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1/05
分享

故乡篇:南藏河西(组诗)


遮羞布

那么大一座村子,不会有死无葬身之地者

那么大一座村子,不能全埋人

房梁难支,坟头好盖,一口气上不来是个地方都能葬下去

割不完的韭菜,烧不完的野草

一群一群,仰着头走出去,盖着红绸子抬回来

衣钵

还是乡邻们,跑前忙后

猜拳喝酒,一场法事人尽相同。“没有谁重于泰山

也没有谁轻于鸿毛。”

睡在向阳坡,插上几根柳枝,才能算把根彻底留下

身份

在异乡,满天星斗是故乡的眼睛。

在故乡,麦田养不活鸟雀,野草替我抬起头。

致雪

眼神从天空挂下来,落在枯枝周遭,

大地披上新装。

布谷鸟所期待的春天,正是我所期待的食粮。

——必须拥抱落日,

这亲密的忠告,事实上昨夜的晚霞一无所知。

还在

窑洞还在,朴素还在,人间温暖还在

草木还在,魂魄就还在

落在头上的雪还在,母亲就还在

黎明在星星的眼睛里升起

草尖上的露珠,还在驮着太阳,光明还在

花草歌

这么多年,故乡的山从未改头换面

母亲为我们几棵刺槐

一头黑发变成了枯草,捆不住日子,被岁月打倒

山上的野草努力,野花也努力

衰败与盛开

落在肩上的雪,我不敢抖落,它们都是一些来自天外

参透生死的精灵,每一朵都具有勘破人间

的小眼睛,我必须假装

良善,才能看清它们用生命,解救生命的过程

慈悲

身背石头,与怀揣菩萨一样。

人们却只跪菩萨不拜石头,

在人间,为难人的是把石头做成菩萨的人。

对一株青稞低下头

那年,爷爷活着,没有吃过青稞面

那年,爷爷去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青稞酒到底烈不烈

他没有尝过,再次面对青稞

活着的一株麦苗,我停下脚步,怀疑这些年走过的路

母亲,河

坪坡川是一尊神,才如此淡定

夜晚,嫦娥准时备下

桂花酒,等待暮归的父亲

身上裹盐,父亲泡在泪中

大雪封山之后,南藏河穿上冰装,神态自若

南藏河西

牛羊在源头吃草拉屎,父辈在中游挖冰,驴拉车载人背

丢进窖里当饮用水。

南藏河不算宽,一抬脚就能迈过去

离家太远时,左岸蒿草,右岸祖坟,都站的比我高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