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6/15
分享

水映金花分外娆

油菜花开,又回到故乡。故乡位于距古城十里远的四面环山盆地中,因出口形如“城门”而得名。城门(盆地)里有一片小湖,叫小城门湖,面积不到十平方公里。湖周有“九十九”条湖汊,与之对应,就有“九十九”条伸向水中的土埂,也就是家乡人称之“嘴”(方言念jí)的地方,例如贞烈埂、黄酬门、刘湾、张家嘴等等,更多的是不知名或者本就没有名。汊边为田,“嘴”上为地。田里种植水稻,地里栽培着油菜、小麦、高粱或者红薯。这些“嘴”与湖汊就是城门人生生不息的故乡。

油菜花就长在“嘴”上的地里,水绕着“嘴”在湖汊里。长满菜花的“嘴”,如一条条圆润金黄的小龙伸向水中。湖水在菜花的映照下都染成金色。菜花因湖水反光照耀和水汽氤氲,鲜艳欲滴,发出五彩光芒。

家乡菜花不但在田地里盛开,还在湖水中“怒放”。从湖岸走近湖面,或荡舟湖中,或身处“嘴”上时,都可看见湖水映着土埂的影像。随着观察角度不同,可以看到不同的画面:金黄色的油菜地环抱着村庄,房前屋后的树林,劳作走动的村民,悠闲吃草的水牛,袅袅升腾的炊烟,活脱就是一幅恬静又漾动的山水画卷。

水中映画像幻灯一样,可以变换,从早到晚大不同。早晨,冉冉升起的薄雾像一缕轻纱笼罩在湖面上,“菜花”若隐若现,圈圈涟漪,金环道道,妙不可言;正午时光,湖水洁净透明,“菜花”如植根水中的朵朵金花,清晰可见,些微漾动。微风乍起,碎波泛金,美不胜收;晚霞之下,湖水中的映像,包括房子、水牛、孩子,全都成了金黄色,“菜花”更是闪烁出金子般的光泽,迷人醉心!

当然,很喜欢俯瞰菜花盛开的家乡。站在小城门山的山梁上,拨开荆条,家乡仲春景色尽收眼底。绵延起伏的土埂一片金黄,花海之中点缀着绿油油的麦地、青色的树林和红砖黛瓦的村庄;小湖如银镜般镶嵌于花海间,湖汊弯曲蜿蜒,湖水波光粼粼,碎浪银线般向湖岸推进。花镶镜,镜照花,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小城门湖就像一面镶着金边的铜镜,佑护着在此繁衍不息的城门子孙。

菜花盛开季节,家乡的实体画面和及湖中映画都很迷人,花香则更是醉人。行走在乡间小道上,菜花那淡淡的、微甜的香味就会扑鼻而来。微眯双眼,用力深呼吸,一股潮湿又微凉的气息经过鼻腔里直入脾胃,沉入丹田。随着呼吸次数增加,花香逐渐馥郁,人慢慢就迷糊了,就醉了,就迈不动腿了,就做梦了。恍惚之间,就会嗅到菜油的香味,就会遇到儿时的伙伴,就会见到久逝父母的灿烂笑容。

花香不但醉人,更是醉心。典型的江南水乡,气候适宜,土地肥沃,油菜单株高大,菜花朵多而大,花期长达一个至一个半月,蜂逐花来,蝶恋花色,纷至沓来。不知何故,打小就不关心蜜蜂如何授粉,也不太在乎循着蜜蜂飞来的途径,找蜜解馋,而是沉醉于蜜蜂采花时的嗡嗡声中。日上三竿后,蜜蜂几乎倾巢而出。嗡嗡蜂声,与微风吹过油菜枝条发出些微的涛声、哨音融合、共鸣,此起彼伏。这种自然的混音,也许就是“菜花神曲”,无法用语言描述。“花曲”天然催眠,加之暖暖春阳,凡从油菜地经过或者逗留的人会觉得莫名放松,脚步逐步变慢,两眼逐渐朦胧,人就是想美美睡一觉。儿时,放牛的伙伴们,没有一个能抵挡住这神曲的催眠。或躺在花丛中,或倚靠在地埂旁,留着口水,带着笑意进入梦乡。至于牛到哪里去,吃饱与否,全然顾不得了。不过也没有什么,附近地里劳作的大人们,看到娃儿们中魔了,或喊醒梦中的牛郎,或者把牛系在土埂边,或干脆照看着,让“死崽”们睡个好觉,做个好梦。

映画、花香及“花曲”,刻骨铭心,以至于固执地认为家乡以湖水为幕,太阳为光,同时伴有香味扑鼻,蜂声嗡嗡的水幕动画,是春日里最美的风景。不是吗?青海湖畔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与蓝天白云交相辉映,美丽壮观,但高原太平坦了,湖水无法映照出美丽的菜花;云南罗平的峰林在花海中婷婷玉立,俏丽端庄,但罗平太干涸了,菜花没有如镜的湖水相伴。家乡独特地貌为其它地方所不及,在山脉围成盆地内,“披金”的丘岗与如镜的小湖为伴,虚实相映,相映成趣。特别是小湖,是天成的录影机和化妆大师,放大、美化、记录着家乡美好恬静的田园生活。

即使到了今天,冥冥之间,总是臆想母亲讲的神话故事是真的,湖水之下有传说中的美猴王和龙王,有花果山及龙宫。如不然,家乡湖面怎么会映照出如此美丽的景致呢?

改定于二0一九年五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