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孔宏华的头像

孔宏华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7/23
分享

川行记

飞机误点,晚上九点才开始起飞。此时南京禄口机场已是灯火通明,远处的成都还在三小时后等着我们。我们来了,成都!

结缘成都,是因为历史书里的描述:四面高山、中间平原,自此风调雨顺、物产丰富,此处便成了人人向往的天府之国。本次成都之行,我们只选了山和水,想要由此来探究一下这天府的独特韵味。

青城山的梦

青城山并不高,但其山峦青翠、蜿蜒曲折如城墙便得其名。车行至山脚,一段景区公交之后便来到了山门口。青城山门并不高大,只是山谷中的一个门楼,青苔堆积、古树参映,周边一圈寺观,简单而宁静。这就是青城山,于我而言,这却不是印象里的青城。

青城的第一印象来自于金庸武侠小说,那里有着高人在青山白云之巅轻舞刀剑。可惜青城派似乎是反面角色居多。后来听导游说,金庸先生至此,青城山不对其开放,直到他老人家开了个新闻发布会,说一切只是小说虚构,与实际情况不符。于我而言,却是失去了一个武侠的梦,就如当年到少林只见到几个胖大的和尚在长椅上瞌睡一般,于是今天的登游便少了不少情怀。

沿着山路拾级而上,沿途风光自然清秀,但与别处山景并无二样。直到过了三清观,一段山路过后,有悬崖独立,放眼望去,远处青峰连绵、白云缭绕,道家仙气扑面而来。可惜路之两旁有栏杆阻隔,不能立危崖而远眺,在藤蔓野树的间隔里勉强张望,只能用手机放大取景。这也算是一种缺憾美吧。想想几百年前,此处,应有少年剑客挥洒汗水,面对青山苦练吧。

继续攀登,直上老君阁,眼前豁然开朗,天青云白,一切似乎都变得明朗起来。回首来时一路阴郁的山路,此时也如通向绝顶的幽径,别有一番滋味。人在高处应长啸当歌,然人潮汹涌,场景与情致不符,只能狠狠盯了几眼远处,转身下山。

至山脚,口占几句为念:“曾经年少爱仗剑,如今斑白入青城。慈云阁前经声渺,三清座下多红尘。”

都江堰的水

要看都江堰,先要过一段长长的古街。古街通达四方,踏过走马河,南桥高高耸立,这是典型的风雨桥构式,游客们大多至此拍照休息,宽宽的桥梁可以坐下好多人。桥下水流翻滚,桥上人流不息,倒是别有趣味。

由此右转,一条大道直达伏龙观。大道两旁是历代治水先贤的青铜像,下有水道匍匐,石质水兽口中喷射水流,为酷暑晒下一片阴凉。道旁有明星树一株,听说是老版《西游记》中人参果树的原型,可惜除却几个小孩张望流连,大多游人只是歪头一瞅,便匆匆而去,此中况味实在令人唏嘘。

伏龙观后便是宝瓶口,都江堰的分水处。岷江水从青藏高原一路奔涌而下,至此方被人类驯服利用,江水流翻涌,几千年的冲刷激荡,宝瓶口却一直保持不变,没有坍塌,没有移位。都江堰是顺势而为的人工水利工程,是联合国文化、建筑等四重世界遗产,相对于后世的种种奇葩水利工程,这实在是值得称赞的古代智慧结晶。最典型的是后来修建的一处水闸,影响了原本的江水分流,还极大地破坏了都江堰的整体建筑,就如朴素的村姑头上偏要插个墨镜一样。

这里的江水是野性的,他们日夜奔流不息,从上游一路冲刷着两岸的山崖,制造了无数险峰峻岭,留下了多少文人墨客的流连之所;此处的水又是驯服的,途径宝瓶口的水从此灌溉沃野千里、滋润了成都平原大地,成就了天府之国的美名。

而这一切,都是都江堰的功劳,水之利害皆看物之妙用,善哉!

 

峨眉山的雨

登峨眉山的那天,天气时雨时晴。

导游说要真正游玩峨眉山,至少要两天时间,而我们只有一天。先是坐车一小时到山脚下,然后便是漫长的两小时山路公交。公交车一路旋转颠簸,反复回旋在群峰之中。路旁或是悬崖峭壁,或是沟壑溪流,有的只是峰峦滴翠,有的只是飞泉悬瀑。听从导游的话,我们一路都没有睡觉,因为她告诉我们,峨眉山你不能用脚去丈量,那么一定要用眼去观赏,这两小时的山路便是峨眉最佳的风景之一。

车至半途,海拔已到2000米以上,此时山间云雾缭绕,细雨时来。原本山下还算闷热的天,渐渐凉爽起来,穿着短袖的人们开始不由自主地抱起了胳膊。雨丝打在车窗上,被车子前行的动力拉成了细丝,我们就如在水中潜行。窗外的一切开始变得朦胧,就如一场童年时常做的梦,看上去不太真实,却又那么美好。

等到了停车场,雨依然在下。下车的时候每个人都还是嘟囔,这天气太冷了,山下三十度,这里才十三度!我们一窝蜂地奔向用餐点,好让自己在这酷暑季节里能最快地寻找到一点温暖。坐下吃中饭,可喜的是店里的饭菜不错,其中一种野生的藤蔓尤其爽口,绿绿的、翠翠的,轻咬一口就会口齿留香。

饭后步行半小时到缆车处,雨依然在下,运动鞋里进了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路边的植被依然茂盛,开花的却是一种细小的藤茎,花儿彷如喇叭花,可只有指甲盖那么大,柔柔弱弱、粉粉白白,在细雨微风里摇曳闪烁。

排队将近一小时才登上缆车,不用十分钟就到了。此时已经非常接近金顶了,雨也停了,雾却越发浓密,偶尔飘过,便使人影绰绰,分不清当面是谁了。金顶果然辉煌,可惜我不是佛教徒,那金灿灿的佛像在我看来是极其威严的,可能就如这天地间的大山大水,因为巨大,自然让人生出敬畏,感受到自身的渺小,转而开始膜拜。山顶有金银铜三座大殿,其中银殿还在修建,银墙银瓦,虽有惊诧之眼福,但又有些流俗之意,此处不再细说。

因为有雾,四周风景自然看不大真切。我们很快便下山了,又是排队一小时,刚好又碰上雷雨天气,又等了半小时,才坐上了缆车。来到停车场,雨势渐大,哆嗦着跑上景区公交,我们下山了。行至半途,山间突然出现无数黄龙大瀑,奔流轰响,声势惊人。导游拿出手机,打开几条视频,告诉我们山顶正在下暴雨,一切景区路段全都是洪流滚滚,许多人都被困在了山上。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正好先走一步。越往下去,山间的溪流越发洪大,上山时的涓涓细流此时已是山间洪流,车窗外的沟壑大多已经被黄龙填满,它们奔跑着、咆哮着、冲撞着,一路汹涌向下,散发着不属于这山的狂暴气息。车上的人们都渐渐沉寂了,在这大自然的伟业面前,我们真的很渺小。

到了山脚下,雨依然淅淅沥沥。可我们见识了山间水的洪流,都不敢再小瞧这些细丝,打开雨伞,或穿上雨衣,我们默默下车,不再高谈阔论。

乐山的佛

原本定好还有半天在峨眉山,但早上起来是瓢泼大雨。旅馆里到处是被困的旅客,我们还好,昨天已经上山,可怜的是今天山上的人,看这天气,估计够呛。

最终我们决定抛去剩下的峨眉之旅,直奔乐山。乐山的大佛简直就是一个传奇,无数的明信片、挂历,早已将它的丰姿传扬到了海内外。行车路上,我们已不大注意聆听导游关于大佛的种种典故,我们唯一的希望便是早点赶到乐山,同时希望那里不要下雨。

幸运之神再次光临,赶到乐山居然没下雨。由于来的比较早,景区游客并不多。导游拿票,我们上船。江轮一声嘶吼,慢慢朝着大渡河前进,原本以为会开一段时间,可不一会儿岸边便出现了大佛的踪迹。一船的人们开始兴奋地大叫,可手机还没拿稳,船已经过去了。大家开始喊船家,船家慢慢悠悠的说,先远后近,待会儿再来细看。于是,与大佛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走马观花、擦身而过。

第一个景点其实是三江汇流。青衣江、大渡河、岷江三江在此回合,江水分三色,红色、黄色和绿色,大自然奇妙如此!等到江轮慢悠悠回转,人们的心态好了许多。见识了三江汇流的景色,再见大佛便有了铺垫。只见褐红色的山体里,一尊大佛坐立,其面容祥和,双手放膝,目光平视江面。这让我想起以前看到的一则故事,说大佛起先其实是为了导航,三江汇流使得此处水流湍急,每每行船至此,侧翻、撞崖事故频发,后来有得道高僧募捐建造此佛,为的就是让人们远远看见能多加小心。千百年来,大佛历经风雨,两边的随侍尊者已面目模糊,只有大佛依旧,蹲坐如距、凝望江面,祝愿江山人们来去平安。

这便是乐山的佛,一座甚至与宗教信仰关联不大的佛,不需膜拜,更不要金装,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人间的疾苦,这实在是天下之神佛的楷模。

成都的街

此次成都行定下后,我们便对成都的市内景点制定了攻略,其中锦里和宽窄巷子是首选。

行程的最后一天是自由行,我们首先进入了锦里。扑面而来的人流带来了各种小吃的味道,因为久闻盛名,我们还是毅然投入人潮。两边的街铺有着各式小吃的叫卖,外加各类工艺品、小酒馆之类,这不就是高淳老街的样子么(或者说是各地老街的样子)?几个孩子,此时已是乐不思“淳”,一手果汁、一手蛋烘糕,双眼还紧盯着前面的一家卤兔头店铺不肯挪步。

锦里街曲折环绕,走到中间,有一不高的牌坊,上书“巴蜀第一街”,微微带来些古意,其他的一切与外地也并无二样,因此我们很快走完。奔向下一个景点。

宽窄巷子依旧是人来人往,两边的铺子几乎全是小吃与饭店。

狭窄的窄巷子口还是没什么古意,虽说修旧如旧,但依然看不出什么古风遗存,倒是几处青砖小院的墙上爬满的不知名的藤花,看上去颇有诗意。走走停停,孩子们依旧收获满满,大人们却已经有了几分不耐。于是大家找了馆子准备吃晚饭,打开菜单,我们惊呆了,干锅花菜68元一份。面面相觑之下,转身离开,这地明显不符我们的消费水平。折入一家小馆子,正好有成都的各式小吃,于是大点一通。伤心凉粉、赖汤圆、甜水面什么的很快上桌,味道不错,量太少。一份赖汤圆20元,八个指甲盖大的汤圆漂浮在茶碗大的的碗里,几口吃完,口感不错,却终究失了再吃一碗的兴致。

抹嘴走人,外面有一茶馆,清茶一杯,发了会儿呆。却被巷子里人来人往的喧嚣打破沉静,茶凉心不静,继续走人。好不容易等孩子们吃完,大人们却是不愿再去细逛。于是手拉孩子迅速走完宽巷子,打的回了宾馆。

其实说到街,成都应该还有春熙路,但估计只是一个商业街,就如南京的湖南路,上海的南京路。我们不再将它纳入行程,第二天就去了熊猫馆和杜甫草堂。可惜熊猫馆人山人海,加上天热,往往是排队一小时,熊猫不见一个。杜甫草堂古意犹存,本人虽为语文老师,但底子太薄,不能触景赋诗,也只能满带敬仰地浏览一遍,羞愧而回。

当然成都的美食当然可说很多,但人人有言也就不必多言。此行最大的收获依旧是大山大水的景色,其景秀丽有之、奇骏有之,人之仁智皆蕴含其中。川西北是高原地区,被高反弄怕的我是没什么信心去涉足的,因此,此次成都之行估计也是绝唱,有机会再去三峡、重庆吧。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