来到24:00,女孩快速按下指纹后一路小跑到停车处,想方设法多制造些声音。一束巨大的光出现在路口,照得她睁不开眼,这么晚了会是谁?她本能地把身体藏进衣服里。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大步走来,是父亲!

街道昏暗的灯光下,自行车的影子依偎在摩托车的影子下,一路向家的方向驶去,把黑暗和寒冷甩在后头。多年后,父亲用自己的双手给他们一家人都换了汽车。

去年创业,女孩急需50万资金,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她一时犯难。女孩没有向父亲提起此事,怕给他造成负担。可心里的事终究暴露在脸上。父亲有所察觉,一天晚饭,他小酌了几杯,借着微醺的酒意开口说:“老爸这辈子没什么本事,但也不会让你受苦,不管有什么困难都要提出来。”女孩以为电视剧里男主角才会说出口的台词竟然被眼前这个不善言语的父亲说出来,她有些触动,鼻头微微酸楚,话到嘴边却难以启齿。资金压力迫在眉睫,女孩无奈地终于开口和父亲说明这50万的事儿。父亲听后,夹起一粒花生米开始细细咀嚼,他举起酒杯,往嘴里送了一大口酒,嘴上没有再说什么,女孩为自己的鲁莽自责,父亲苦了一辈子,一份工作从13岁做到53岁,他一个人拉扯着一大家人,临老了,竟还开口向他要这么一大笔钱。那晚,她陷入深深的自责,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女孩突然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倩啊,钱凑到了,你等会就来拿。我先忙了。”父亲匆忙挂了电话,女孩竟连一句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老爸,谢谢!”我在电话这头哽咽......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