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锋的头像

刘锋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3
分享

《翰墨东方》(九)连载


第九章、风邪

 

龙飞睁开眼来,四周一片漆黑。他怀疑自己仍然还在梦中,一个无边无际的梦。他努力睁开双眼,不远处一束亮光从头顶刺射下来,分外耀眼,只有太阳才能发射出如此强烈的光芒,确定不是做梦。待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后,他看清自己身处一个洞里,身边竟然还坐着一尊浑身乌黑的泥菩萨。他想起不空山的悬福寺,想起胡娘平日在翰墨轩点香敬菩萨的姿态,胡娘曾经说过,这个世上除了爹娘只能相信菩萨天神。他连忙双掌合十,对着泥菩萨作揖:“菩萨保佑。”

没想到泥菩萨竟然对着他开口说了话:“我不是菩萨,和你一样是人。”

他听了更是受到惊吓:“你怎么是人?明明是泥塑的菩萨。”

泥菩萨说:“你仔细看看我的身子,跟泥塑的菩萨有什么不同。”

他从上到下仔细看了一遍这尊泥菩萨,除了赤身裸体没有什么区别呀。见他摇着头,泥菩萨忍不住说:“你见过塑菩萨塑出鸡巴来的吗?”

他看了看泥菩萨两腿根部夹着的那一坨,那确实是他从前没有见到过哪尊菩萨会塑出那坨东西来的。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裆部,同样裸露着那坨东西,被一层黑泥包裹着,显得比印象中的粗壮了许多。原来自己也是赤身裸体,被黑泥包裹着。他想起了一同遭遇大风的小宝,,问道:“我朋友呢?”

泥菩萨说:“他身体底子比你强,风邪只侵入了表皮,没你中的深,此时正在洞里四处转悠。等我们用完餐去找他。”

“用餐?我们用餐?”他看了看身旁,除了墨黑的泥巴什么都没有。

泥菩萨笑着问他:“你感觉到饿吗?”

他印象中很久没有吃过饭了,吃饭仿佛还是前生世的事了。按理说肚子应该很空很饿,可是他仍感觉浑身有劲,难道一个人真的可以不吃不喝?从不知道撒谎的龙飞老老实实回答说:“不饿。”

“不错,这些黑泥就是我们的食物。”这个回答让龙飞大失所望,尽管他也不清楚这个洞里能拿出些什么来用餐,但他打算不管是什么尽量把肚子填满能管上一阵子就行,没想到食物就是这些涂在身上的黑泥。

泥菩萨说:“洞里这些黑泥里面肯定含有我们人体需要的多种养料,身在其中根本就感觉不到饥饿。我除了偶尔从洞口捡拾些野果解解嘴馋,从来就不需要吃饭。”

龙飞好奇地问:“你在这个洞里多久了?”

“有多久了?这还真是个问题。”泥菩萨举起一只手挠了挠乌黑的泥头,“这个问题得想很久,用餐时间过了,先随我冲去这身污泥。”

龙飞站了起来,身上明显又有了力气。他随泥菩萨走进山洞深处的一个水坑里,水有些温热,泡得周身暖融融的浑身通透。身边的泥菩萨也显露出了凡人的肉身,除了皮肤白些,身上的肉也比自己多些。

龙飞问他:“你不再是泥菩萨了,该怎么称呼你?”

他脱口而出:“我叫林中埋。”

记不住进洞时间,自己的名字倒是记得很清楚,龙飞笑了:“应该叫洞中埋。”

“姓名是父母所赐,就像身体发肤,不能随意改动。”林中埋一本正经地说,“你父母给了你什么名字呢?”

龙飞答道:“龙飞。”

林中埋说:“龙飞凤舞,男左女右。”

龙飞忙问:“你知道什么是龙飞凤舞?”

林中埋说:“我信口开河。”

龙飞看了看幽暗的四周,问:“林大哥是从哪里又是为何来到这个洞中的?”

林中埋说:“问题还真不少,先去找到你那位朋友再说吧,他肯定也有许多和你一样的问题。”

见龙飞盯着水坑边上靠洞壁放着那支龙凤笔,他忙说:“除了这支笔没见别的行李,可能是被风刮跑了。”

龙飞说:“也没有别的行李,只随身携带了这支笔。”

林中埋拿起龙凤笔仔细端详了一阵:“这笔从哪里得到的?”

龙飞说:“当然是自家屋里的。”

林中埋说:“家传的?那你一定是出身制笔世家。”

龙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林中埋把笔握在手里掂了掂:“是支好笔,可惜洞里没有纸墨。”

洗净身上的污泥穿好衣服后,龙飞急于想见到小宝。小宝却在微光中走近眼前,仿若从另一个世界中走来。他上前一步,禁不住一把紧紧抱着小宝。小宝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轻轻推开他问:“你还好吧?”

龙飞点了点头:“我很好,你没事吧?”

小宝拍了拍胸脯笑着说:“我怎么会有事?不就一阵风,我还真想它能把我刮到天上去。”

龙飞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自己从小生活得也不错,在翰墨轩胡娘总是尽量做好吃的给他吃,为什么身板就不如人家抗风呢?

小宝问:“林大哥,这个洞的出口在哪里?”

林中埋答道:“我从来就不记这洞的出口,进来就忘了。”

龙飞问:“你就不想出去?”

林中埋回答:“我好不容易进来了,为什么要出去呢?”

小宝说:“这洞里这么好呀,带我们参观一下行吗?”

林中埋说:“当然可以。”

林中埋在前面走,龙飞和小宝紧紧跟在他身后。洞内光线暗淡,走过一处狭窄的一线天,顶上漏下来的天光照得周围很显亮堂。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时辰。走过一线天来到一开阔处,正中间一块陡立的光滑石壁有如大厅的正壁,上面一行行草大字:“砚里藏乾坤,洞中日月长”。右边的洞壁上刻满了一种奇怪的文字,只有点、竖、斜、弧四种笔画,像鸟的形状。龙飞一个也不认识,正想发问,却听得小宝的声音:“林大哥,这是些什么文字?”

林中埋回答说:“这是母书,母亲留给我的。”

龙飞问:“你娘也来过这洞里?”

“我倒是希望我母亲能在这个洞里,让我陪伴她终生。”林中埋很快沉浸到那属于他的记忆里,“记得那天母亲对我说,出去透透气,就没有再回家了。只留下这些东西。”

林中埋从地上拾起一卷发黄的布匹,上面绣满了和洞壁上一模一样的字。龙飞不由得发一声赞叹:“你娘真了不起!”

林中埋说:“天下所有的母亲都很伟大。”

龙飞的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脸色十分难看。林中埋问他:“难道你母亲不伟大?”

龙飞十分委屈地说:“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的亲娘。”

“我带你们去看一样东西。”林中埋连忙转开话题,带着龙飞和小宝走进更深一层的一个洞里,光线更为幽暗,能听见淙淙水声。林中埋有些得意地说:“我的工作室。”

林中埋点亮一只火把,洞里的一切显现分明。龙飞心中诧异,这个山洞里竟然还有工作室,整洁规划。他想起那个翰墨轩,杂乱,都是胡娘帮他收拾。只见洞中央一座巨型的建筑物,像一座小屋。龙飞问:“这是什么?”

林中埋答道:“龙凤砚。”

龙飞听了更是惊奇,没想到手握着龙凤笔在这里竟然还遇见了龙凤砚。他是第一次听说龙凤砚,就算是他亲爹见多识广的龙守一也从没跟他提起过龙凤砚。他真不知道离开翰墨轩一路向东的路上,还会遇见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小宝好奇地问:“你做的?”

林中埋说:“刚好完工了,你们就进来了。”

龙飞见那只大砚旁边摆着由小到大,连同大砚一起造型相同七只龙凤砚,一只比一只堪称完美,问道:“怎么会是七只呢?”

林中埋说:“纯粹巧合,那些小砚台就是为了这只大砚台出生的。”

龙飞摸着那砚:“这恐怕是我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好的砚。”

林中埋:“凭你的出身,一定听说过段砚吧?”

龙飞一脸茫然,在翰墨轩龙守一除了教他念书写字,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他了解外面更多的地方。也难怪,龙守一自己去过的地方就不远。就算胡娘,最多也只是有时候和他说说,天底下的人有好人和坏人。但是在外面不管是什么人,你都不能完全相信,相信一个人还不如相信一件东西。

“你一定是那段州制砚后人吧?”小宝接口问,“你在这个洞里一定时间不短。”

林中埋说:“找个机会再慢慢告诉你们这一切吧。”

龙飞有些奇怪:“这砚上的龙凤怎么没有眼睛呢?”

林中埋说:“前面这三只小的有眼睛,到后来我不敢轻易给这些龙凤雕眼睛了。”

小宝说:“这洞里更要有一双好眼睛。”

“我清楚,在这洞里却很难塑出一双好眼睛。”林中埋抚摸着那只最大的龙凤砚,幽暗深处也能让人感受到他两眼放射出的光芒。

小宝试探着问:“你和我们一起走出洞去?”

林中埋对龙飞说:“你身上的风邪未除,最好能在洞里待一段时间。”

“我要赶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龙飞的语气有几分虚弱,但十分坚定。

林中埋问:“你们要赶往哪里去?”

小宝望着龙飞,龙飞说:“我要去东方第一山。”

林中埋问:“东方第一山?”

龙飞反问他:“你知道东方第一山?”

林中埋说:“东方第一山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太阳山,小时候听说过,心里很向往的地方。”

小宝说:“那我们一起去?”

林中埋想了想说:“东方第一山也叫母亲山,路途遥远,非三五日能够到达。要一起去,必须举行一个仪式。”

“好呀!我们可以学那桃园三结义。”龙飞没想到林中埋竟然会答应走出这个山洞,和他们一起去东方第一山,难道他也要去寻找亲娘。

小宝说:“可这个洞里什么也没有,怎么举行仪式?”

“只要心诚就行。”林中埋对龙飞说,“借你的龙凤笔一用。”

他将龙凤笔放进那只巨大的龙凤砚里,口中念到:“我们结为兄弟,一路上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像这笔和砚一样身心相连,生死相依!”

龙飞和小宝异口同声:“身心相连,生死相依!”

三个人中林中埋年长几岁,自然是大哥。龙飞和小宝同年,大他两个月,为二哥。小宝是小弟。林中埋领头拜天,拜地,相互拜过。

林中埋说:“文房四宝里有了笔,还有砚,只可惜没有墨,没有纸。”

小宝有些担心:“这么大的砚台,怎么弄得出去?”

林中埋:“龙凤砚到了该出去的时候自然出得去,我只负责做,做好。”

龙飞忙说:“那我们赶紧找出口去吧。”

林中埋缓缓地转动身子环顾四周:“着什么急,先找个舒服的地方睡一觉,养好精神吧。”

话音刚落,他就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打起了鼾声。小宝也很快在附近找到一块平整的地方躺了下去。龙飞没有丝毫睡意,在洞里随处乱转,总想着前方不远处豁然开朗,显露出一个洞口。他拿着龙凤笔一路做着记号,朝着不同的方向试着往前走了一段,都是越走越窄,越走越黑。一个人不敢贸然前寻。他返回洞厅,浑身疲乏,想躺下来睡一觉,却总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心又不甘,继续找寻洞口。走着走着,终于看见前方似有一团白光。他一阵惊喜,奋力前行,却深陷迷雾之中。双手紧握龙凤笔左冲右突,无法脱身。正当他绝望之际,只见一道橙色的光带从洞顶透射下来,刺穿身边浓浓的白雾。橙色光芒中走来一中年女人,远看像胡娘近前又不是,脸被一团白雾罩着。他想起了亲娘,大声喊道:“娘!娘!”

“做梦都想娘了。”耳旁响起林中埋的声音。

小宝说:“二哥躲这里做梦了,找得我们好苦。”

林中埋说:“这洞里水分多气温高,长年出现雾帘。若不是雾帘散去,我们还真难找得到你。”

龙飞想想真有些后怕,原来刚刚还是在梦中。想起上次梦里刺杀虫王时那道红色血带,难道真如胡娘说的有七色彩带,每过一关就出现一道彩带?第一关是虫魅,有了红色彩带。橙色彩带也出现了,那就是说第二关也过了,这第二关冲破的应该是风邪。那接下来呢?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