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范家生的头像

范家生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5/05
分享

遇 见

范家生

临时接到通知,到北京学习一周。从合肥坐上动车,手握车票就开始发懵:培训点在哪,怎么去呀?赶紧把学习文件拿出来认真地看了看,才发现通知上写着在四惠接站。四惠在哪?这对于没去北京或者说很少外出的人来说,不啻于一大难题,正应了那句老话: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

正纠结着呢,车已过了蚌埠,上来位小伙子坐到我身旁,一聊才得知他是去北京开会,心中暗喜,连忙把学习的通知拿出来,打听如何到学习地点去。“我也不知道这个地点在哪?”但他接着说,我可以在手机上帮你查查看。于是,我才通过这位年轻人知晓了我们到达的是北京站,坐地铁四号线到建国门再转一号线到四惠。如此一来,我们聊得更欢。原来与我一样,他也是位军人,不同的是,我已经转业,他才刚上岗,年轻,帅气,而且知识面很广,谈吐不俗,不像当年的我,高中毕业进军营,啥也不懂,一切靠自己摸索领悟。人逢知己时间短。到了北京站,还没下车,他的电话就响了,原来接站的战友来了。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向我挥挥手,转眼间,便消失在人海中。

等到了杨庄路培训地点,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报完名,安排好住宿,简单洗漱下,接到战友电话,晚上安排聚会,发来个定位,“真的老同学,你那五环外,太远,而且我们都还在上班,就不去接你了,你辛苦下。”我理解。北京,首都,地盘大,时间宝贵,工作节奏快,大家都是为了工作,为了生活,不易。于是,出门,看到门口的道路与乡村无异,甚至不如,只是路边那些杨树,让人感到历史的厚重,因为每棵树,都得俩仨人合抱才能围得过来。或许偏僻之故,半天不见一辆的士,眼瞅着公交过去一辆又一辆,于是决定做公交。遂上车,可到哪下呐?见一老者,小心翼翼地询问。老人家耐心地听我把话说完,告诉我,你可以坐到双会桥下,然后坐地铁一号线到东单转五号线,到北苑站下,这样就可以到红军南路。知道了路线,心中有底,于是安心坐车,没想到,老人家也到双会桥下,并告诉我地铁站口在桥下,说声谢谢,赶紧向地铁站走去。过了通惠河,回望公交站,看到老人还站在那,发现我回头,远远地向我挥手,一下,一下,又一下……这一幕,突然让我想起,26年前参军时,车窗外,父亲那久久不愿放下的手。

赶到地点,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再见到了这六个战友、校友,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