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华官平的头像

华官平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9/16
分享

故园秋韵

在乡下人家的年历里,秋季大概是始于立秋而终于霜降前后的,或说末伏而入秋。秋,在古人眼中是肃杀、萧瑟的,亦或“自古逢秋悲寂寥”、“霜叶红于二月花”、“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如是云云。然而,在田家人眼里,秋没有那么多的诗情画意,也没有那么多的凄楚感伤,有的只是稻浪翻滚、瓜果飘香,有的只是满怀的希望、疯狂的忙碌和沉甸甸的收获。


白露至秋分前后,便是稻子收割的最佳时节。“白露白茫茫,迟早日夜黄”,说的就是单季稻不论生长期早晚,到了白露后都日渐成熟,原野在日夜交替间不几天就变成了金黄色。看着那“稻菽千重浪”,哪怕头顶热浪滔天,农人们都莫不喜笑颜开。择个合适的时机,大家纷纷拾起尘封了一年的禾镰,走向田间,力尽不知热,但惜秋日长。每天“黎明即起,洒扫庭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收获着大半年辛勤耕耘的喜悦。这个时候,最怕的是那“稻黄雨落”,成熟的谷子在田里经过三五天雨水的滋润之后,马上便在稻穗上一粒粒的生根发芽,如此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当秋雨绵绵,淅淅沥沥,虽凉了天气,也凉了人心。


收完稻子的秸秆一部分回到田里,在水中浸泡腐化,到次年春耕时就是最好的原生肥料,“化作春泥更护花”,大抵亦如是吧。其余的都摆在田塍上晾干,然后囤起一个个秸秆垛子,留着或当过冬的柴薪,或作牛羊的草料。每至周五,便是“儿童散学归来早”的时候。孩子们放学回来,三五成群地来到田间,觅一块空旷地,收集一垛干秸秆,偶尔还会掺入一些秕谷壳儿。然后从地里挖来几个新鲜的红薯藏在秸秆垛子里,将垛子点上火,红薯就这样被静静地煨烤着。至夜幕降临,孩子们各自归家,第二天约着早早起来跑去秸秆灰堆里寻觅着那份属于他们自己的香甜,这也就成了乡下孩子美好童年的一部分。


约摸秋分前后,田里的活儿基本结束,然而秋的忙碌却并未画上句号,接下来得收红薯、摘木梓了。旧时家家户户的地都会满满当当地种上红薯,秋收时把红薯藤晒干用作下半年喂猪的饲料,红薯则刨成丝或切成片充分淘洗后晒干作为一年的储粮。淘洗红薯的水沉淀一夜后得到珍贵的红薯粉,纯红薯粉不仅美味而且当是勾芡的最佳选择。收红薯之余,大家还会成群结队翻山越岭去收取山林的又一份馈赠——木梓。木梓榨出来的油色清味香、营养天然、耐藏不冻,乃是各类食用油中的上品。


值三五之夜,月圆花好,藉一河星辉,掬一缕桂香,斟一杯月光。一家人吃过晚宴,来到庭院中沐沐清风、看看流萤、听听蛩鸣、聊聊日常,分享收获的喜悦,畅谈舒心的话题,白日里的劳累顿时也就烟消云散了。这样的日子,自是农家最美好幸福的生活。


风调雨顺、岁稔年丰,这是上苍给予农人们一年辛劳的最大恩赐和最高慰藉。家人团聚、谈天赏月,亦不过世间至乐的天伦。故园之秋韵,美如斯,乐如斯!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