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半梨的头像

半梨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2/03
分享

南柯一梦浮生尽

4826102-0d7388403fbc7d40.webp.jpg

你从云里来,身上沾满了雾气。我的指尖留恋起你的芬芳,告诉我今晚,一定要做一个关于你的梦。

(一)种植

云雾缭绕,有茶盈门,我在梦里笑着凑到你的鼻尖,唤你一声云雾茶。你轻盈的就飞了起来!

担心地伸手想要抓住你,触摸到你的指尖,你反手一握,我立刻就跟着飘了起来,心里有无数朵花儿悄悄盛开。

东汉的和尚,攀崖登峰,种茶采茗,这座山上清气溢满乾坤,隔着时空遥遥招唤着东晋慧远。高僧喜其清幽,遂结茅为舍,继续种着茶树,讲着《涅盘经》。

你落了下来。树生枝,枝生叶,叶又藏叶,枝枝叶叶含蓄的情绪,酝酿着回甘。

看着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看着你清清爽爽地长大,本本分分地筑心;看着你不轻浮不放浪,不讨好不谄媚,不沾沾自喜亦不卑不亢……

我的心也跟着清澈明朗。

(二)采摘

夜幕轻轻地拉上,入睡前你提醒我,千万不要睡过了头。明前采摘,才能得以佳品。我一笔一划念了又念,牢牢刻在心里。

天初破晓。我奔走如八千里的风,生怕误了时辰,怕捱到谷雨之后,再见不到最好的你。

今年的初春,新芽吐新绿,小小的生命晶莹明亮,跳动着喜悦的心,展露出希望的活力。

心细手严的茶农们看重自己专业上的尊严,挑选的近乎苛刻,三厘米的尺度不超过分毫。采择抛放,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流泉飞瀑,行云走雾,有花堪择直须择,莫待无花空折枝!我小心翼翼把你藏进衣袂里,不想惊扰你昨夜的美梦。

欲见你时狂奔得义无反顾,触碰你时温柔似水。

(三)烘干精制

“杀青、揉捻、初干、搓条、做毫……各道工序丝毫马虎不得,每道工序都有严格要求。我们依靠灵巧双手,与植物进行最后的对话,从此,她们将以另一种形态永生!”

看着茶农专注的样子,看着他们手指抖散,滚揉,理条,上下翻飞……

千千万万的叶片在精于此道的双手和双眼,高歌曼舞。匠人精神在无数个晨昏里燃烧。

(四)浮生尽

明代的许次疏在《茶疏》中说:“茶滋于水蕴于器,汤成于火,四者相连,缺一不可”。

我不舍得把你放入沸水中沉浮,你阻止了我想放回的手,“让我以最美的姿态绽放吧!最后一次。”你恳求,笑得决绝,“当我释放洪荒,你便可以走进我的内心 。”

南柯一梦终会醒,如梦初醒方知迷!我双眼泪水不断地涌上来,湿漉漉地滚落一地。

请不要着急,不能贪多。

请把水烧开,略微冷却至85度,才能汤色明亮,醇厚味甘。

最后,白骨为瓷,青花为身,请小口品啜,缓慢吞咽。

窥一杯茶水,色翠汤清,滋味浓厚,香幽沁人。

吟一曲《采茶谣》,“色香幽细比兰花”。世人喻之“君子之心”。

南柯一梦浮生尽,不枉此生茶为伴。耳畔元稹的诗句开始嘤嘤作响: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婉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