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魏鲜红的头像

魏鲜红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1/02
分享

暮秋,那一掬小清欢

十月滑落于一地清凉,小镇的秋也一点点的消退,她仿佛爱美的女子,竭力留住既有的青春,你看,漫山遍野的深红浅紫在深情瞭望。走在路上,飘零的落叶像一个个孤独的舞者,在风中从容淡然的舒展游弋,清纯而可爱。秋冬交替,我是喜欢这个季节的,没有太多的堆积,却依稀有点薄凉,有些殇情,也有着清淡的欢愉。它让我想起林清玄的《人间有味是清欢》。清欢,清淡的欢愉也。清欢是生命的减法,是舍弃了世俗的追逐和欲望的捆绑,回到最单纯的欢喜,是生命里最有滋味的情境。一如这个历经了绚烂极致的盛夏而终归于平静的暮秋,疏淡,娴静得让人心生欢喜。

微信图片_20191030173817.jpg

暮秋的小镇,生活也是静美的,处处都有着小镇烟火生活的印迹和气息,一碗油光发亮、香辣交融的牛肉面,一笼热气腾腾,松软可口的小笼包;还有那些摆放在街头巷尾的水果蔬菜摊,没有人声鼎沸的熙熙攘攘,没有震耳欲聋的叫卖声;路过时的问好像老友相见,买东西时的光顾像去亲戚家串门;一切的一切无不融入了小镇的敦厚平和。市井深处的人们在光阴里用质朴和勤奋演绎着世俗的挣扎和乐趣,游弋着沧桑和喜悦,氤氲成小镇独有的词章。

城市把人们聚在一起,却又用钢筋混泥土把人们无情地隔开。想起德卡先生的话:“小城有小城的好,打牌有固定的老地方,看电影喝东西有常去的几家店,吃饭也总爱那几家口味,四周的人,哪怕换来换去,也还是原来的感觉。”时常在想,假如身处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我是否还能如现在这般做到顺着岁月,从容自若的走在清风悠扬的路上,菩提树下写下笔笔清欢,欣喜不增不减,一切随心随行。

微信图片_20191030173028.jpg

日常的生活平淡又极其清新,喜欢喝茶,常常一个人把一盏茶喝至无色无味;喜欢文字,不拘于章法,信手拈来的字符像湖中四处游荡的小鸭子一样野趣横生;喜欢看书,一本好书捧在手,会静静独坐读到日月无光。或许是因为如周国平所说:“我天生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变得很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人生一世,沉沉浮浮,花开花落间,都有各自的姿态。而我只想做一个清水煮岁月的女子,守在自己小小的天地,在娴静的时光里,在一盏茶香四溢里,抛却鲜衣怒马,品读生活的厚重,何其自在。

温暖的阳光,一寸一寸漫卷而来又潮汐般褪去。站在时光的陌上回望,我的人生岁月也已从春日艳阳走到了秋水长天。静下心来细细思忖,光阴是公平的,它将沧桑刻在我们脸上时,也让一颗怯懦彷徨的心灵日渐丰盈和坚定。虽说岁月是无情的刽子手,同时也是多情的美容师,一颗沙砾蜕变成珍珠的过程就是岁月的打磨,亦是光阴的演变。这个暮秋,亦如人生的成熟季节,褪去了幼稚天真,掠去了繁华浮躁,留住了淡泊的宁静。人生就是一个与自己和解的过程,所有的繁华都要归于一粥一饭的平淡。

微信图片_20191030173035.jpg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