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陈达文的头像

陈达文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3/22
分享

家乡的小河

 IMG_20200319_195140.jpg 

              陈达文

化邑州山之最的斑瓜峰东南十里处,是我的家乡。那里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唯独从村前绕过的藉藉无名小河,清流柔柔的样子,依然如故,起伏着岁月的柔软。河滩上的一沙一石,河岸边的一竹一木,依然簇拥,蜷缩着童年的身影。

小河是粤西凌江上的支流,汇聚一条条清粼粼的,从山旮旯流出的溪涧,像家乡的七经八脉,与时代脉搏一起跳动,与村落休戚与共。

小河合拢众多小流的力量,冲出山谷,绕过田野,流过村落,与西边的另一条小河汇合,向凌江主干流去,然后怀着对大海的憧憬,流入鉴江,带着众生的愿望,从浅流流向深沉,从清澈流向深蓝,从狭小流向壮阔,承载着家乡这片土地的兴旺与繁荣。

小河全长约十五公里,落差不大,下游河床较深,一年四季,多数的日子里是清水柔柔的,明丽照人。

温驯的小河,托着家乡的一切,将村廓炊烟拥在她阑风长雨的怀里,以流动起伏的姿态传播家乡的语言和思想,秉承着家乡的个性,抚去岁月的凄清,让乡土的生命在历史的演变中繁衍生息,接续脱变。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小河的印象在脑里烙得很深,瞳孔灌注乡土的福祉,重读小河无疑是一次精神世界的回乡之旅。此时,我的笔尖,在春风送暖,绿柳扶苏的时节,从乡土的情结中牵出她那时的片段。

晴天,小河水面像玻璃一样的静止,水草在河底泛着幽幽的蓝光,像她一袭裙摆。这柔顺的水,这妩媚的河,沿着一条条村落蜿蜒,仿佛是家乡舞动的彩绸,迷人的风姿,为家乡这块土地平添了几分妖娆。

若是雨后放晴,小河两岸的青竹、庄稼,经雨水洗刷,显得特别的葱翠碧绿,与天上流动的白云倒映在其明净的水里,便成了流翠淌玉的河。这时,俏丽可亲的小河,微风轻拂,呢喃的细语和着岸上清脆的鸟鸣,雨滴敲打绿叶的乐章。

河滩上,经雨水洗刷的卵石,花纹鲜艳,光滑溜溜的,像大自然留下的翡翠玛瑙,成为村童的至爱。村童的玩乐,很多时候将它用作抛石子游戏,或用来走家乡那五花八门的棋。在不经意中,幼小的心灵,陶冶于小河纯朴、优雅的景物里,有一种恬静、和谐、雅趣的自然启蒙心境。

 小河最热闹的时候,是农忙时节。乡亲们从田地里劳动回来,总要把劳动工具、蔬果等往河边一放,便蹲下来,掬几把清凉的河水,洗洗脸,或干脆将脸与小河亲近一番,洗个惬意,然后悠悠回家。饭后,小河再次热闹起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挑着桶的或提着篮子的,到小河来洗洗刷刷,他们边忙边聊,从家里到村外,天南地北,漫无边际。这时的小河便成了最有耐性的忠实听众,分享与承担着乡亲的喜怒哀乐。

那时候,家乡孩童的美食,许多都是小河恩赐的。夏天,雨水增多,小河的蚬繁殖得快,长得饱满,肉特别的鲜美。馋嘴的孩童,要是知道家人要到小河淘蚬,高兴得像过年,缠着大人答应一起去。

夏天的野外是热辣辣的,可小河岸边的青竹长得茂盛,齐刷刷的向河心斜盖过来。阔大的竹尾巴很有节奏地摇着,将小河灌满了凉沁沁的风。大人一筛一筛地淘,淘出来的蚬,小孩一捧一捧地往装有水的桶里放,收获的喜悦,带来一河笑声,

傍晚的村落,蚬在锅里咕噜咕噜地煮着,那香味飘散每个角落,嫩白鲜美的蚬肉,早就惹得孩童垂涎欲滴。

蚬肉与几抓米煮粥,香气直冒,再撒一些葱花,便成了一年之中最鲜美的米粥了。那个年代,村童一旦有这样的粥吃,个个吃得肚子圆鼓鼓的。蚬米粥那种鲜美的感觉,让他们回味好几天。

清凉沁沁的小河,是那时村童消暑的唯一去处。男孩一到小河边,总是光着身子,扑嗵一声钻进水里,来个潜水比赛,接着就是花样游泳,狗趴式、蛙式、仰卧式,有板有眼。女孩见状,也在较远的浅滩,和着衣服在水里扑腾,不过就是动作优美姿态难看。最精彩过瘾的是打水仗,几个回合,谁将对方泼得落荒而逃,谁就是赢家,败下阵来的,要爬上河边那棵树枝旁斜逸出,横跨两岸的水翁树,摘下熟得红扑扑的水翁子,与大家分享。

游泳结束,尽兴的男孩带着一身凉爽,各自骑着牛或赶着鸭群鹅群,到河边去放牧。悄然间,一幅雅致、灵动的小河放牧图,呈现在青山秀水间,美得能让人产生一种触摸的冲动。要是能够卷起来,那时的我真想卷起它,作为珍藏,让童年的快乐时光在小河上作个停留。

到了秋天,河水变得浅浅的,清澈见底。水里游动的鱼虾,每时每刻都在引诱着村童。待到周末,各自忙完手中活计,便三五成群到河里捉个痛快。

 哪里是捉,简直竭泽而渔或饵捕。孩童选中一个多鱼的小河湾,拿来沙耙和铁铲,在小河湾的沙滩上开一条引水道,让河水绕河湾而流,然后在河湾四周,培起沙基,铲来草皮,中断水流。再用瓢盆等汲水工具将水戽干,鱼虾便成了瓮中之物,他们毫不留情地将鱼虾捉个精光。如果遇到较多水的小河湾,将水戽半,再抬来几桶伴水煮熟,带有香味的茶麸撒进去,让鱼吃个痛快而后傻。不出一袋烟功夫,鱼果真傻头傻脑地浮上水面,虾也好像在水里同谁搏斗耗尽了力气,一只只摇摇欲坠地爬上岸,这时的鱼虾,真让我们捉个痛快了。

在那个物质稀少的年代,若分得半斤八两鱼虾回家,父母不但没有责骂,反而赞上孩子几句,成为当日家中的宠儿。

悠悠的岁月里,小河不因河床狭窄而羁绊不前,而是带着自信与从容,同乡亲父老一起迈开步伐与时代同步。社会发展的洪流来到上世纪中叶,领袖、伟人毛泽东说了一句“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家乡跟着掀起小河水利建设热潮。尽管小河落差不大,但在小河下游建起两座小水电,把河水的能量转换成电能,刹那间给家乡一片光明,结束了祖祖辈辈点油灯的昏暗历史。从此,家乡的现代文明之风便吹起,与农业、生活相关的机器、电器,纷至沓来,人们欢呼雀跃,感受现代文明来临。

有了电,家乡换了人间,每当夜幕降临,小河两岸繁星点点,与天上的明月倒影在明净的河水里,使人分不清是天上人间。那里清婉的歌声,从繁星处随风飘来,飘飘悠悠,令人遐想天上美丽动人的故事。

古老的小河容纳了现代农业文明,家乡落后的农业灌溉也走进了历史。一条从小河引水长约8公里为主干的灌溉系统,在一个山花烂漫,日出江花的清晨,启动了灌闸,哗啦啦的河水,绕山坡,过渡槽,第一次流遍家乡这块古老而年轻的土地。河里那辛苦了千年的脚踏龙骨车、水转车,从此完成了自已的使命。

每年的夏秋,家乡的农田,金色的稻浪滚滚时,小河俨然是一位慈祥喜悦的母亲,两岸款款流动的景致醉了乡土的风情。

童年的记忆,牵出绵长的乡土情怀,令我在小河两岸徘徊,豋山越水,穿村走巷,极目家乡的日出日落。我捧起一坯家乡的泥土,在起伏的稻浪中,在瓜果绿叶朴实的气息里,走进先辈载着酸甜苦辣的村道,仿佛听到岁月的回声掠过乡亲父老的坛坛罐罐,锅碗瓢盆,一直到两岸的亮丽灯火。更留连小河素弦轻弹,逸韵悠扬,春水如蓝,一派恬静内秀的绿色韵致,让思想的灵光放飞在乡情的梦岸。

刻骨铭心的记忆里,也有小河的情绪宣泄。那时一九八三年夏,她咆哮的情绪淹没村庄、田野,无数条山洪,疯一样冲刷窄窄的河床,留下一道道狰狞的伤痕,巨大的摧毁力量,令村落瞬间在水里沦陷。谁能想到这样闺秀深藏的小河,有让天地失色的能量。这年被放大的那一刻,作为一个历史的符号而深深铭记。

小河不仅是一条河,代表的是自然法则。它既能瓦解村落,淹没农田,摧毁庄稼,也能哺育无数的生灵。以她的柔怀,以她在千岁月里催着的乡土的枯亡与荣旺,催促家乡前行的步伐。

 千百年来,家乡一代一代的新生力量背负着命运不屈的奋争跫音,与小河千年的时光维度里发出悦耳的水响节奏,写下了家乡的哲学,写下了家乡的《诗经》,横亘乡土的门楣。

小河以自已的胸襟和魄力带着家乡行走,家乡引导着小河,驾驭着小河,穿越千年的风雨。如今家乡与小河同步,小河两岸,崭新的村落沐浴着时代的朝阳。小桥流水人家,现代崭新的华美,摇曳于小河水流。乡居的光景,乡居的韵致,迢递小河岁月的纵深。

小河用清丽的画面,年复一年地演绎家乡的田园风光,涂抹岁月的河岸连着无数阡陌,通往数不清的过去,在岁月的闲致里转出一抹抹惊喜,让游子在温婉、闲适的氛围中,书一笔清远,盈一怀暖阳,去笑傲岁月的酸楚与沧桑。

小河是行走的家乡,伴随着家乡的游子,起伏在时代跌宕洪流中,小河成为他们的心灵家园。

是的,小河您是家乡游子的心灵家园,更是他们的母亲,不但喝您的乳汁长大,还从您的身上传承着给予、承受、宽容等应有的品质。无论他们离您有多远,别您有多久,都永远割舍不断您对他们的养育之恩,以及对您的深深眷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