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辘辘的头像

刘辘辘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6/26
分享

复合维生素的告白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我自己知道的……”

“你到底在讲什么啊,我都搞不明白了。”

“我知道我自己,是一个自恃清高,总以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其实什么也不是,无知、懒惰、贪吃、迟钝和很多很多的缺点。”

“我也知道,但我觉得你很好的……”

“一部戏里面会有男主角,就会有男配角,我也算是半个灵魂人物了吧。我比较喜欢特别一点的人,你看B6,他还能减轻妊娠呕吐呢,很奇怪的疗效吧。事实上,谁怀孕了呕吐的时候会想到要吃掉B6呢,这是很孤独的一个问题。

大家常挂在嘴巴的却是C,总是讲着:“哎呀,我要多吃这个橘子,补一补维生素C哦!”其实你想,要补C的话,还不如一口气吃几片C呢,酸酸甜甜的,味道也不错。省掉了剥橘子皮,搞得满手汁液的,脏死了……”

从C的嘴巴里说出的话,A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梳理清楚中心思想,无非是:“C君真得是整个家族里最了不起的人呢!”A记得小时候曾做过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里有一辆呜咽着奔跑的火车。

它慢慢悠悠地从田埂、山林、稻草堆中路过。

当时月光泄了一地,到处银光闪闪的。远处有一片茂密的胡萝卜秧子,葱绿葳蕤,偶见一两只野兔子蹦出来啃几口叶子,对着池塘傻笑个不停。

A兀自回忆了好久之后,赶忙支起耳朵听C君还讲了些什么,但C早已收拾妥当,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A只好说道:“即使你藏到地板底下,也免不了要被人挖出来吃掉的,还有一年就过期了,难道一点都不着急吗?

我听说隔壁编号比您还靠后的C君们都早早地从店里出去了……话说回来,B6还真的是迟钝呢。那么,我先睡一觉咯。”

A轻轻地踱步,从第三层往最底下移动了起来,由于此时正值深夜,因而也没有做出特别小心的样子,反而好似生怕别人看不见,故意搞出了“吱吱呀呀”之类的奇怪声响。以往这种情况,是很难被人发现的。

即便那个人中夜起来尿尿,也只会自言自语说道:“啊,真想有只猫,把这些该死的老鼠都杀了!”

鉴于A在这里待了两年都没有见过半根猫毛,因此从来不在意这些。再者,在这个地方养猫,是绝对不理智的行为。没办法,说出这种话的那个人本身就是一个不理智的人。

“等一下,等等我。”C叫住了A,他可能也不想整天待在高高的地方吧。A倒没有大反应,只是努嘴:“我过几个月就不在这里了哦。我想去一个地方看看。”

“嗯,知道了。那么,我也去看看吧……”

“还是别了,你知道我去看什么啊?”

“还能有什么,金鱼噻,你老去看她,她和我说,你每天睁着眼瞪着人家,是很不礼貌的哦。”

A只好憨憨地笑了两声,急忙一个起跳跑到了大门口的橱窗位置,和往常一样,乖乖地坐在一边,就这样静静地瞧着那条金鱼说:“妄想也是经常有的,你觉得呢?”

A的肤色有点黄黄的,却是特别明亮的,眼神漾着忧愁,常常皱着眉头,一副准备随时迎接世界毁灭的模样。他回头看了看还躺在第三层的C君,突然有些后悔刚刚没有带上他一起过来。

“听路过的姑娘们说,过几天就要下雪了哦。希望越下越大就好啊。”趴在石头上休憩的金鱼容貌并无特别之处,只是眼睛非常大,鼓鼓的,有玻璃球一般的质感,又像阳光下的石英石。有时候红得耀眼,特别是在那个人整理房间和招呼吃饭的时候。

“そうですね……”A君淡淡地回应道,全然没有发觉自己用的是日语,这一句可能是身体的某一部分远渡重洋的时节里向水手讨教来的。不过这么久了并没有哪些部分和他有过交流,因此他自然地认为全身都是属于自己的。

新的一年就要到了。

A大致地扫视店内几圈之后,旋即蜷着身子,依偎在一个橱柜旁边,十分安谧地享受着宁静,眼睛仍然望着街道两旁,一会儿看看饭馆,一会儿看看化妆品店,接着长吁了一口气,呈现出了面无表情。

“A君仍然和以前一样呢,不过感觉你近来越来越轻了,又被吃掉了一些吗……”金鱼小心翼翼地说道,但看着A好像没有听见的样子,也许是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吧。不禁为他开始担忧起来。

又是一个凌晨2点钟,那个人回来了。外头并不冷,A白天见过路过的行人,大家也只是穿着薄薄的绒衫,罩着棉质外套而已。

小雨下个不停,这是南方固有的毛病,雨丝还没有落到头顶就被风吹跑了。可那个人浑身颤抖打着哆嗦,像风中的蒲公英一般晃荡着。

那个人的车子也很好认,非常干净,整个车身被擦拭地发亮,在一片车顶落叶纷飞污渍丛生的车辆当中显得格外出众。虽然并不是很昂贵的车子,但他总是十分爱护,每个周末都要为此花费一个下午。

最近的路灯都坏的差不多了,全靠街边几个24小时无休店铺的灯光照耀着行路。

那个人拿出大门钥匙,在门口悉悉索索鼓捣了十多分钟,终于凭着惊人的毅力成功地打开那扇门,轻轻地走进去。嘴里还发出意味不明的话语:“太黑了,我不喜欢……”

A一路目送他上楼梯,突然打起呵欠,整个身体摇摇晃晃的,不倒翁一样在原地荡来荡去。

“你说啊,为何他白天守着店里,埋头在那里写什么童话,看起来好像很天真无邪的。晚上却要出去干一些大人才会干的事情。”C冒出来说了一句。

“蠢蛋C君!什么叫大人才会干的事情?小孩子也是照样干的。再说了,你又没有看到他出去做了什么 。我都不知道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猜的呗。”

C慢吞吞地说道,猛地想起已经一整天没有看到B6了,话说那个家伙自从经过激烈的躲避之战之后,反而在目的达到之后对已经成为过期品这件事无法释怀,变得每天郁郁寡欢,拼命假设若当初没有做这种选择将发生的种种美好。

“我可不想你和我一样,作为一个满怀悔意的过来人,衷心地希望你能回到最前排的位置,不要在躲躲藏藏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先走了,Bye!”

彡天堂就像庙院般烟雾缭绕,全仰仗那个人喜爱焚香的癖好。店里员工并不多,可能有五个、六个、或者加起来十个人。店铺分为上下两层,加第三层的阁楼,那里是那个人的寝居。

纯白色的墙壁配上明闪闪的日光灯,很难想象半夜的时候,那个人要在这些地方攀爬滚打痛哭流涕。

“你知道我们今天闻到的味道是什么?有琥珀、麝香、皮革等等这些,当然,也许还有花香,是什么花呢,菩提花吗?话说菩提树也开花的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这是C君一贯的说话风格,可以说是胡言乱语,但是细细想来,只要把这些话拆分开来,再自行组合一番,竟然还颇有些道理哩!

但C本人除了舌头发达以外,其余部分都是平平无奇的。C坐在一张造型古朴的红木春凳上,并抬手一边招呼A过来坐下

A却不为所动,向他做了一个“NO”的手势之后,自己慢慢地回到了那个人的工位桌上,仍旧是沉稳地站在电脑的驱动器旁边,这本是之前的所在。

“你还是这么无情啊,算啦,我也不玩了,困。”C苦着一张脸偷偷地靠近A,“诶?你在这干什么呢?”

“我前几天就在这里了啊。”

“不会吧……我以为你和我一样呢,原来……”

“是冥府之路吧。”A神色淡然地说道。

“也不像,我觉得是乌木。又有点像史诗。话说那个人到底有多少香啊。”

“不知道呢,我没有进去过。以前夫西地告诉我,说他家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照片海报,没想到他还追星呢,哈哈哈……”A破天荒的扯起嗓子干笑了两声,惊得C有点鸡皮疙瘩皱起的不适感。

A偷偷地按下了电脑开机键,几个按钮发起了蓝色的光亮之后,不一会儿,显示屏上现出了那个人和另外一个人的合照,看着像是大学毕业照,因为两人身上都穿着宽宽大大的长衫,还顶着奇怪款式的帽子。

C拿着一根蜘蛛兰叶,一边玩弄着,一边看着A做这些小偷行径,实在是令人发指啊,他心里想着,眼睛却聚精会神。

A在电脑盘里找寻了许久,好歹是找到了那个人的文件夹。里面除了一些日常用的excel表格和word文档之外。剩下的全是另外一个人的相片,有吃饭聚餐的、外出旅游的、自拍或者合拍。无一例外的是,除了屏保上的那一张,其余的照片都是带着水印的,显然这些都是那个人偷偷存下的。

在文件的最后一行,有一个记事本。

全文是:

每天,梦里我都在责备自己。

我什么时候不喜欢你呢?

会有这样的时候吗?

即使是没有开始光明正大的喜欢,可是好像就要结束了。

在不久的未来,随着年龄越来越大。

我不会喜欢你的。因为喜欢不是别人教给我的,自己学会的,不叫做天生。毕竟没有真正地一出生就要自我练习去喜欢某一个人。

所以不算是辛苦。

另外,新婚快乐。

“呃,这是什么意思。哦,我了解了,就是以前常来这边吃饭的人。当然,以前你还没有来呢。”A信誓旦旦地讲了一串字。

C君却是用泛着银光的眼神盯着他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他的夜盲越来越严重了吗?我还不知道这种病居然会恶化。你已经被吃完了吧,还有几颗?之前说的,不在这里,就是这个意思对吗?你没有和我说过这些,是打算什么也不说,然后当做从来没有存在过消失掉吗?”

“嗷,这么有逻辑的话,你怎么说得那么顺畅的。”说话这边,A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可能是风吹过的原因。其实是身子越来越轻了,已经空掉了三分之二。

“嗯,没有关系,我也一样啦。我和金鱼小姐说好了,我把自己的一大半都丢到了她家里,现在已经融掉了……”

“对不起……”A的声音变得沙哑低沉起来,几乎听不见什么字眼。

“没关系啊,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啊?B6呢,你不是……”

“哈哈那个人,早就出去了,就是你不在的时候,他混在顾客的篮子里,被带走了……他说,最差的结果是半路被发现,当然,他绝对不会做麻烦大家的事,如果一旦暴露,就自己偷偷溜走,下水道也好,垃圾堆也好,真得是胆子很大的人呐。”C君笑着说道。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