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党商芝的头像

党商芝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4
分享

你我不是一场梦(十七)连载

33

建刚的房子盖成了,领上那四川女人,又外出打工了。

房子上梁的那天,简单地庆贺了一下,村里好多人赶来帮忙,也随礼。鞭炮声响的好不热闹,有人说,建刚的好运来了,有的人说那个四川女人,是旺夫的命,日后再生个胖小子,比兰兰有功劳。

话传到兰兰耳里,兰兰一阵生气,说要撕烂说话人的嘴巴。志强给她宽心,叫风刮去吧,全当那是放屁。她是她,你是你。她娃还没生呢,谁知是男是女。咱玲玲芳芳都十二岁大了,我就喜欢女娃,所以,你比她有福气。这么一说,兰兰脸上,现出了笑容。

那个四川女人,走路脚步声重,好像老有使不完的劲。走时,一堆行李,塞在背篓里,双手一抡,就背上了,很轻松的样子。路过兰兰家门口,停下来,让建刚亲亲两个孩子,她还送给芳芳和玲玲礼物。兰兰教孩子,说谢谢阿姨。两个孩子被动地照着说了。

等人家走远了,打开漂亮的包装盒一看,是一对熊猫,团团和圆圆。都噘起了小嘴巴,说不喜欢,想要扔掉。

志强和兰兰劝了又劝,总算留下了礼物。两娃还私下悄声说,不喜欢建刚爸爸了,咱们在家时,不给咱们盖新房。叫咱们住那烂屋子,还有那个阿姨,也不喜欢,说话听不懂。这个志强新爸爸,比他们好的多。

村上有了新书记了,村风比以前好一些,首先是墙上的标语宣传多了,每个村民小组的黑板报,及时更换着时事政策,村规民约,以及健康知识等。好媳妇,好婆婆,星级好家庭评选活动,搞得也很有特色。

元旦前,村上评了几个星级好家庭,其中就有志强家。理由一是,因为志强兰兰是二婚家庭,再婚后,没有出现过家庭不合现象,理由二是,兰兰的后妈当的好,志强的后爸当的好,三个孩子之间,也相处的很和谐。理由三是,虽然家庭经济困难些,但都努力挣钱,劳动。没有邪门外道的事件发生。

志强很珍惜这种荣誊,多次教育三个女儿,做人要善良,正直,以后要自强自立。也给兰兰说,为人要讲诚信要厚道什么什么的。

兰兰佩服志强的言传身教,佩服之后,却有些暗暗的担忧了,她怕村民们知道,她与村主任的那点丑事儿,领不上低保的钱是小事,对不住志强,和星级好家庭的称号是大事了。是大事了,那怎能马虎下去呢?

于是,她怀着揣揣不安的心情,去找了村支书。村支书叫程王进,是位退伍军人,在村民们心目中,威信还蛮高的。兰兰问及自己的低保还否能继续领,程支书没有直接表态,只是微笑着,请她坐下,问她家的生活困难以及收入情况,最后说,你们继续申请,村上会调查核实。如果属实,我们会通知你的。兰兰心里还是有点七上八下,但程支书的态度及语气,让她感到,他是很注重实际的公道人。

所以她相信,如果符合条件,村上是不会不报的。这样她心里装的这件事就这么放下了。管她祥叔不祥叔去。

一天中午,孩子快放学了,她急着做饭,赶忙去小卖部去打酱油,忘了加外衣,只穿了件湖兰色的毛衫,感到一阵冷风吹来。因而她猫着腰,碎步快走,看见祥叔从里边出来了,兰兰低着头,装作没看见。

她这样想,申请我们照样写,怎么报,怎么批准,管它去呢。如果村主任祥叔再要她做什么交易,她不干。如果他敢让别人知道,我就先让他家后院起火,然后告他强暴!当然这是走投无路的一招,损人又损己。只要他有自知之明,会就此罢手的。

村里有一家人,为了弄个低保,去年给村主任贿赂了购物券。还送了好几箱上等的苹果,才把他家报上去。这是那一家人的女主人,去领钱时,给兰兰悄悄说的。并问兰兰,你们家给送了啥?兰兰心里一阵紧张,脸上若无其事地掠过了一丝笑容,说不知道我家志强,给的啥。

快到过年的时候,村上宣布享受低保照顾的有志强家。兰兰在心里说,新书记就是不一样。

放寒假了,龙龙问妈妈,让他在家呆,还是在店里呆呢,巧儿说,你想在哪儿都行。

准备年货的日子,镇街上每天的人都是熙熙攘攘的,来店里人也多,有的给孩子准备结婚要置办床上用品,有的想添置个新被罩新床单什么的,增添一份新年的气氛。巧儿不想耽搁了生意,于是又对儿子龙龙说,其实你在店里也好,给妈帮帮忙,顺便也接触接触社会上的人,学一学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龙龙高兴地说,好啊,可是妈,爸有时也闲,他为什么不过来帮忙呢?

巧儿说,你爸他大概不喜欢生意。

到年关了,巧儿关了店门,回到了家。亮亮冷冰冰的态度,让她一点都没过年的兴趣了。饭菜照样做,也照样是三人围一个大圆桌吃,只是桌上的欢声笑语,难再有了。

初二那天,吃完早饭,龙龙就说,怎么还不开学,在家真没意思,巧儿与亮亮同时对看了一下,巧儿说,“学学功课,找同学玩也行。”就去厨房洗刷碗筷了。

“也好,反正放假了,你想干啥,还不是你的自由嘛。”建刚起身上厕所去了,手机还在饭桌上。

龙龙看见了,就拿起手机想玩玩游戏,有一条短信很显眼:亮哥。初三上我家来一趟吧,我妈说了,说她想见见你。……你的小月。

他放下手机,决定不玩游戏了,皱着眉头想,小月是谁呢?亮亮过来了,取走了手机,当然,他没有发现儿子有什么异常。

初三那天,兰兰没事了,穿着一件紫红色的新外套,到巧儿家来串门。见巧儿还穿着年前那件黄色碎花薄棉袄,便问巧儿“省钱哪,不穿新的。女人要自己会爱自己嘛。”

巧儿微微一笑,“这样挺好的。”

“别消沉啊,”话题一转,“在家打算呆几天?”

巧儿说,“初九就想去开门营业。”

兰兰问,“忙着挣钱?不过十五了?”

“不过了,今年不想扭秧歌了。”

“为啥?”兰兰感到有点问题。

“不为啥。”巧儿凑近兰兰小声说,“心情高兴不起来,大概保不住了,能凑合几年是几年,前边的路是黑的,谁也说不清,估不准。”

兰兰说“嫂,不是我说你,咱女人啥时都不能放弃自己,过去你还给我开导呢,现在你这个样,难怪人家不宠你了。买件好看的衣服,天天穿,打扮漂亮点,气气他!”

巧儿送兰兰到大门外,兰兰问“咋没看见他人呢?"

“他说去西洼村看看他老姑,几年没去了。”风吹着她的一缕头发遮住了眼睛,她用手朝后拢拢。

兰兰看见了,笑了“怎么啦?哭了?“

“去你的,谁哭了,我才没眼泪呢”。给了兰兰肩上一拳,算是告别礼。

回到屋里,儿子问,“妈,谁是小月,咱亲戚里,有谁叫这个名吗?”

巧儿想了想说,“没有。咋啦?”

龙龙噘起了嘴,打算把小秘密先藏起来,等搞清楚了再说,皱了皱眉说“没事。”

初八那天,飘起了零星小雪,人们都窝在家里,不是聊天看电视,就是玩纸牌或手机游戏什么的。巧儿背上小包去店里,冷风吹得脸上的皮肤发痛,她戴上了口罩,围好围巾,和儿子龙龙一路同行,龙龙上初三,初三毕业班早开学几天。

走到村口大槐树下,巧儿双手合十,静立了一小会儿,不知为什么,她也喜欢和槐树对话啦。心里有好多话要说给别人,可是谁听呢,她觉得只有槐树能听得懂,它是巧儿嫁到槐南村,最好的见证人。

二十年前的一幕,现于眼前了,亮亮骑着自行车,带着穿一身红装的她。快到村口槐树跟前时,一根粗绳横悬在路口,挡住了他俩的去路,只好跳下自行车。咔喳,有人锁住了车轮,好几个人嘻笑着要香烟,要糖果什么的,这是当地人闹新喜的一个习俗。主事人过来发了红包,糖果香烟后,才开了锁放开了绳,她一手抓着亮亮的衣角,刚要坐到后座上,却被一个小伙子掀的撞到亮亮身上,亮亮转身过来扶她,又被另一人再掀了一把,俩人又无意识碰了个面对面,有人喊,还没进门哩,就亲嘴了。亮亮说,亲就亲,我还要亲一辈子呢。巧儿羞红着脸,抬头就看了这棵大槐树,那天,树身上就贴着一个大大的红囍字。

二十年后,可谁料到,亮亮将巧儿诉讼上法庭了。

二月份的时侯,他俩办了离婚手续了,村里人大概都不知道。孩子龙龙也蒙在鼓里。

房子亮亮不要,说给巧儿和孩子留着。地一人种一半,谁不想种了承包给别人也行。孩子的上学费用亮亮出,生活起居由巧儿照管。

巧儿问亮亮住哪儿?亮亮说,他爸的屋子,暂时给他留着。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管不了的事。巧儿不和他闹,他贪恋赌博,她和他闹是为了拉他一把,让他走上正路,好好持家过日子。如今他要在婚姻的路上改道另走,巧儿虽不乐意散伙,但她清楚这种事,越闹会越糟糕。一个人的心走了,费力拉回来的,只能是空壳。

巧儿把地承包给别人,一个心思全投入门店了。即使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也要强装高兴,笑迎客人。

她从来没烫过头发,正月十五那天烫了,在淡妆的衬托下,洋气了许多,但梅子却说,“巧嫂,这发烫的老气了。”

34

不到四十岁的巧儿,觉得自己似乎突然老了,容貌上心态上,都像个年过半百的女人,她觉得这样下去很不好,心态老了,容貌老了,再浓妆艳抹,穿红戴绿,只能是弄巧成拙,她是这么认为的。

她买回了一台小彩电,在门店闲了看看新闻,综合文艺节目等,精神状态好多了。比如当前世界发生的伊拉克战争,新闻上常有有关报道,许多人都关注着,看了有关报道,她和人聊天,就有了更高层次的内容。

她把先前烫过的头发,拉直了,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有时披肩,有时扎个马尾,化个淡妆,时儿哼个小曲儿,好像忘了与亮亮不痛快的婚变。

离婚之事,还是不能公开的,因为儿子龙龙,快要毕业考试了,怕影响升学,所以在人前,还得装装样子。

五一过后,天惭惭热起来了,天黑的晚了些。一天晚饭后,梅子拉着小世纪在门店外溜跶,亮亮过来了,他没进小林家的门店,只在外边逗小世纪玩,他让孩子叫他爷爷,孩子就喊“爷爷”。

梅子听了这,心里当然是不舒服,但还是笑着说“你真是的,脸厚。”

小林出来了,站在门口,亮亮见了,忙改口说,叫伯伯,孩子就喊“伯伯。”

他转过身说,“拜拜”,孩子挥着手说“爷爷拜拜,伯伯拜拜。”小林斜眼望着亮亮进巧儿门店去了,嘟囔了一句,“啥人哪这是,爱占便宜,没品。”

亮亮进了店门,见了巧儿,故意大声喊,“我的巧乖乖哪,还在忙哪”,声音大一点,当然是有意让小林家两口听见,让人知道他们关系不错。巧儿没应声,也没让坐,他自己坐下了说,“有好消息了,听不听?”

巧儿整理着布匹,把米尺剪刀放好后说,“有啥要说你说,别拐弯抹角。”巧儿对他这种虚伪的行为,很反感。

“我接到哥的电话了,他说让龙龙初三毕业后,去他广州上高中,只要好好学,考大学是不成问题的。”他盯着巧儿看着,揣摸她内心的想法。

巧儿没表态,反问,“你觉得呢?我们就这一个娃哪。”

“哥说不是他想要龙龙做儿子,只是让他换个好环境,接受更好的教育,将来更出色嘛。”

“我知道他是好心,但还是让我再想想。”巧儿打开了电视看,不和他说话了。亮亮坐在一边想,给他哥回电话该怎么说呢。

第二天中午,亮亮又来了。巧儿打发走了两名顾客,亮亮就开门见山地说,“哥想跟你通电话。”

“那你把我这儿的电话给他说了,号码你是知道的。”

亮亮并没有把门店的固定电话,给他哥说,而是用他的手机,直接拨通了他哥的电话。然后把手机给巧儿,示意她接电话。

巧儿只好接,“喂哥,你好。”那边应声了,巧儿继续说,“突然这样子,我还没转过弯呢,他一直没离开过我。”

那边说,“每年放假我会带他回家看你们的,这样对孩子对你们都有好处。考上大学后,不也照样要离开你嘛。不过,你可以再考虑考虑,这事不急,或者再征求一下,龙龙自个的意见。”

巧儿认为先不能给孩子说,等考完试再看情况,亮也不好说什么,这事儿就这么搁下了。

一天,兰兰到镇街上来,准备买两张凉席,再买个网纱门帘挡挡蚊子苍蝇。她转到巧儿店里了,看到巧儿扎了个低低的马尾发,右边有一小股细辫子绕到脑后,穿一件碎绿花的中式领子款式的短袖衫,很有淑女的气质。兰兰的目光突然一亮,“变了,你终于想明白了。”

“啥想明白了,只不过是为自己活着,为别人做事,不谈爱情,只为亲情……”

梅子进来了,巧儿话止住了。

“好啊,看来巧嫂这电视还是没白买。”梅子夸着巧儿,眼睛却在看着兰兰,见兰兰注意着巧儿的衣裳,就说“到我店里,给你也挑一件。”

兰兰忙摇着手,“不不不,我们家的钱,是不能乱花的,我还得办正事儿。”

巧儿递给兰兰一杯水,兰兰仰头一吐噜喝光了。梅子说,“我们斜对面的床上用品店,货还不错,看看去吧。”

兰兰心里有事,买好东西就匆忙回去了。

什么事儿这么忙,见了姐们都不多聊一会儿呢,因为最近,志强和兰兰商量,咱不能老吃低保饭,国家补助那是怕你没饭吃,吃饱了饭以后的事,就得靠你们自个解决。他不能干重活了,不能开车了,但有些轻活或技术活还是能干的。三个孩子越长越大,花钱会更多,得想办法了。

于是,夫妻想了好久,终于计划在家办个养鸡厂,地址选在他们院子庄基后边的一块空地里。

有无息贷款的机会,但村主任祥叔不知为啥,就不同意给志强家,说还有更需要的农户呢,支书觉得扶持有创业志向的,是理所应当的。就主动给担保,在信用社贷了一笔款,作为启动资金。目前得整理场地,建鸡舍呢。

巧儿为了给龙龙创造好的环境,下了晚自习后,她就关了店门,让龙龙安静地睡觉,她也不看电视了。不看电视了该做啥,总不能光找人聊天,影响别人。

她就出去散步,走着走着,不由得走到了影剧院旁的文化广场,刚建成的时侯,到晚上,这里空荡荡地,静悄悄的。啥时有了这么多的人,灯火通明,好热闹啊。还有好听的音乐声,一下子吸引住了她,巧儿就停下了脚步,站在一边看。

跳广场舞的人群里,有熟人向她招手,噢,是同学刘惠妮,巧儿也招手示意,但不敢靠近,只是不好意思地微笑着,因为她一点也不会跳。

惠妮的长发都垂到屁股后了,跳起舞来在身后摆动着,剎是好看,她跳的好,因而成了领舞。过去在学校,因为个儿高在后排坐着,上课不专心听讲,学习成绩低下,但课外就是喜欢跳跳唱唱。巧儿学习成绩好是好,但跳舞不会,歌还可唱几句。看来,在校学习成绩好,并不代表以后做什么事都好。

惠妮过来拉巧儿入队,巧儿向后退着不去。最后曲终人散了的时侯,她俩聊了几句,才知道惠妮嫁到镇上一家富人家,男人是做房地产生意的。难怪惠妮有那么多的闲时间学跳舞。她给巧儿教着基本步子,巧儿学了学,心不在焉地说,“该回去了,娃还一个人在家呢。”

小林有时晚上也去广场跳舞,他跳交谊舞,在广场舞散场之后,交谊舞的音乐就开始响起。这个时候,梅子有时搂着孩子睡觉,有时也领着孩子出去散散步,去广场看看,巧儿说你为啥不跳呢,梅子说,“不能两个人都跳,管孩子是正事。”

一个下午,儿子龙龙兴冲冲地从外边跑回店里,小脸红朴朴的,还喘着气地说,“告诉妈妈个好消息,你先猜!”

“那还用猜嘛,肯定是你考上高中了罢。”巧儿拉过龙龙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好孩子,祝贺你。”

“妈妈,也有你的一份功劳,我请你吃顿饭。你给我的吃早点钱,我没花完。”龙龙歪着头,脸上洋溢着得意而又甜甜的微笑。

巧儿摸摸他的头,“长大了,懂事了。”眼里就闪出了泪花。

龙龙抬起头说,“再叫上爸爸。”

巧儿起身忙去了,说,“你自己决定吧,是该庆贺一下。”她脸色由喜转忧了,为什么呢,和亮亮在一起吃饭别扭,为了孩子高兴,但必须这样。还有该不该给龙龙说到广州上学的事呢,如果娃同意了,就剩她孤零零地一个人了。所以,这事一直在心里纠结着。

第二天的早上,龙龙拉着妈妈的手,又跳又蹦地走在镇街上,还没进羊肉泡馍馆门,一股香喷喷的羊肉香味就迎面飘来。一年四季,这里的顾客都是暴满,凭什么,就凭质量,凭名声,凭信誉。

三个大碗端上来了,每个碗里都有八到十片羊肉,其余全是的羊肉汤,汤上边飘着一层香菜叶儿。当地人就喜欢将饹饼掰碎,泡在汤里吃。吃一次,就让人忘不掉这气香味美的舌尖享受。

亮亮往碗里泡馍,问巧儿,“还没给娃说哪。”

巧儿回应“没。”

“那我说。”亮亮一口气把他哥的意图向儿子说了,龙龙高兴地差点蹦了起来。

巧儿放下了筷子,不高兴地看了一下亮亮,对儿子说“坐下吃饭,吃饭的时侯不讨论事儿。”

龙龙听话地,低头吃肉喝汤,他悄声问“妈你不同意?”

“嗯。”

“为啥呀?是怕见不着我?在家上高中,也得去县城,一周才能见一次。”龙龙不吃了,他看见妈妈不高兴了,但又看见爸爸向他使眼色,就说,“妈我放假了,就回来看你好不好?你就答应了吧。”

“为了孩子的前途,……”

巧儿打断了亮亮的话,“吃饭的时候,不讨论事好不好。”

三人都不说话了,低下头,专心吃饭。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