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9/17
分享

一片雪花看起来那么虚无(组诗)


与草书

在坪坡川山顶上,闲置的地里

荒芜是唯一的景象,一块一块连着一块良田

已有好多年,南山梁,北户豁岘

红土豁岘,盘盘营

只有野草肯兑现承诺,大笔一挥

水彩画平铺直叙

童年还在这里,美好走失了

虚无庞大无比

我们从未成为自己的主人,从未替生地着想过

前咀上,郭家湾

野草不忍伤口裸呈于天地,率队守住

每一寸即将流失的肌肤

坪坡川原本不应该这样,直到一天夜里

月光醉了,草绳断了

一步又一步连着一步的出走,那么浩荡

2018.11.16

与雪书

新雪落下来盖住旧梦

流浪汉他们不知欢喜

也不懂忧伤

他们不会感谢,逢墙角而立,棉被太轻

经不住人的一口气

自私的并不是房子本身

需要冷的人出不来

想要温暖的人进不去,这不是玩笑

中间隔着的叫命运

雪花有没有思想,贫困与富有没有尽头

所有的脚步与喊叫

蜷缩起来,黑暗披着斗篷耀武扬威

梦一旦醒来

旅行就是真的,疼痛是真的

邪恶与命运都是真的

只有良善,在一片雪花上,看起来那么虚无

2018.11.16

快板书

仿佛从她嗓子里蹦出来

一把一把刀,飞入深沉的墨色里

闪着点点银光。

仿佛一个复杂的音节

在唇齿之间

所有温柔失了翼

放下一个女人的矜持

放下一个人的一生

柔和不需要了

宁静不需要了

吐出胸中的一口气

把断线的珠子倾盆倒下来

声音是自由,抑扬顿挫自己掌控

把所有温暖装起来

世界只需要冷眼,刀锋一样

流星一样,音乐是飞翔的石头

能够击穿胸膛,石头碎了,未见鲜血

2018.11.17

天堂书

召唤我们进入的,是一扇门

脸庞清晰可辨,身高清晰可辨,容积清晰可辨

终于脱掉了一切伪装

火车脱离车轨,快乐脱离束缚

翅膀脱离飞翔,我与你

脱离一杯酒的高度,用阳光的筹码

一切流动的事物都没有固定形态

伪饰在这里被人耻笑

光着身子,还必须要走在日头照耀下

那扇门一直开着

召唤一直存在,可惜我们被另一扇窗蒙蔽了

大地在惊恐中扬起了雾

2018.11.17

冬雪书

我们的前身是泪水的海洋

害怕在地面上留下痕迹,选择打开身体

轻飘飘落下来

暗黑中,我们惧怕自己

亮出锋刃就是抽出刀子,灯盏不说话

它照见了善恶

一只鹰在岩石上断喙,岩石不语

眼睁睁看着它,一根一根拔掉羽翅

生命这样延续

我们一生没有回音,只有喘息

越黑越暗,一场风暴什么都不会留下

2018.11.17

辩证书

从来就没有抵达。

抵达是一条永无尽头的路

人类只是在昆虫面前

展现自己的强壮,与宽大的悲伤

羞于看见自己的弱小

可怜的人啊,从来都抵不过一双蝴蝶的翅膀

放弃一种生存方式,接受

另一种生活方式,需要走一段路

冰川时代那么漫长

从来就没有能够在茅屋里消失的柴火

苦恼是人们自己捉弄自己

可怜的人啊,从来都不清楚

真理需要插上翅膀

鹰需要拔掉一次羽翼延续飞翔的生命

肤浅的人学习,智者掌控风向

同样是抵达,行走与飞翔有截然不同的结果

2018.11.17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