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9/25
分享

身背闪电的人轻如一片雪花(组诗)


一片雪花赎罪的方式

我是木柱上的祭品

光着身子等候,行刑者奠酒净手

刑刀要在火上走一来回

血才不崩,因着刀锋有足够重的寒光

刑场四周铁丝网

为了阻止一只鸟掀来春天的消息

在高频的翅膀下

有铁打的筋骨,哨兵面无颜色,神不外露

目光深处有闪电

留给我尊严,必须作为人死去

烧掉羞耻,身背闪电,才能轻如一片雪花

2018.11.28

祭坛

我是木柱上的祭品

行刑者目光划过我白嫩嫩的肉身

触及到我的灵魂

他无暇顾及,肮脏何时附于躯体

只手取下我的眼睛:

神说,你见得太多,特此收走你的闪亮

风又开始吹了

他用快刀摘下我的耳朵:神说,你知之太多

衣衫褴褛的老人

他用钝刀砍掉我的双手:

神说,触摸过俗世的烟尘手不干净了

2018.11.29

刀论

刀是一块铁,锋利的是人性

砍断一棵芽苗

少一棵大树,塞进牲畜脖子里的是屠夫

砍下一个人的头颅,刽子手并没有权利

高高在上的审判者才有

无限放大令箭的威力,与律法无关

锈会埋葬一把刀的一生

如果是人不愿意,锋利就一直挂在刀口上

寒光是月亮到人心的弧度

2018.11.29

以自己为高度,并且不认同任何高度

且不遗余力的坚持

我学着爬上一棵大树去看向往已久的那座空巢

断翅的乌鸦不知去向

断喙的苍鹰从未来过

我的一只眼睛掉下去了,不用畏缩

顺着一截堡墙能找到

他们一般不会轻易打开,特别是

内容无法肯定的册页

需要谨慎,甚至要用到神秘这个词

黑板上写白字属古老的法则

羊皮上没有束缚,什么颜色都好,什么话语都可以

岌岌可危是一种感觉

他们不会轻易接受慰藉,在目标与我之间,留下翅膀

2018.11.29

献身艺术

我一直尊他们为圣者

或是神

他们是天才,必定在某些方面带着尖刺

一棵松树看着

一株崖柏长歪了也不会扶一把

印经院的印经者

一把油印滚子转完了他们的一生

需要位置安放

一生的不安,恰巧我不需要

一只公鸡一生

致力于打鸣,对一只落难的雏说:

翅膀是摆设

我们的崇高是唤醒太阳

失了飞翔,他们甚至于失去了

下蹲的权利

跟腱断了,骨头绝不会自己弯

2018.11.29

石匠

什么都不需要了

包括向一块石头索要佛像

对着钢钎与锤子说话

像一个有病的人,石头终究没能自己

变成了磨盘

取出麦子体内蕴藏的雪

石头火星四溅

已经毫无意义了

他所期待的一直都没有来

搭上一生

他懂得如何从一块石头中

取出世间万物

他有千万种方法不让自己失望

可他无法凿不出

太阳的背面,与月亮的苍白

2018.11.30

光明

一场雪是纯粹的审判

一片雪花是纯粹的审判的起因

2018.11.30

过程

纯粹的征服

真正意义上的顺从

当你继续前行

必须要躲过左轮射出的弧线

阳光是一粒

饱满的种子,居高临下

当你继续写到月亮

会触摸到雪的温度

在一道瀑布后面上升

闪电是你背后的流光,一击必中

2018.11.30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