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锋的头像

刘锋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03
分享

《翰墨东方》(八)连载

第八章、姻缘山

 

龙守一长叹一口气,心爱的儿子龙飞这么快就过了第一关,修炼出了第一道彩虹,红色彩虹环绕于身。这一切都是他在梦里看到的。更确切地说,或许应该说是他脑子里想象出来的。影像中看见儿子龙飞面对虫王拿起龙凤笔作生死对决的最后关头,他心急如焚却无法出手相帮。龙飞从没有把他当亲生的爹,他无法发力却只有干着急。倒是阿红在关键时刻鼓动那听话的小龙助了龙飞一臂之力,从而得以顺利过了第一关,获取了第一道彩虹。

龙守一离开翰墨轩后,朝着东方紧赶慢赶,凭着她对阿红身上那特殊气味的敏感,和她一路上留下的七彩鸟,他很快就来到了阿红的身边。阿红是懂他的,心里分明想着他一定会追随过来,见到他一脸的歉意:“对不起,我没看好飞儿,我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龙守一说:“飞儿是我们两个的孩子,其实是我鼓动他去东方第一山的。如果他能平安归来,就一定会认你这个亲娘的。”

她说:“我是情急之下,胡乱说出一个东方第一山来应付他。你却是认真编造一个谎言来骗他。还抬出什么和尚大师一起来骗自己的儿子。”

他说:“谎也有善谎和恶谎,善谎是想办法让人接受善意。要是不把和尚抬出来,任凭你我苦口婆心的,飞儿能相信吗?”

她奇怪:“那和尚大师怎么就会配合你呢?”

他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那本来就是骗人钱财的和尚。”

那天他去不空山找那个普慧大师时,寺庙里人不是很多。看着人人脸上都是一脸虔诚他心想,明明都知道那和尚是在骗人钱财,却总是被骗得心安理得。一个个认真排着队听那和尚口吐莲花,晕乎乎过后拿钱换取大师开过光的宝物兴高采烈地离开。轮到他时,不等和尚问他生辰八字,他抢先凑上前去说只求一句话。和尚莫名其妙问他,一句话该值多少钱?他把事先准备好的钱银悄悄塞给和尚说,两天后有一个叫龙飞的十七岁少年前来,你只要对他说出东方第一山,这些钱就是你的。和尚暗暗掂了掂手里的钱银,免为其难地答应说,好吧,愿为施主解难。

阿红面朝东方双掌合十:“菩萨保佑,飞儿平安到达东方第一山。”

龙守一伸手揽住阿红:“也保佑我们能平安到达东方第一山。”

她在他怀里迷迷糊糊地听了他讲儿子龙飞经历的这一切,不无担忧地问:“你说的要是真的话,飞儿身边出现的那个小宝会是谁呢?”

那个小宝他似曾相识,却使劲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年纪大了,事情看得透了记忆力却差了。他安慰她说:“肯定是御笔镇谁家的孩子,跟飞儿一路做个伴最好不过。”

她仍然很不放心地问:“龙飞再往前走会遇到些什么呢?”

他说:“天色不早,又起风了,我们快往前赶吧。”

一路上除了阿红,龙守一的脑子里时刻缠绕着龙飞,一路随他向东前行。走着走着,被一座山峰阻断。山峰背阳,上面稀稀落落长着一些杂草。紧挨着山峰旁边兀立着一块稍矮些的往里凹陷的石壁,石壁光溜溜的顶部竟然生长着一蓬茂盛的青草。暮色中阿红也看见了那块高耸的石壁,对他说:“前面好像有个山洞。”

两个人拉着手走近前一看,哪是什么山洞。他看着有趣,却不想说出来,故意问阿红:“你看看这像是什么?”

阿红回答:“不就是个浅浅的山洞吗?”

他再问:“仔细看看像什么。”

看着他一脸的邪笑,她笑着反问道:“不就像个山洞吗?”

他忍不住把她拉近身边:“你这个笨女人,难道看不出这很像是女人生孩子的地方吗?”

经他这么一提醒,她仔细看来还真像是这么回事,禁不住羞红着脸说:“亏你想得出来。”

他跳进了石洞,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我不光要想,我还要做呢。”

她惊叫一声:“慢点,别以为你还是十八岁。”

她说:“我现在就是十八岁,不信你摸摸看。”

石洞很浅很小,两个人只能贴着身子站在里面,她能感受到他身体的坚硬和冲动。那股冲动强烈地冲击着她,她的身体在他怀里变得无比柔软。她感觉全身乏力,一口滚烫的气吹到他脸上:“别忘了,你现在是在母亲的身体里,你能做吗?”

他说:“在母亲身体里孕育新的生命,母亲应该是高兴的。”

他从小就失去母亲,对母亲没有什么印象。母亲的身体里一定是十分温暖的,生长着蓬勃的生命。身边冰冷的岩石都被他们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个身体摩擦得渐渐滚烫,面对他的不管不顾,她不无担忧:“一路上真要是怀上了就麻烦。”

他大声说:“正好,名字早就想好了,生个女儿叫凤舞,还可以帮她哥哥一起认亲娘。凤舞!凤舞!”

他狂喊着,脑子里奇怪地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此行他心里还有一个不能说出来的秘密,那是他和赵红英的秘密,是不能说给眼前这个女人听的秘密。当年赵红英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牢记在心,赵红英说起东方好,他就十分向往东方。赵红英的每一句话他都很当真,差一点就和赵红英共同踏上东方之路,只是当年心中有很多顾虑,缺少那份勇气。

夜幕像帷幕突然降临,四周漆黑一片,眼前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的体温让他倍感温暖。眼前这个女人可以说是他此生接触到的第三个女人。江月兰天生就是他的妻子,两个人在一起过的就是日子。跟眼前这个女人在一起就是生活。而那个时刻出现在脑海里的赵红英,如果跟她在一起的话,那肯定过的就是戏中的生活……

“烫!烫!”阿红像是刚刚从睡梦中醒过来。

他用手掌摸摸她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正常。问她:“是不是做梦了?”

她说:“是呀,梦里和你一起朝着太阳走去。走着走着,那太阳突然往下掉,我赶忙伸手去抱,把我烫醒了。”

天已大亮,太阳却被挡在山的那一面。离开那个浅浅的石洞,他忍不住回头张望一阵,突然说:“我明白了!”

她问:“你又明白什么了?”

他说:“人分公母男女,山有阴阳向背,这山应该叫阴阳山。我们走的是阴山,飞儿可能是走的是阳山,阳山那边一定长有男性那雄伟是东西,否则这山也不会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她说:“你还真会想象,只是阴阳山不好听,不如叫姻缘山。”

他回过头指着遥远的一座山峰问:“你看那座山还像笔架山吗?我们从这背面看过去倒像一座五指山,困住孙悟空的五指山。”

她说:“也许是山的前面有个御笔镇。”

他说:“所以说,爱叫啥就是啥,就叫它‘姻缘山’吧。”

她说:“飞儿身边要是一个女孩子一同走过这姻缘山就好了。”

他说:“说不定前往东方的路上会有更好的姻缘在等着他。”

她说:“千万别像我们有缘无姻。”

他说:“这次要是能够平安回去,一定要热热闹闹补办一场。”

她说:“为什么要等回去?到了东方第一山见到飞儿后我们就办,太阳作证。”

他说:“好,太阳作证!”

    他后悔匆忙出门,没有来得及带上文房四宝,那灰白光滑的崖壁分明就是等着他来题写山名。

她问:“你手痒了吧?”

他说:“我还心痒呢。”

她说:“我这里有帮你止痒的。”

他眼看着她从随身的包裹里掏出一卷白布,很小心地展开后,里面裹着一只小毛笔。那还是龙飞出生那年他亲手为她制作的一支兼毫。他属兔,她小他十九岁、属狗,他们的飞儿属狗。他便用兔毛、狗毛、羊毛,和飞儿的胎毛做了一支小兼毫。笔做好后她给笔起了个名字,叫“一家亲”,并要他将那名字刻在了笔杆上。

布卷完全展开后,现出一幅图画,画中左下角一只兔子和一只稍小点的狗抱成一团,他们上方不远的地方单独一只小羊脚下扬起一片尘埃,面都朝着东方。东方也就是画的右上角,兔狗羊终于抱在了一起。他们身边是一座高耸的山峰,峰顶一轮太阳放射出无数道光芒。他兴奋地将“一家亲”抢在手里,顺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发出一声脆响。吓得她连忙将他推开:“被人看见了。”

这话让他听了一阵心酸,大声囔道:“这里除了老天爷没有人能看到的,我就是要让老天爷知道我的心!”

她说:“你的心我知道就行。”

他拿着“一家亲”在石壁上比划了几下:“可惜没有墨。”

她说:“稍等。”

不大一会儿,只见她用一片野芋叶子包裹着一包红色的果子走过来,用一块光滑的鹅卵石在里面捣弄一阵,递给他:“红墨,试试。”

他闻着一股奇异的香味,他不禁想起老中医胡满林那酒墨,用笔蘸着送进嘴里舔了舔,酸酸甜甜的。若干年后,他也不会忘记这红墨酸酸甜甜的滋味。

她呆望着山峰:“不知飞儿会不会挨饿。”

他安慰她说:“这山上到处是野果子,饿不着他的。”

她听了更是担心:“这野果很多是有毒的,吃错了会要命。”

是呀,与其当初只教他读书写字,还不如多教他识别野果子。事已至此,听天由命吧。他让她把野果捣就的红墨捧在手里,拿起“一家亲”在光滑的石壁上题写三个大字:姻缘山。仔细看看感觉不妥,那字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便捡来一块硬硬的石块,用石块的尖头顺着写好的字体笔划使劲凿刻,然后再用毛笔蘸着红墨填描一遍,“姻缘山”三个字变得特别醒目。

见他得意地望着自己的杰作,她从他手里接过“一家亲”,在展开的布画上顺着那太阳放射的光芒认真地填描出两道红色。他不解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她解释说:“这是表示我们去东方第一山的路上走了两天,这两天是晴天。晴天是红色,阴天是蓝色,雨天是绿色,雪天是白色,大风天是黄色。”

他好奇地问:“你哪来这么多种颜色的墨水?”

她随意指了指:“这漫山遍野什么颜色没有呀?”

她一边说一边卷起布画,仍然把那支“一家亲”卷进中间。她想要翻过山去,找到他们心爱的飞儿。他说:“等我们辛辛苦苦翻过去,他们已经走远了。只要不丢失目标,路由他自己选择吧。”

离开御笔镇,走出翰墨轩后,他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变得让她时时不安,总有些不放心。终于可以正大光明不管不顾地和她在一起了。一直以来,他就是想在她的怀里什么都不管不顾地睡上一觉,地当床来天当被,阿红是床来阿红是被。也许是夜里在这个浅浅的山洞里爱得太狠,说起话来有气无力,还夹杂着几声咳嗽。她紧紧握住他的双手不停地揉:“不会是受了风寒吧?年岁不饶人,自己要爱惜身体。”

他笑着说:“放心吧,不到东方第一山我是不会倒下的。”

为了证明自己,他牵着她的手就要往一棵空了心的大树洞里跳,吓得她直喊:“小心点!”

她凑近树洞看了看:“天啦,你也不看看这个树洞里有什么,有多深,多危险呀。”

看到树洞里有一只鸟窝,窝里有一窝鸟蛋,鸟蛋是麻色的,比翰墨轩里养的鸡生的蛋稍小些。她高兴坏了:“这下飞儿不怕饿着了。”

她很小心地往外捡着鸟蛋,一边捡一边嘴里数着一、二、三、四……。快捡完了,突然感觉不妥:“要是鸟娘回来发现蛋宝宝没了,会有多伤心。”

于是,又将捡出来的鸟蛋一个一个很小心地放回鸟窝,仍然是一边捡一边数着数,生怕会漏掉一个。放妥当后,连忙对他说:“我们快往前赶吧,我这还给飞儿他们留着两个竹筒饭呢。”

他说:“飞儿走飞儿的我们走我们的,从现在起我们要过好每一天每一个时辰。日子过得赛神仙,一天胜过一年。”

离开树洞走出不远,有一个岔路口。她选择了朝东的方向,在岔路口放下了一只七彩鸟。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