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陆可爱的头像

陆可爱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3/25
分享

风会记住她的花香

解放前,她18岁被亲姐夫骗到上海,遇上南下军官,流落杭州生下幼子。新中国成立后,孤儿寡母靠卖鱼为主,跟水产公司老赵结婚,生下二男一女,死后灵位供奉在雷锋塔。

这就是老姑奶的一生。

她姐夫曾做过地主家的保家。鬼子来跑反时,他带领他的小姨子跑到了大上海。为了有返乡的路费,他把小姨子“押”给了有钱人做保姆,骗她说,我回家忙足盘缠就来接你。

单纯的少女,望眼欲穿,欲哭无泪,泪已流尽。

家里的父亲听说小女流落到上海,东借西借凑足了路费,找到了上海,找到了小女。可是人家不让带走,要生活费。无奈只得回家再筹钱。

少女天天巷口等候,张望。一天,一天,望不见亲人来。一月,两月,看不见亲人来。一年,两年,亲人不露面。

一路颠簸,辗转了大半年,父亲才回到家,到家就病倒了,一病不起,病亡了。望眼欲穿的小女,哪知道父亲已经病故啊。

哥哥也想到上海接回妹妹。可是钱从何出?家里穷得揭不开锅,邻里庄里全是穷鬼。实在无奈,只能听之任之。

兄妹四人,大姐姐被饥荒夺了命,过早地离世了。小妹妹流落上海,下落不明。小弟弟跟着新四军南下,生死不明。孤穷的哥哥守着二亩薄田,在乡邻的帮助下,娶了一名哑巴为妻。

这哑巴后来就成了我外婆,生了两男两女。苏北灌溉总渠开挖后,外公就从三吉移居到前六汪。后来到我小舅成家后,又把家搬回了老家三吉,立业后他又把家搬上了陈涛街,在街上安营扎寨。

话说老姑奶在绝望中结识了年青的军官,相爱后就怀了孕。军官南下,她也跟着南下到杭州。国民党兵败,军官逃亡台湾,生活无助,逼着她坚强自立。从此,母子俩走上贩鱼的行列。从小经商的经历和磨难,为日后的打拼和下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贩鱼过程中,受到了大龄青年的照顾。每次,无论她来得早或晚,都特意给她留份,还帮她运上车。新中国成立后,一起吃上了水产公司的饭碗。在众人的撺合下,他们组成了幸福的家庭。婚后,诞下了二男一女。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老姑奶几经周折,才跟老家的大哥哥联系上。从杭州回老家省亲,谈何容易,历时一个多月,才辗转到蔡桥的乡下。一双孩童小儿女,硬是花了重金,才求人用一扁担歪歪扭扭地挑到了老家的门口。到家嚎啕大哭,一路艰辛谁人知!

改革开放后,二男下海,创立化妆品公司,事业发达,遂成亿万富翁。八十年代,我大哥去江西读大学,特意去过杭州。1990年,我刚上大学时,就听说有一个杭州表舅是亿万富翁,当时化妆品业务就扩展到香港和海外。

老姑奶安享晚年。在杭州有几次遇上老家人,她都托人家带上旧衣旧物,想法周济娘家人。可是,老家人都穷,连旧衣旧物也贪,都截胡留下自家用上了,一次也没有能够带到娘家人手上。

我至少见过老姑奶两次面。第一次,我刚上高一时,她省亲到县社巷里的大舅家,我穿着借来的胡军老弟的大外套,见到了一个瘦削而健谈的杭州老太太。第二次,我工作后没有多久,我陪老大就医,在杭州城里又见到了她老人家,已经有专职保姆伺候了。

老姑奶牵挂娘家的心,始终不曾改变。我初中毕业时,她把大姐家的大儿子留下的一双儿女,带到杭州安置打工。现在大表哥还债杭州做地毯生意,不过他妹妹后来被他嫁给了他看中的一位家乡年轻人。

后来,小舅家的二姑娘和四姑娘都奔着老姑奶来杭州了,后都嫁给了杭州人,成为了现在的杭州人。许表妹俩自己都四十左右了,这可谓“杭州城东西,长作老家别;昔去黄花瘦,今来绿叶肥”!

老姑奶信佛,她的牌位就供放在雷峰塔边上的灵隐寺里。

老姑奶已经仙逝十四年了。

她的一生,就是一部耐人咀嚼、激人励志的连续剧,乐观的角色、勤劳的成色、善良的本色、倔强的底色、幸福的生色,永远不会黯然褪色!

因为她就是一株不褪色的树花,滨海是根,上海是茎,杭州是叶,风会记住她的花香,我们会记住满树繁花的时刻!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