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11/28
分享

野草替我挺起故乡的脊梁(组诗)

柳树叶子落的最迟

满山的杏树,叶子落尽了

庄跟前的落的迟一些,但也悉数泛黄

白杨树紧随其后

只有柳树,在深寒的秋风中,高举翠碧

白露过后,父亲的筋骨,薄霜奈何不得

只有雪才能盖住他的本色

2018.10.2

迫不及待的并非草

这几年,草失去对手,也失了战斗的信心

漫无目的的长着,毫无章法

不像那几年,母亲的镰刀的锋刃之下

草拼命长成箭镞,射向天空

势有射断锋刃之势,一茬一茬的倒下去

又一茬一茬的立起来,阵势浩大

感母亲的恩,只有那些长在坟头上的

未失斗志。余下整个村子

它们顺势而为,草不像草,阵不像阵

2018.10.3

神仙

给一头牛,或者一头羊,或者一头驴

强加上一些人的想法,可

人永远都不能理解一头牲畜

它们一生只想做自己

做一头勤勤恳恳的牲畜。而我很难理解

一只老公鸡,凌晨三点多的啼鸣

它的信仰没有改变,它的态度没有改变

它甚至于从来都没有过

不做一只公鸡的想法。兢兢业业

是一只公鸡这一生的准则,唤醒太阳

擦亮惺忪的眼睛,给世人光明

人就不一样了,有时候,他们不想做人了

2018.10.3

永不熄灭的香烟

枪杆子挺起了政权的脊梁

钢铁长城挺起了共和国的脊梁

父亲挺起了村子的脊梁

一支永不熄灭的香烟挺起了父亲的脊梁

我非常确定

脊梁是一个硬折不弯的事物

那些年,生活骑在他脖子上

为这不弯的事物

他把自己一块铁一样,在世俗的冷水中

一遍一遍淬火,钢水好

才能达到,硬折不弯的标准

现今老了,父亲才甘愿

把自己一生的名节交给一支香烟

2018.10.3

晚景

日头不想落得太快,夕阳

又慢不下来

从过南藏河,一瞬间

就打在父亲背上

野草看着很茂盛的样子

低着头,毫无生气

此时的坪坡川,更像一个

巨大的坟场

父亲是立在坟场里的墓碑

最后一抹夕阳

扫过去,碑石上只有两个字

2018.10.4

善知者

可以这么说:

草,是人间最善解人意的事物。

与二叔家相邻的两块田

父亲照看的这一块,几乎

寸草不生。另一块野草照看

盖住所有伤痛

中间只隔着一条土垄,像隔着

一条生与死的分界线

野草从不越雷池半步,粮食也从不踏出一步

2018.10.4

分量

亲身经历过,你会发现

很多事物自身的重量,不是直观结果

比方说,一把铁锨

看着要比一个鼠标重很多

这次回乡,帮父亲挖洋芋

一铁锨一铁锨,解救白嫩嫩的肉身

仿佛一个佛陀,解救

另一个菩萨,轻快无法用语言描述

反到是鼠标,越握越重

拉不动时,仿佛另一头拽着,一生的乡愁

2018.10.4

借口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妈妈呀

圣贤书上说的,有时候

也是哄人的

你看看,你睁开眼睛看看

自你走后,我收到了什么

你常说要多读圣贤书,多学圣贤人

可这夜晚,除了伤心

就是一把一把,扯不完的哀愁

如果这也算桑榆,那我不会抱怨

2018.10.4

落叶黄

人临初秋,这中年时代

已经对很多事情,不感兴趣

比方说,花花世界

越花越厌烦,只对一种色彩

有共鸣:黄

黄土地的黄,麦子的黄,落叶的黄

一生成型的或者

人一样临秋才黄的,都一样金贵

一切白纸黑字,描不出来

只有一个,叫故乡的地方,俱全

2018.10.5

秋天的梦

做了四十年的梦

终究没能

把一颗草尖上的露

做成珍珠。

这易碎的事物

遥不可及

杏花仍旧开

可惜花期太短

枝头太低,像一个

怯懦的人

任涓涓流水东逝,人在西

2018.10.5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