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胡黎明的头像

胡黎明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5/07
分享

母亲【散文诗组章】

母亲【组章】

【梦回故乡】

 

一次次踮起脚尖,童年的小河缓缓从梦中流过

炊烟袅袅,连同岁月的潮汐。

母亲像矗立在村口的老屋,满面都是时光雕刻出的沧桑

一双结满老茧的手,已经握不住劈柴的弯刀

每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母亲开始唤我。

那声音穿过月光,蹿入童年的滩涂。

想家的日子,风起云涌。

 

【温暖的记忆】
想起童年,便想起母亲。

多少次贪玩,母亲就多少次陪我熬夜,补功课。

多少次挫折,母亲就多少次敞开胸怀,把我抱紧。

一双旧布鞋,千针万线还在,追忆曾经母亲缝缝补补的日子。

陪我书读的油灯,已经不知道扔到哪去了。

只有那件花边棉袄,一直伴我成长。

担心夜寒,母亲总会夜深人静的时候,醒来。

轻轻地为盖上棉被,生怕惊了我的好梦。

   【慈母心】

夜风轻轻,一路穿过千山万水,带我回故乡。

拨亮记忆的油灯,感知母亲那些不为人知的苦。

遥远的饭香,一次次带我回到童年的村庄。

忘不了,那些早起晚归走路上学的日子。

多少次,母亲把鸡鸣和瞌睡当作柴火,塞进灶膛,煮成甜蜜的日子。

忘不了那些晚归的夜晚,等我回家,母亲总是陪着村口的月亮。

肉啊,鱼啊她一次次,留给了我。

每次问她,她总是说吃过。

当你发现母亲悄悄吃我们的剩菜残羹的时候,你眼中可曾有小花闪过?

【母亲和老屋】

月光照进老屋,记忆里的盘杯瓷白发亮。

饥饿以闪电的速度,领我回家。

那些颤抖着,躲进母亲怀抱的日子,总是沉默在心底。

回家的路口,仿佛是时光留下的哑谜。

忍不住在远处矗立,凝望。

青石板像一面残损的镜子,覆盖不住老屋里的荒凉。

家门口的枣树,让我想起曾经流血的伤口。

劈柴,剁猪草,不小心留下的疤痕,已经无处退守。

就像母亲渐渐花白的头发,远远地就可以看见。

老屋外,一对被时光雕刻过的门墩,被母亲擦得亮亮地,和她抱我的那些日子一模一样。

 

【与母亲拌嘴】
起于一阵风,天地之间阴云笼罩。

需要小心地擦去方言里的波澜,缓和词语。
在这个充满悬念的场景里,我一次次深陷在一粒米的不完美。

一粒芝麻大的事,母亲总是患得患失。

哪怕是一次整理书包,刷牙,抹桌子。

斤斤计较,婆婆妈妈,一个个略带语气的词。

仿佛一滴水掉进了大海里,怎么也翻不起花来。

无论我多大,永远只是个孩子。

只要静下来,想想母亲的好,多少阴云都会散去。

再多的磕磕碰碰,都拨弄不出一场风雨。

【母亲的菜园】

 

篱笆墙里,一天天,一年年,土地一次次被母亲用锄头翻开。

辣椒红,白菜白。

篱笆墙外,已经看不到母亲弯腰摘菜的背影。

那些经她伺弄的土地,早已把酸甜苦辣隐进岁月深处,长成肥美的蔬菜。
    辣椒,黄瓜,茄子,西红柿....

一次次被刀切,火烧,水煮。

偶尔,母亲会对着灶台诉几声苦,却从不轻易喊痛。


 【母亲的棒槌】

 

寒风吹皱河面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就会想到母亲的棒槌。   木质的棒槌,母亲溅起水花的棒槌。

远山重叠在月亮的清辉里,母亲在捣动棒槌。

晨光平铺在大地的白霜里,母亲在捣动棒槌。

凌冰掺杂在洗衣的河水里,母亲在捣动棒槌。

清亮的河水,始终无法倒映往事的心酸。

母亲握棒槌的手,始终通红通红的。

门前河水甜甜的,棒槌砸在我记忆里却是疼痛的。

 

【烛光里的母亲】

烛光里的诗句长短不一,烛光里一双粗糙的手,攥紧姊妹们的生活。

酸菜,魔芋,麦面膜。

细品各种滋味,像一粒粒阳光,把母亲的叮嘱照进母语的澄澈。

更像母亲手把手教我作文。

每一个好句子,都有一波三折。

烛光里,母亲的眼平静地湖泊。

儿女们成长中有了的磕绊,湖泊就会起风。

儿女们所有骄傲都是出淤泥的莲花,在湖泊中盛开。

那些闪动的光芒,都是爱的萌芽。

烛光里母亲总是微笑着,像一朵盛开的牡丹。

和滚动的露水一起,沐浴清晨的鸟鸣。

感受时光的静美,直到晚霞万丈。

勤劳的蜜蜂知道,花中有暗香。

然而,有谁知道根系大地的牡丹,雍容华贵的一生有多少不易?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