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锋的头像

刘锋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12/11
分享

《翰墨东方》(七)连载


龙飞前行的路上有了同伴,这也是他从小以来结识的第一个同伴。也不管他的来路,重要的是有了同伴,脚步也更踏实了,一路上看到的都成了景色。但景色只能悦目,不能当饭吃。和同伴走了一段便都感觉到干渴和饥饿。渴好解决,山间有一条小溪哗哗流淌,低头就是。树林里也有很多鲜脆欲滴的野果,却不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有了!”走在前面的小宝高兴地喊了起来,他发现了一个山洞。“说不定是个藏宝洞,里面什么都有。”

山洞发生过塌陷,洞口很小,小宝试了试进不去。他三下五除二把身子脱得光光的,钻进洞里。龙飞也只好脱光身子,紧跟着钻了进去。洞里很宽阔,可惜借着洞口微弱的灯光也看不到多远。只觉一阵凉风刮过,小宝像是受到什么东西攻击,发出一声惊叫。

“什么东西?”龙飞吓得连忙伸手去抓小宝,紧贴着那光溜溜冰凉的身体。

小宝说:“可能是一只大蝙蝠,再往里面什么也看不见了。”

两个人不敢贸然向前,只好退出洞外,回到小路上继续朝前走。一路上有那稀稀落落的阳光从树叶上散漏下来。两个人紧走一阵,终于走出树林重见天日。却见前方兀立着一座山峰,阻断去路。小宝一屁股跌坐地上:“这回算是走上绝路了。”

龙飞不知道前方是不是自己将要面临的第一关。他真希望摇身一变成为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悟空,手里的龙凤笔变成金箍棒,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直达东方第一山。他正呆想着,怀里的小龙来了精神,迫不及待挣脱下来冲向山峰。小宝吃惊不小:“你这条大花蟒到底想干什么呀?”

两个人眼睁睁看着小龙冲到山脚下,朝山边一根擎天石柱缠绕盘旋,越攀越高。

“盘龙柱!”小宝话音刚落,可能是小龙体力还未完全恢复,快攀到顶了却滑落下来。那根与山齐高的石柱在夕阳下光溜溜的泛着红光,根部长着一圈细长的嫩草,清脆葱绿,蓬勃向上。小宝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有些诡异地问:“你看那根石柱像什么?”

龙飞不假思索:“像一棵树吧。”

小宝不满:“你见过没枝没叶光喇喇长这么高的树吗?”

龙飞说:“那就像一支笔吧,下面是笔杆,顶上是笔头。”

见龙飞一副不开窍的样子,小宝着急提醒道:“有你这样的笔头吗?你再仔细看看,像不像人身上长的什么东西。”

龙飞环顾自身上下,说:“那最多也就像我手里的龙凤笔。”

小宝真急了:“还龙凤笔?你是不是男人呀!”

“我不是男人,我是男子汉!”龙飞骄傲地说。胡娘常常夸他长成男子汉了,翰墨轩走出来的男子汉撑的了家担得了事。

小宝取笑他:“你是男子汉,身上会没长那东西?”

龙飞终于意会到了小宝说的什么,满脸羞红。偏偏小宝紧逼不让:“你有吗?你说像不像?你看那形状,看那劲头!”

龙飞不好意思面对这位新朋友,一张脸只往暗处躲。天色逐渐暗淡,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风中挟带着一股凉意。天边挂着几颗早出的星星。龙飞估摸了一下大致方向,指着东方一颗渐渐显亮的星星说:“我们要去的应该是那个地方。”

小宝说:“我们还是赶紧下山走大路吧。”

龙飞不无担心地说:“大路上会碰见各种坏人,还有战争。”

小宝问:“战争?谁说有战争?”

龙飞说:“不空山法力无边的和尚大师都这么说了。”

小宝不满:“什么狗屁大师,那山路能走通吗?”

龙飞认真地说:“大师说了,神州大地山脉相连,从笔架山到东方第一山一定有山路相通。”

小宝看着远方惊叫一声:“那颗星星不见了!”

果然,东方那颗星星不见了,前方不远处的草丛里却闪亮着一点绿光。难道那颗星星掉进了不远处的草丛里了?两个人走上前去,见摇晃着的草尖上一只萤火虫正努力鼓动着身子发出光芒,不提防从旁边窜出一只螳螂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子扑住了它,并很快将它吞食掉了。龙飞正想把身边忍无可忍的小龙放出去捉住那只残忍的螳螂,小宝拉一把他,说:“快看,好戏。”

两个人躲在一旁屏息细看,只见那只刚刚吃下萤火虫的螳螂劲头十足地蹦到一根细小的树枝上,对着早前趴在这里的一只螳螂竖起前肢不停地舞动。一阵舞蹈之后,那只趴着的螳螂动了动,稍微往前伸了伸身子。这只螳螂便停止了舞蹈,很小心地向前攀爬,终于忍不住猛地一把扑向那只趴着不动的螳螂怀里。两只螳螂紧紧搂抱在一起,融为一体。

龙飞正要松一口气,突然,那只原先趴在这里的螳螂一口将还躺在怀里的这只螳螂的头部啃了下来。刚刚吃下萤火虫的螳螂没有了脑袋,身体依然在另一只螳螂的怀里扭动着。他看得心惊肉跳,对小宝说:“我们还是赶路吧。”

小宝说:“天都黑了,该找个地方过夜。”

龙飞放眼望去,荒山野岭,真不知道哪里适合过夜,也许真应该走山下的大路。万一真遇上了战争怎么办,出门不久就目睹了一场蚂蚁和蟒蛇的战争。虽说不是人类的战争,但人类的战争只会更加惨烈。一直走在前面的小宝发现了一个树洞,先钻了进去,对龙飞说:“快进来,这里面过夜还不错。”

龙飞说:“小龙的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

小宝说:“你真是多操了心,一条蛇回到山林里还用得着你管?”

龙飞觉得小宝这话很有道理,放下小龙,轻抚着它的头说:“趁夜里去找点食物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他眼看着小龙溜进暮色中的山林里,觉得新鲜,便也钻进树洞。树洞刚好能容纳下两个人贴身站着。开始时两个人背靠背贴着很是暖和,一个姿势久了就会感觉到累。龙飞试着转动一下身子,没想到小宝和他想的一样,两个人同时转身成了面对面,亲密无间了。两个人互相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和接下来的饥肠辘辘声。

“白天路上那条眼镜蛇要是能打下来,够我们两个人饱餐一顿。”对面小宝说的话像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龙飞见他说话时对着自己张嘴露牙,口里的气味直喷到脸上,忙别过身子说:“你都差一点被那蛇吃了。”

小宝说:“那真得感谢你那条大花蟒,是条好蛇。”

龙飞说:“有些蛇虽然毒,只要你不踩痛它伤害它在它面前弄出大动静来,蛇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

“别提蛇了。”小宝心有余悸,感觉暗影里有无数的蛇正盯着他们,身上冷飕飕的,往龙飞身上紧靠过去,身子顿时暖和了许多。龙飞很快又感觉到痒,有无数的蚂蚁在身上爬,怎么抓也抓不尽。他奇怪紧挨着自己的小宝竟然没有反应,问道:“你身上没有蚂蚁爬吗?”

“有呀,你转移意念想着蚂蚁是在帮你疏导经络,实在不行就把它吃了。”小宝说着,真的嘎嘣嘎嘣嚼了起来。

龙飞想起路上看见的那两只螳螂,心生恐惧:“你不会把我也吃了吧?”

小宝说:“那不成了人吃人了。”

龙飞说:“那螳螂还不照样吃螳螂。”

小宝嬉笑着说:“你傻呀,没看出那螳螂是一公一母呀。你要是只母的,我倒是会考虑把你吃下去。”

龙飞鼻子一哼:“白骨精想吃唐僧肉。”

没想到小宝比他哼得更响:“哼,别以为自己是唐僧,这里也没有什么白骨精。”

龙飞:“反正我没见过连蚂蚁都吃的人。”

小宝说:“只要没有毒,吃下去能填饱肚子就行。”

两个人吵吵闹闹话题又绕回到了蚂蚁身上。一路上总有争论不休的话题,争来吵去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从小在翰墨轩长大的龙飞更喜欢这山上的虫类,却不喜欢和人打交道。虫类至少不会和你争吵不休。

龙飞身上麻麻痒的,有时候钻心地疼。他照小宝说的,想那蚂蚁是来帮自己疏导经络,帮助自己快些进入睡眠,因为肚子也实在是饿得难受,又饿又累。迷迷糊糊中,身边一阵摇晃。那摇晃越来越厉害,仿佛非要把他甩出树洞不能止,他隐约看见那支龙凤笔竟然像长了腿一般离开他贴着地面跑了起来。他连忙追了出去,龙凤笔一下子跃离地面,在空中飞奔。他拼命往前追赶,追到一个洞口,龙凤笔不见了。这分明是自己和小宝脱光身子钻进去过的那个山洞。他正要脱下身上的衣服,心里一急不知怎么身子已经进到洞里。

洞里仍然像第一次进来时一般晦暗,里面的一切他却看得比前次更为分明,洞顶挂满了像蝙蝠一样的动物,空中飞舞着的也是同样的动物。龙凤笔立在洞中央,他正要冲上前去抢,地面上一群老鼠样的动物蹿了出来护住那笔。龙凤笔动了一下,从里面钻出一只动物,那物比洞内其他动物都大出许多,头面酷似狐狸,长着一对蝙蝠一样的翅膀。更令龙飞惊奇的是,他竟然听出那物同身边其他动物说,它是在白天龙飞他们进洞时就钻进了那只大笔,那只笔上有他们同类的气味,所以把那支笔带了回来。龙飞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把龙凤笔夺回来。

“快抓住那个小子!”龙飞不知道怎么暴露了行踪,那物朝着他大喝一声。洞里所有的大小动物都冲他来了。他不顾一切地要抢回那只原本属于自己的龙凤笔。那笔突然间变得很大,对着他飞舞而来。笔和他一直是若即若离,眼看就要将笔抓到手了,笔却一闪而过,分明有一股无形的东西阻隔着笔向他靠拢。这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看身段很像胡娘。女人和小龙在一起,也不知对小龙施了什么法术,只见小龙猛地蹿向龙凤笔,身子紧紧缠住了笔把笔送到他面前。女人也没和他说一句话就消失了,他始终没有看清楚女人那面容。洞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动物仍在铺天盖地涌来,他手里抓握着龙凤笔便无所畏惧。他使劲抖一抖手里的笔,那笔毛根根竖起像刀剑。他双手挥舞着无数的刀剑,动物们纷纷退让,最大的那物站在了面前。那物当头扑过来想抢夺他手里的笔,他将手里的笔对着那物刺去。那物发出一声怪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满世界一片红色的血光。那血溅得他满脸满身黏黏糊糊。那血光洇漫成一道长长的红色彩带,环绕在他身边……

“快起来,树要倒了!”龙飞被小宝的一声喊叫从睡梦中惊醒,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摇晃。他被小宝拉着离开树洞一路飞跑,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那条红色彩带还在眼前环绕。脚下越跑越快,耳畔响起呼呼的风声,一阵巨大的风刮来,两个人完全不由自主地被抛向空中。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