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高越宽的头像

高越宽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3
分享

大汛潮——第六十章 最后一次村头集会连载

幸亏胡刚、宝乐事先已经将搬家面临的一些事考虑到了,当初在去卧龙湾回来的时候,就和胡老大他们对搬家有了初步的想法。不然的话,今天早上再现召集人那就费老鼻子事了。

这些天胡老大几人,在私下里早已经和左邻右舍的都吹过风了,大家也都约摸着大概就是这几天的事。昨天宝乐和海英成亲,村里大多数人都去喝喜酒去了,在酒席上也已经知道就定在今天早上集会了。估计在这边集会的日子也就这一次了。所以宝乐、胡刚从家里来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一部分乡亲。

本来还在叽叽喳喳闲聊的人们,见到宝乐和胡刚,都自觉的静了下来,想听听这个年轻人说些什么。

但胡刚和宝乐两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向人群里撒目撒目看看有没有想找的人。扫过几眼并没有看见要找的人,便和大家临时闲聊起来。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问宝乐:“大侄子,咱们都搬走,你岳父也搬吗?”宝乐见是村里的刘立本大爷,便回道:“他要过几天才能搬,现在身体还不行,得再养几天才行。”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也问道:“大兄弟,你丈人家的地怎么办?”宝乐说道:“这几天镇上的钟大夫来给看病的时候,我岳父就把这事托付给他了。”

几个人还想继续说什么,只见大货、王成几人从村内领着一群人走来,胡刚看看各家基本上都有人来了,知道有的是派个代表来的。也就是说,现在该来的都来了。

胡刚对宝乐点点头,意思可以开始了。宝乐会意的也点了点头。

宝乐说话非常简洁明了,搬家的事情全村老少现在都知道了,他也就不再从头至尾的说原因了,而是直奔主题而来。首先宝乐将上次在船上商议好的几个人和大家说了,看看合适不合适,如果不合适的话,大家可以提出合适的人选,因为这次搬家关系到全体村民的利益,弄不好的话,丢三落四是小事,有大的损失的话谁的脸上都不好看。对于宝乐说的由胡老大负责打渔,大家没有说的。胡老大本名叫胡强,因为在船上当船长老大时间长了,大家天天胡老大胡老大的叫着,结果把他的本名反而叫忘了。胡老大负责打渔这个小组的活,至于用哪些水手,一时倒没定下来。现在村里缺船少网的,水手反而多的用不了。看来下一步添船置网也得抓紧了。宝乐和胡刚虽然没有商量,却想到一块去了。

搬家小组由胡刚负责也没有问题,现在陈家海屋的两大名人,一个是宝乐,另一个就是胡刚了。胡刚在外见过世面,由他负责搬家的具体事宜,大家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自然通过了。胡刚直接在现场,点了几个干活比较干净利索的小伙子做自己的帮手,韩大利让胡刚点到自己的队伍里。把韩大利乐的合不拢嘴。

赶海小组原来说的是由王成负责,但几个上年纪的老渔民说,有什么事让王成跑跑腿倒行,赶海的事,究竟不如老家伙们经验多。胡刚和宝乐知道这话没错。胡刚说道:“那你们现在就选一个有经验的人出来当头头,王成就当他的护卫兵怎么样?”众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随后,大家便推举能在海滩里识蛤认蛏的赶海能手陈建堂。这个陈建堂还是宝乐本家的一个堂叔。人是个本分人,就是有点小里小气的。这个陈建堂也不下海弄船,只是凭着他那独门技术常年赶海,倒也养活了一家老小。今天他来只是凑个数,并没有想当个什么头。当下听大家推举他当那个什么赶海小组的头头时,他并不想当,怕自己的拿手秘密被人家学去,但一时又找不出恰当的理由,只得勉强的答应了。

王成对这个小组的头头当时是在船上临时说笑的。事后想想,自己一个毛头小伙子又没有比别人强的地方,去出那个头有点不太合适,也让人笑话。宝乐现在说什么大家能听,是因为宝乐在风里浪里闯出了自己的名声,而自己有什么名声?所以,王成听到下面有人提出让陈建堂当这个头头,他倒感觉人选比较合适。自己要是真的跟着他跑跑腿,说不准还真能偷学点他的手艺呢。王成知道陈建堂的性格,想让他教你,不说够呛吧也有点悬,反正别抱大希望最好了。

捕鱼的,搬家的,赶海的三个小组负责的人选都有了,就剩下市场买卖小组没定了。胡刚说道:“让陈宝乐负责买卖小组,大家觉得怎么样?”下面人说道:“宝乐负责是没有问题,不过可以再加上一个做买卖的熟手才好。”胡刚看见说话的是李大个子,便笑道:“李大哥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你说的是王二嫂家的王克柱对不对?”李大个子含笑点了点头说:“怎么样?”

胡刚一边点头,一边向四处寻找王克柱的身影,看看他来了没有。不过没找着王克柱,倒看见王二嫂了。听到李大个子提到自己的丈夫,王二嫂就开始注意到胡刚和他说的话,同时心里也在打着小九九。王二嫂可是一个谁也哄不了的精明人,自从听宝乐张罗着要搬家的时候,她就在琢磨着自家是搬还是不搬?就凭她现在的名声,还有丈夫在镇上摆的海鲜摊,一家人吃喝是没有问题。不过凡事不能只看眼前不看以后,别的不说,就说丈夫在船上拿货这事,现在都是仗着脸熟,多多少少的有点交情,所以拿货没有问题。

这几天没人下海,也就没处拿货了。如果全村都搬走的话,别的方面有没有影响不说,单是重新去寻找新的拿货地就是一个大麻烦,在这里,大家都是熟人,能给你面子;到了别的地方,船上的人不认识你,你去拿货谁还买你的帐?现在拿货秤头给你高一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几斤就多出来了,这就是人家白送你的。特别是那些稀罕值钱的货,多一斤就是白赚一斤的钱。对于这些事,王媒婆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对于能用得着的人,王媒婆也是见面笑脸相迎。

王媒婆左想右想还是不能跑单帮,得跟着大流走,人家向哪咱向哪,好歹都是熟人,有个什么事也有个照应。如今看到胡刚在搜寻自己的丈夫,当胡刚的眼睛落在自己的身上时,王二嫂大声道:“二兄弟,我来了,你二哥在家歇着那。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胡刚笑着道:“我知道二嫂在家里说了算,不过这也是个好事。就是让二哥到买卖小组里帮忙。你也知道,现在是咱们村里的特殊时期,大家齐心度过这个关口才好。”王二嫂听了连声称是,说,我回去就和克柱说,让他一定好好干。

各组负责的人选基本上已经定了,其他人选由各组负责的自己定。虽然村里人多,几个小组临时用不了,但现在搬家事多,而且负责搬家的小组现在来说也是最累的,所以胡刚把话也说在前头,要干就像个干的样子,别到时候有人攀三扯四偷懒耍滑。胡刚和宝乐现场碰了碰头后,告诉大家,搬到新地方之后,就尽快把排船的事想办法解决了。一百多号人吃饭,没有几条渔船是不行的。胡刚这样一说,大家顿时兴高采烈的议论起来,再排船排多大的好,也有的乘机和胡刚、宝乐聊起搬家的事情,特别是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担心胡刚和宝乐年轻,处理这种大事的经验少,告诉这叔侄俩,搬家的时候,这边得安排几个人日夜守着,那边也得安排几个挺妥人守着,免得有外村游手好闲的人来给顺点家什走了,家家都乱呼呼的,到时少了东西弄不好就是组织人的不是。

胡刚、宝乐两人原来还觉得搬家的人手富富有余,经这几个老人一提醒,这两边在搬家期间都得留人才行,这样的话,一边至少得留三、四个人,两边就得七、八个人,而且还得是壮劳力,看来当前的重点任务还是先把搬家放在第一位。等把人、物都倒腾到那边去了,再进行分工负责不迟。

事不迟疑,胡刚、宝乐当下就把那几个组的负责人招到一起,把刚才的这个事和几人一说,大家也一下子想到是这么回事。都说光顾着高兴了,就没有用心的想想哪些细节处需要注意点,哪些人需要多照顾点。

胡刚见大家开始认真的考虑事情,也高兴起来。一个人脑子再好使,终究有遗忘的地方。胡刚和大家说道:“刚才多亏了于大爷和王大爷两个人的提醒,不然的话还真容易出问题。”胡刚继续说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大家都说说有什么建议想法,也别怕不对什么的,都说出来听听,人多办法也多。”

在胡刚的鼓动下,在场的男女老少,都根据自己的见解提出一些建议,经过大家共同讨论,有十几条建议被采纳。几个小组临时全部被编入到搬家的这项工作中,这些小组的工作,等到搬家安顿好之后再开展。

经过一场全村搬迁工作的大讨论,搬迁工作基本上已经有了套路了。但在卧龙湾那边还少不了要宝乐在那边照应着,而且现在宝乐也应该去和空海大师见见面了。土地转让有关方面的手续不知办得如何了。

胡刚和宝乐一说这事,宝乐也觉得不能再拖,好歹得给人家回个信,免得夜长梦多,只是岳父王善的身体还不行,还得养几天才敢动。胡刚说道:“没大事,你放心的去吧,我常过去看看。对了,明天让你大叔带几个人先把你家搬过去,临时搭几个窝棚凑合住着,和卧龙寺协商好了之后,再宜当当的盖房子。”宝乐道:“嗯,我先把爷爷和海英带过去,让爷爷到卧龙寺和大师们见一面,也算是一种礼节吧,随后让海英回来照顾他爹。等身体可以动了就一起搬过去。”

胡刚说:“那样也行。不管怎么说,大家搬家的速度要快一点,要赶在雨季之前把新家拾掇好,至少得有个避雨的地方吧。要是赶上雨季来了还没拾掇好的话,那才遭罪呢。”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