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陈响平的头像

陈响平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1/06
分享

襄阳汉江遐观

屡次到襄阳,很少动笔写什么。因为我觉得这么一座厚重的历史文化名城,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言说的。今年夏日,当我再次漫步在襄阳汉江边的时候,让我觉得不记点什么,好象对不起这座美丽古老之城。

当天,临近傍晚,微风拂拂,给旅途中的我带来几分惬意。华灯初上的夜幕里,人来人往。溢光流彩的汉江,亭台楼榭,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浪声灯影构成一幅如梦如幻的美景奇观。借着这桔黄色的灯光,我与朋友一道对这逶迤而古老的汉江进行了穿越。

矗立襄阳,隔岸樊城,凝视远眺,思绪万千,恍若进入遥远的历史海洋,正是这样的汉江滋润了一批又一批的文人墨客。洞穿时空,我仿佛看到杜甫正在吟咏:“清思汉水上,凉忆岘山巅。顺浪翻堪倚,回帆又省牵。吾家碑不昧,王氏井依然。”从他的诗里,我感受到了汉江水美。然而,对于杜甫,毕竟是山河依旧,不见先人,悲从中来,无限怀念。在襄阳生活了52年的孟浩然,一生大约写了11首关于襄阳古城的诗,记述着这里的山水与田园;就是《枫桥夜泊》的诗作者张继也生于此地,因水、因桥、因夜,而感受到江水之激流,他的诗爽朗而激越,不事雕琢,比兴幽深,对今人影响颇深。得此江水孕育的古今名人可以说是不胜枚举。

从历史上看,襄阳“扼天下咽喉,守荆楚门户”、“外带汉江,金城之固,跃野千里”。汉江上有过太多的烽火硝烟,太多的能争善战的骁将,站在江边,穿越时空,我仿佛看到古代兵家,演出幕幕威武雄壮的战争活剧,众所周知的“三顾茅庐”、“隆中对”、“水淹七师”、“宋元之战”等等。勇士正在格斗拼杀,那刀光剑影,拔剑四顾,给人以凄凉之感。

说到这里,自然想到了“夫人城”,一座与襄阳城紧紧相连的城外城。夫人城城墙下边有一碑刻。系清代同治二年(公元 1863年),襄阳人为缅怀东晋襄阳守将朱序之母韩夫人所筑。它记载着当年激战襄阳,守将朱序的母亲见儿子忙于全面防务,便亲自登城巡视,察看地形。她发现城墙西北角一带城砖崩溃,不牢固,很容易被秦军攻破。可儿子手下兵员紧张,连守城都顾不过来,哪里还有精力修城呢?韩夫人当即立断,马上召集全家女眷,并动员城内妇女,总共聚集100多名“娘子军”,由她亲自率领,在西北角旧城里面,加紧修筑了一道长达20余丈的新城。这道新城墙,筑得十分牢固。之后,韩夫人又带领“娘子军”日夜巡城,协助晋军保住了襄阳城。后为纪念韩夫人筑城有功,把此段城墙称为“夫人城”。

千百年来,韩夫人这位巾帼英雄的壮举一直为后人所缅怀。夫人城的沧桑与夫人城广场相映成趣,韩夫人雕像坐落在古色古香的亭台之中,神情端庄而祥和,双目凝视着,似乎昭示今日人们:珍惜和平,珍惜汉江悠悠流水。夫人城不仅本身是名胜古迹,还是观赏山、城、洲、水的最好的立足之巅。春暖花开之际,登临夫人城远眺,滚滚汉水、长虹大桥、汉江大桥及羊祜山、真武山等美景尽收眼底,让人大饱眼福,心旷神怡。

面对宁静汉江,随行的主人说,我们坐船过河吧!也荡舟一次,即便无先人灵感,能依栏望江,无华丽篇章,你也会有一份心灵的润泽。站立船头,临水而望,你是古人,你也是来者。夜色之中,苍茫之水,热情之水,悲悯之水。抬头即远方,低头即港湾。远去的将士想过,思妇想过,渔民更想过。这一江汉水,让人永远也想不尽的水。舟停处,舟已去,留下一道道水波,荡漾成一圈圈涟漪。

信步来到汉江桥头,步入古城,只见路墙斑斑,鼓楼,钟楼,都依然如故,城内依然熙熙攘攘,只是民非昔时民,事非昔时事,商业一片繁华。昔日点兵大厅,妓院歌楼,成了今日襄阳的商家竞争之地。盛唐诗人张九龄有词曰:“汉江间,州以十数,而襄阳为大,旧多三铺之家,今则一都之会。”难怪闯王反明,守选襄阳为都。

徜徉在临江的人行道上,但见路上各色人等,熙熙攘攘,一双双酷男靓女结伴在路上游走,一对对中老年伴侣也穿行在这时尚的堤上,即使这火热的夏夜,也未能停歇他们追求浪漫的脚步。路边各种吹、拉、弹、唱、舞者,尽显唐诗宋韵的汉江风情。历史上这里曾是夜夜笙歌、灯影摇红,也是兵家之争的战略要地,两者隔河平安相处上千年,不得不佩服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兼容并包。

夜深了,汗珠已湿衣背,不得不收拢放飞的心境,折返回店。汉江晚风可以吹去一路的尘埃,也可荡涤陈年的污垢。我健步如飞,背负历史记忆的汉江淹没在彩色霓虹之中,惟见酒店上的巨幅灯箱“万里风帆水著天”“洒旗相望大堤头”依然闪闪烁烁,印在心中,久久回荡。我相信,这座古老之城,从此只有美丽,再也没有血腥。

2015年8月19日武昌古城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