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锋的头像

刘锋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12/05
分享

《翰墨东方》(六)连载

第六章、虫魅

少年龙飞走出翰墨轩,第一次要出远门。尽管他不知道一路上会有多少磨难,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准备,可是心中的目标却是十分明确。就像唐僧赴西天取经,他将一路向东直到东方第一山找回亲娘。想起唐僧取经,他一路上兴奋不已。

龙守一跟他的七天之约到期后,没有告诉他怎么去东方第一山,而是一大早就让他跟着胡娘乘船去不空山。到了山上后,为了避人眼目,胡娘独自在悬福寺大殿里敬香拜佛,让他自己走进寺院后面去找普慧大师。天色尚早,前来山上求神拜佛的人还不是很多,那个贼眉鼠目细皮嫩肉的和尚问清楚他的来路后,对他说,你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一路向东走,要历经七大磨难,修炼出七色彩虹架起七彩桥。走过七彩桥到达东方第一山,就能见到你亲娘。龙飞正想问他哪七关时,和尚举起左手不等他发问突然问他:“小施主姓名叫什么?”

“龙飞。”他重复了一遍之前已经回答过和尚的问题。

和尚听了,口中念念有词:“龙飞凤舞时,母子相见日。”

他问和尚:“什么是龙飞凤舞?”

和尚微微一笑:“这就是天机了。”便紧闭金口,不再一言。

龙飞走出寺庙,见上山烧香朝拜的人越来越多,却不见胡娘的踪影。他在人堆里瞎转一通,不知该去哪里寻找胡娘。心想胡娘该不会是先回去了,便独自乘船离开不空山回到笔架山下的御笔镇上。

连日的阴雨使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皮毛沤水的味道。除了那次上学之外,几年前大娘带他来过一次镇上。翰墨轩离镇上不远,之前胡娘不让他去,说是龙先生交代的,镇上坏人多都是欺负小孩子的。其实龙先生不交代他也不愿去镇上,尤其是那次离开仁声学堂后他就发誓再也不到镇上去了。每天在翰墨轩里和小龙一起玩耍,或者走出轩外看山坡上蚂蚁逗趣。那天他练了一阵毛笔字后,看着龙守一走出翰墨轩,他突然对胡娘说:“我想出去。”

胡娘问:“想去哪里?”

他回答说:“不清楚。”

大娘正要出门下山去镇上买些日用杂货,胡娘吩咐大娘带他到山下的御笔镇转转,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龙飞跟着大娘来到镇上,他说:“我想单独看看。”

大娘跟他说定了过多久在哪里会合,就放手让他独自去逛。他随意瞎转,转到一个稍显偏僻的小巷前,见一毛笔摊后坐着一个身穿白衣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女孩,手里捧着一本书埋头在看。他走上前去,摊上的毛笔各种各样,少说也有数百种。大的如扫把,小的像胡娘纳鞋底的银针。他在摊前流连了很久,小巷顶上那缕阳光也消失了,那女孩一直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往回走的路上他一直在想,那个女孩为什么也不去上学呢。让他生气的是,女孩居然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他恨不得手里握有一大笔的钱,把女孩的整个毛笔摊都买下来。

后来他有好几次提出要单独去镇上看看,都被胡娘找理由拒绝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单独来到镇上,也许还是最后一次。小镇变得有些陌生,那条稍显偏僻的小巷显得更加偏僻狭窄,那个毛笔摊也不见了。他望着小巷一地光溜溜的鹅卵石发呆,总也想不起来上次看到的是不是一地的鹅卵石。不知过了多久,也不见有人路过这条小巷,他不得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条小巷。那隐约的白衣女孩的形象却像头顶上那片白云,捉摸不到又挥之不去,一路陪伴着他走回翰墨轩。

他回到翰墨轩,楼内空空的不见人影。看样子胡娘还没有回来,大娘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小龙盘着身子懒懒的躺在他练写毛笔字的桌子底下。他走过去在桌上写下一张纸条,告诉胡娘他要出远门去了。然后弯腰把小龙抱起,走到门口想了想,回头随手取下了一直悬挂在柱子上那支龙凤笔,走出了翰墨轩。走出几步,他放下小龙朝前方挥舞了一下龙凤笔说:“小龙呀小龙,我要去前方寻找亲娘了,一路凶险不能带你上路。你还是回到山林里去,说不定也能找到你的亲娘。”

小龙听话似的对他点点头,嗖的一下溜进草丛,惊起一只白色的小鸟啁啾一声飞向远方,很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风也静了,身边突然十分安静,龙飞意识到此行前去只是孤身一人。镔铁做成笔杆的龙凤笔,握在手里沉甸甸的。他内心陡然生出一股怨气,握笔一路抽打着路旁的杂草和树枝。点,横,竖,撇,捺,挡在路中央的一队蚂蚁被他狠狠的一捺,不见了踪影。他朝着山顶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一路上留下他抽落的败叶和草屑。这笔架山山并不高,他常常带着小龙登上山顶。只是从没下到山的那一边去,那边一定有许多通往远方的路。他用比以往更快的速度来到山顶,山顶上果真有很多条通向山下的小路,像蜘蛛网般伸向不同的方向,他却不知道该选择哪一条。抬头望天,已经分辨不清太阳从何方升起。真是茫然不知所措,双脚不知迈向何方。

山顶上刮过一阵凉爽的风令他心气平和下来,终于,他听见一阵哗哗流水声,不远处一定是有流淌的小溪。他想起胡娘说过的水流向东,便朝着水流声的方向快步走去。路旁一条小溪哗啦啦地朝山下奔去,他情不自禁奔向小溪。就这样走过了很远的一段路,走着走着那路突然又不见了,路被溪水隔断。他不满小溪的吵闹,手里的笔戳向小溪。笔在手里变沉了,像饱蘸墨水,小溪却叫得更欢。他突然将笔一丢,双手伸进水里用力搅动。他感觉全身一阵冰凉,禁不住低头喝了一口溪水,头脑冷静下来,沿着溪边继续朝前赶路。

路两旁的树上结满蜘蛛网,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他看到一张很大的蜘蛛网中央静静地趴着一只形状怪异的蜘蛛,一只飞蛾撞进网中,不等网中央的蜘蛛反应过来,飞蛾努力挣脱飞走了。蜘蛛庆幸的是网没有撞破,很快又有一只螳螂落在了网上。螳螂没有飞蛾那么幸运,在网上越陷越深。引来大大小小的蜘蛛从网上不同方向迅速爬向螳螂,齐心协力把螳螂围住,待螳螂精疲力尽不能动弹了,便成了众多蜘蛛的美餐。

龙飞大步朝前走着,身上渐渐感觉到有些凉意,树丛里不知道是什么动物把落叶杂草弄得沙沙作响。胡娘和龙先生都说过,去东方第一山要过七关。那是什么样的关呢?那关又在哪里呢?第一关会遇到些什么,会不会遇到一张比那蜘蛛网更大的网让自己很难挣脱。他想起带出门来的那支龙凤笔,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当武器用。刚才在溪边专心看蜘蛛捕食,离开时那笔忘了拿了。他回头走回到刚才逗留的地方,溪边的石头被自己弄的水湿了一大滩,水渍还清清楚楚的,龙凤笔却不见了。他在四周围仔细地搜寻了一遍,不见笔的踪影。难道是那笔长了腿跑了还是长了翅膀飞了?他不由得内心生出几分恐慌,匆匆往前走着。

他看见脚下一队黑色粗壮的蚂蚁,像一条黑色的长长的粗藤拦在面前。蚂蚁大多数朝着下游的方向快速爬行,也有少数几只逆反方向大概向后方的蚂蚁传输信号。蚂蚁越聚越多,藤蔓越长越粗。他很好奇,不知道前方发生着什么事吸引了这么多的蚂蚁,也许是整座山的蚂蚁都聚集在此。他快步朝着大队蚂蚁前行的方向朝下游走去,来到一处缓坡,看到的情景让他目瞪口呆。眼前分明刚经历过一场生死拼斗,一片狼藉。这分明就是胡娘讲过的古代战争场面:尸骨遍野,血流成河,遍地的血迹和蚂蚁尸首。一条和小龙一般大小的黑色蟒蛇浑身爬满大大小小的蚂蚁,蟒蛇还在不停地挣扎翻滚,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身上越聚越多的蚂蚁。蟒蛇像是拼尽最后一口气朝着他搏命一跃,把他吓了一跳,这不是小龙吗?

他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了,想起胡娘故事里的英雄,顿生一股豪气,拿起一根树枝朝紧紧吸附在小龙身上的黑色蚂蚁连同周围的蚂蚁一阵猛扫。蚂蚁被击打得七零八落,小龙身上往日可爱的花斑依稀可现。他抱起血迹斑斑的小龙迅速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来到溪边帮小龙洗净伤口,在溪边向阳的地方摘下一些状若星辰的止血草敷在小龙身上。他抱着小龙慢慢地朝前走,心疼地抚摸着小龙:“小龙呀小龙,让你去找亲娘怎么就身陷蚁阵,要不是我路过此处及时出现,你岂不连命都保不住。等你身子恢复了还是回翰墨轩去等我回来吧。”

他抱着小龙沿着溪流继续朝前走,树林茂密,天色阴暗。走着走着,前方不远处一只彩色的小鸟像是受了惊吓,在小路上往前蹦跳着,画着一道又一道彩色的弧线。他想起了七彩桥,也许小鸟是老天爷派来给他带路的呢。他紧走几步想追上小鸟,小鸟发一声惊叫,飞进了茂密的树林里。他抬头望天,天空被树木遮挡,辨不清东南西北。

他信步沿脚下的路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清楚走了多远,终于走到了一个岔路口。前方的路出现有两条,左边那条狭窄闭塞。右边这条一眼通向远方,远远望去,路中央有个人影,又像是一棵树。待走近前去,确实是个人,又像是一棵树一般呆立不动。那人跟自己年龄相仿,脸上表情怪异,目光盯着脚下,手里竟然握着那只龙凤笔。

他正要朝那人发一声喊,那人只是微微对他摇了摇头,目光仍盯紧脚下的沟槽。突然,呼的一声一条长蛇从少年裆下蹿了出来,那竖着的鲜墨般的身体上点点鲜亮的白花,头鼓得又扁又大,呼呼哈着气,是一条眼镜蛇。蛇没有攻击少年,往斜刺里冲向山坡,钻进一个洞里。少年擦一把汗,松了一口气,调整双脚,手中的笔朝蛇奔跑的方向用力一挥。

龙飞禁不住喝一声:“好!”

少年提笔在空中挽了一个花,一个握笔写字的亮相:“这笔不错吧?”

龙飞说:“这笔是我不小心丢在溪边的。”

少年听了,脸上似笑非笑的,大方地将笔还给了龙飞。少年比他矮小,举手投足却显得更健壮有力。他感觉少年有些面熟,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从小到大见过的陌生面孔并不多,那见过的都能在脑子里留下印象。似曾相识也属正常,只是以往对那些陌生的面孔不去注意。他问少年:“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少年眼睛盯着身边的一棵树说:“我叫……小宝,为追赶一只鸟儿而来,却被一条蛇困住了。”少年的话说得很快,像在背书。

龙飞问:“是一只七彩小鸟吗?”

少年惊喜地问道:“你也看见了?往哪里飞走了?”

龙飞指了指太阳照射过来的方向:“朝那边飞了?”

“朝着太阳飞,那是一只凤凰鸟。”少年反问龙飞:“你要去哪里?”

龙飞答道:“朝着太阳走,去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

少年竟然说:“我陪你去。”

龙飞说:“那地方很远。”

少年稍微迟疑了一下,很快口气坚定地说:“你能去到的地方,我当然不怕远。当心!”

少年惊叫一声,引得龙飞回头一看,原来是小龙爬到了他的脚下。刚才那条眼镜蛇正要攻击那少年时,小龙从他手里挣脱下来,虽说是遍体鳞伤,可那粗大的身躯还是把眼镜蛇吓跑了,让少年躲过了致命一击。少年惊奇地看着龙飞将一条大花蟒抱进了怀里。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