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1/02
分享

春天是雪后一个人的脸色(组诗)

春天

老榆树折皱跌起,也不忘温柔

小眼睛紧盯人世,鹅黄并不是黄金,比黄金沉重

紧盯日子好过了的母亲

看着她撑不下去,记忆中可以果腹的铜板

留下另一棵老榆树站在人间

2018.12.29

月光辞

他必须时刻保持清醒

他必须自己对自己说一些话

可时间的剔骨刀

让他的失语症越来越重

月光封住他的嘴

风在旷野中努力替他吼叫

一九五三年

他从深雪中走来

力求完美一生,被水晶打破,在皎洁的月光下

2018.12.29

失翼

词语加深一座村子的孤寂

野草涣散坚守的人心,攻势迅猛

风暴终究会来

魔术是一种假象,坍塌的时光

和漂浮不定的影子道别

无法澄清天空,无法说明天堂

一切灾病都会令人无所适从

2018.12.29

解救

闪电在原木上书写,关于神

愤怒的缘由,作为惩罚,掏空一棵树的心

丢失脸面的人并未放弃

一滴雨舒展筋骨的机会,第二春的波涛

跨战马穿铠衣

雷声的重锤敲下来,闪电紧随其后

201.8.12.29

一个人远走的人带走的是另一个人的全部

记忆中欢愉是一片云

现实中欢愉成了一块搬不动的铁

渐行渐远的脚步带走一个村子的皮肤,残忍的手法

让一个人再也没有站起来

2018.12.30

突破口

人来人往,我找不到自己要走的路

每一个住所都怀有敌意

每一片雪都胸怀疑虑,所有世故都那么巧妙

逆来顺受的打击早已习惯

诸神举着火把,死亡加快了生活的节奏

2018.12.30

愧疚

无法断定地狱里的鬼有没有罪

可以肯定的是,并非人间全是人。这比想象中难熬

在一个地方生存久了

会掉眼泪,在人间只有坪坡川

把泪挂在脸上,迎着风冻成冰

垂下头流成河,阳光从来都不会判定

2018.12.30

亮刀

最先需要取出锋刃

如同在荆棘之中取出人心一样

力道太小褪不去锈色

力道太大又怕卷了刃口,轻重

如同在骨头上剔下毒

取出埋在深雪中的半生

从刀身到刀背的路

需要腕力与手劲配合,恰到好处

划一条弧线

锋利的程度,石头不可测量

需要一根青丝

断在阴面是月光,断在阳面是雪

2018.12.30

攀登

塔楼倒了,乌鸦并未失翼

等最后一个灵魂

屈服于死亡,向神禀告离去的消息

为接近,必先从内心开始瓦解

用骨头垒砌阶梯

用作登上峰顶蒙蔽眼睛的道具

纵然苦难不堪一击

人们愿意苟且,甚至愿意旧砖垒起新塔楼

2018.12.31

墓志铭

打开需要谨慎。村子已经不起反复折叠

需要从一个字入手

把田块分给粮食,把山体分给野草

羊皮经卷上,箴言与佛语

古老的法则,神秘需要从母语开始

山有山的棱角,水有水的模样

没有常态,锤子砸在钢钎上,石头上只写下三个字

2018.12.31

最后的赏赐

几乎所有鸟雀走失了。

乌鸦与麻雀,它们从来不会像人一样

披着一张人皮

它们的决绝没人能懂,即便仅剩它们

一群长翅膀的佛子,也要用墨色为村子描上晕

它们更是医生,为村子

清除血管堵塞,化脓的一部分,切下来丢给我

2018.12.31

七宗罪

并不是杀生就一定能够成魔

并不是杀生就一定成不了佛

屠夫怀揣经卷,一心向善,罪孽深重的是

那个叫屠夫起床的人

怨恨会在一根草叶上安居

只待群起攻之,卷草而来便不可阻挡

任何艺术都不会久活

需要一步一步来完美自己,缩小仇恨范围

2018.12.31

花开了,一丝香气都不敢带着,怕玷污了一世清名。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