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符尘的头像

符尘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6
分享

手机

 村头老李大概是村子里最后一个没用上智能手机的人了,倒也不是子子孙孙没钱买给它,是他自己坚持不用,每次村子里别人有宴席的时候,一桌子人都在饭前低头看手机的时候,老李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抽着一杆子叶子烟,眺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心里盘算着什么。

起初他的儿子们每次一到这种时候就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为别的,就因为其他老人都在玩手机,唯独他家老头子特立独行,往往这个时候村里的人都要多几句嘴,说什么小李啊,你这不孝顺啊,你看看周围的老人人手一台手机,就你家老头子在这安安静静的待着,跟个那个什么石雕似的。后面小李跟大家伙说通了,大家都知道不是小李不孝顺,是老李自个儿不用,小李也就松了口气。

本来日子这样过下去也没啥大事发生,小李平常在城里工作,一有空就回来看看自家老头子,直到某一天。

那天本来是个大喜的日子,村里一名姑娘嫁到城里去了,回来探亲摆宴,按说一个村子的人怎么也要去的,小李当时提起回家问老李要不要搭着他一起去,老李说不用,那么近,他等会儿自己走过去就好。小李想了想反正那么近,就由他去吧。宴会举办的时间定在六点整,小李五点就到了那,这个时候已经蛮多人的了,奇怪的是人群聚集在一块儿,没有低头玩手机,小李好奇也凑了过去听听他们在唠啥,听半天才知道原来是在讨论今晚的天空,小李开车来的时候一直在想着城里的事,也就没有注意,这会儿他听了别人的讨论,抬头看了一眼。六月份的傍晚,空气中散发着最后一丝温热,有晚风缓缓吹过,好像要吹走人们内心的燥热,天空这个时候泛着红光,太阳好像留恋人间一般只落了一半,不远处的树上,有只乌鸦在呱呱的笑。不过它没笑太久就被人赶跑了,小李回过神来,感觉内心有点恍惚,好像好久没有这样看过天空了。不过他也没恍惚多久,因为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推送的是一篇文章,名字叫《手机》,他感觉挺有意思的,就读了起来。他花了几分钟读完这篇文章,大致讲的是手机对人们的生活改善影响越来越大,但也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惯,让社会失了一些温情。小李觉得它写的蛮对的,就给这篇文章点了个赞。

玩手机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感觉没过多久晚宴就开始了,他这才想起自家老头子,他抬头环顾四周,发现人人都在低头玩手机,但就是没看见那个抽着叶子烟发呆的老头。他也没想那么多,以为老头子年纪大了步子慢,难免多花一点时间。可是过了有十分钟,老头子还是没来,小李有点坐立不安,他随便找个借口跟主人家说有事先走了,立马开车回到家里,他开门一看,发现老李趴在地上,他慌了,抱起老李往车上放就赶紧去了最近的医院。路过宴席主人家的时候,树上之前被赶跑的乌鸦又飞了回来在那呱呱的叫,把人内心的心浮气躁又全叫了出来。

医院重症监护室亮红灯的时候,小李一直守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划着手机,心里又是担忧又是心急,心想着这次要不把老人接去城里照应,不然一定给他买台手机。过了许久,护士推开门出来,看着小李说这次送来医院算是及时,再晚一点可就救不回来了,病人有高血压,要好好看护,又跟小李说了一大堆这的那的注意事项,最后才跟小李说进去可以,但是病人刚醒很虚弱,不能刺激他,小李忙点头应是,就推开门进去了。病房里很安静,除了仪器的叫声什么都没有,老李躺在床上睁着双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小李坐在床边想削个苹果,想到老头子的状态吃不了,又把削皮刀放了回去,他看着老头子,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说事。过了半响,小李终于还是开口了,他对着床上的人说:“爹啊,以后搬到城里去住吧,这样子好有个照应,不然的话我就只能给你买个手机,有事你就打给我,你选吧。”

 老头子在床上睁着双眼,好似没有听见,小李见他没反应,叹了口气,也没再说话,跟着老李一起发呆。就这样过了许久,床上的老李突然转过来看着小李,“给我买台手机吧。”声音不大,但是听起来异常坚定,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小李正望着窗外发呆,听完这句话后他松了口气,把目光从窗边移动到病床上,可这一看他就吓了一跳,老李的眼里泛着泪花。他有点手足无措的答了句好后又忙问老李怎么了,是不是哪又不舒服。老李只是摇了摇头,又看着天花板发呆,小李再三确认老李没啥事后才放下心来看起了手机。没过多久床上又传来老人低沉喑哑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跟你进城里住么,城里没有村里的那种气息,可最近几年村里的气息也变味儿了,每个人都看着手机,再也没有人关心庄稼好不好,再也没有人在村头坐着打长牌......”

小李听着老李絮絮叨叨,心里一震,想起吃宴席时看到的那篇文章里当时他觉得很有道理的一句话“在这个手机不离手的时代,很多东西都会被淘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