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11/15
分享

杏花漫不经心的开着(组诗)

回家

来不及掉下眼泪,黑夜便将

两颗星星摘下来,塞进你的眼窝,冰凉随即而至

来不及合上童年的扉页,失守的故乡

以迅雷之势,把那些塌方的脚步,逼过河立在对岸的崖边

来不及安排身后事,落日带走所有的一切温暖

房子之间路程太远,只有坟头与墓地才能挤在一起取暖

2017.12.2


杏花漫不经心的开着


是的。我的心中有一条江

这么多年,幸亏生活的堤坝牢靠,如若决堤后果不可想象

周而复始,杏花每年都开的很准时

粉的、白的、也有紫色的。母亲走后,它们屡次失约

我曾不止一次的强调,母亲走疼了一条岔

倒在雪地里之后,满山的杏花总害怕,开不出雪花的白

杏花漫不经心的开着,主要是因为父亲

每一朵灯盏一样的火红,是裂开的伤,越繁越疼

2017.12.2

在慢牛坡烈士陵园

每一块青砖都在流血、诉说、啜泣

这些有温度的砖头,就该铸进脊梁骨里

沉思许久,一脸庄重的爷爷说

这里躺着的,都是年龄同他差不多的爷爷

我们的安逸,都是他们用鲜血换来的

孙子追问,他们都是你的弟兄吗?

耄耋的老人,身子微颤,看着周围的松柏

仿佛看到了,子弹穿透身体,坚骨高举的战旗从未倒下过

是啊,他们都是我的弟兄

慢牛坡,不光是一座青砖石头堆砌的陵园

一位师长与几百名战士

把灵魂安放在这里,祖国在他们身后崛起

冬风满怀寒意,松柏的青丝

迎风飞扬。坚骨堆砌的江山,越来越稳越坚固

2017.12.3

秋霜落在父亲头上,时光的老笤帚

再也无力扫去这人世的白

像那年一场雪落在母亲头上,她无力抖落

人间的冰,把她融进黄土里

他一直等待一个奇迹,春天来了

种下去的母亲,就该发芽,这旷世的作品

赔上了他的坚骨

人世本就同一片雪花

纯净的来,晶莹的走,什么都不带走

2017.12.3

故土跋

1.


每次通电话,喋喋不休,没完没了

眼泪唤醒夜空的星星,春雨唤醒拔节的麦苗

婴儿吃到蜜糖,枯木逢着春天,考证者挖到宝藏

一朵久未开的花,听到花瓣绽放的声音

多少年,同样的问题从未改变

你想知道关于我的一切,吃喝拉撒睡,还有交际

多想继续听你重新复述,打听你孙子的事

其实,在孩子们的记忆里你是模糊的

一个种了一辈子地的人,你不懂政治,也不应该懂

只关心孩子,不论是地里长出来的,或者用命换来的

对于柴米油盐酱醋茶,关心的有些过分

甚至于喜欢的有些狂热,执着是你人生的理念

2.


如今,在乡下,你把眼睛交给了星星

在天上俯视人间,倒在外面的人,魂魄一辈子都回不去

可我和我的兄弟一路上都喊着:娘,跟着我们回家吧

满山满屲的雪,为你披上重孝

自那年之后,只要是下雪,我都会最早起来

在门口看有没有一个人的脚印,踩在雪地里,留在我心上

3.


正如你絮叨的,等我老了,就会和你一样

只想回到一个地方

现在我披星戴月,奔跑在回乡的路上

母亲啊!你是否还在灯盏下大衣改小,生火做饭

你一直都在为你的娃寻找出路,甚至不惜让我绑上沙绑腿

如今我健步如飞,却还是没赶上,你的呼吸被风吹断

这世间,万物都躲不过,生老病死墓

多希望你是,躲过古老秩序的蒲公英,落在哪里都生根

4.


黄土松软,印不出我的足迹。只好把回乡的路

种子一样埋在心底,恰逢春天,开成一片紫色的花海

回乡的路太短,只有眼睛到心上那么近,一辈子走不到头

一生一条路,日落日出,永不停歇的往回走着,一辈子走不到头

烛火摇曳,照亮归途,只有躺在

木制的箱子里,盖着遮羞布抬回去,才算还乡

5.


月亮是悬在天空的泪泡泡,风一吹,空气中尽是咸涩的海潮

故乡,父亲一个人扛在肩上,越走越低越接近,养人也埋人的黄土地

2017.12.2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