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1/09
分享

活着根本没有虚无的坚持(组诗)


村子的耳语

一切做法都不是

放弃,在这条路上,没有对错

没有失败者。

我懂得村子所说的一切

白杨树略显疲态,树上的鸟窝在风中呜咽

河沿边上的野草在风中凌乱

没人敢对一座古老村子的妆容品评

远走的和留守者

有属于自己的活法,没人可以信口

一切都真实存在,对错也一样

2019.12.18

卑微是一种生存方式

卑微的活着可能是一种余罪

但不重要,只要呼吸还没有停歇

可以在草原

可以在碱滩,阳光一样照着

抵达同时发生

所有的沉默只为一次爆发做铺垫

不是低下头就是卑微

比方说谷子

不是昂起头就是骄傲,比方说青稞

所有的事物

活着,以卑微的方式

2019.12.18

执着

在庙里请愿

盼泥塑木雕的神仙能够赐给他

一双儿女

神借一条小木凳面授

张老三

奉上愿钱500,回家静候佳讯

这并奇怪

一年有余未果,遂求神仙道指明路

还是借香桌授机缘

张老三

奉上老公鸡一只,剩余的还是漫长的等待

2019.12.18

意识

在我的生活中,需要反复提到雪

生我的那天,与生我的人走的那天得亏雪的照应

听起来让人心碎

和一片雪花碎裂的声音没有两样

断骨同样看不见

这并不荒唐,我曾经观察一朵雪花下落的过程

和一个人的生死没有区别

美都一样,在我的意识中,冬天一定大于春天

2019.12.19

远处

白炽灯替换了煤油灯

下岗的灯盏,渐渐地也会被人遗忘

直到被时光掩埋

远处的灯火从来都不会熄灭

那是一个人的

深眸里发出强光,在预料之内

远处的想念

远处闪烁的月光

一滴泪花中

晃动的黎明容不得我思考,洇开一幅画

2019.12.19

书中

风从哪里来,都带着故乡的哨音

槐树的枯枝在晃动

像一个独自站在崖边上的老人,四处张望

我曾在书中写下牵挂

我也想到了写在书中独自一个人活着的父亲

我却不敢去翻看

我怕书页的簌簌声与我内心骨头的断裂声重合

准备回乡的打算

一拖再拖,也只好写进书中

在一页稿纸上

继续怀念,力求与冷风中跑进耳朵的哨音

重合

2019.12.19

那些想不明白的我都会用文字去验证

雪的确能开成杏花

在母亲走后的四月天,漫山遍野

门口的老杏树却拒绝吐蕊

在书页上排摸一棵杏树不开花的缘由

最怕是那一头雪

压垮一个人所剩无几的日子

属于善意之举

一切都要立在书页中

包括一棵杏树

在秋天过早的落完了叶子,孤零零站在冷风中

村子扩胸,拔背,都是在等归来的跫音

2019.12.20

神位

那些年,泥塑木雕坐在我眼里

父母弓着腰行走田间地头

这些年,我把母亲供在桌子上

把父亲放在老屋里,阴阳相隔的两个人

相互依存,相互照看

神从我心上退下去

一丝阳光都没有留下,周围黑漆漆的

我听到有一种可怕的走路声

可我知道,那不是归来的跫音,是小鬼

打算收走一个苦行的人

而这个人我还来不及在心上供起来

我的承受是有限度的

如同死神给我下达的指令,死亡比星空更加广阔

2019.12.20

沉思的真相

有限的是一个人的生命

无限的是思想,和思想高举的旗帜开创的境界

沉思的真相并不在此

当故乡神秘的面纱被揭开

野草盖不住裸露的骨头

需要静下心来,剥离多余的赘物,还原衰败的真相

每样事物都有成为灯的事实

不可测的是眼眸,和眼眸深处的光

当月光变成石头

那便是最硬的物什,以生命的方式存在

存在是无限的抽象词,像沉思的真相

2019.12.20

几乎

几乎不可能。

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改变了粮食的走向。

几乎耗尽了积攒半生的血汗

父亲搭上自己的一生

努力接近自己的梦想,吃饱穿暖是天大的事

父亲几乎抓住了光

可惜,一场雪太耀眼

遮住了父亲的视线

当春天带着一个人的嘱托从土里长出来,为时晚矣

2019.12.21

总是在夜里

玫瑰走失,星星在夜晚失眠

从来不会有例外

是与非都属于夜晚,实质上是唯一的安全保障

断喙,拔羽翅,撕下利爪

重生需要在昏死中

醒来,寒意是神降罪,也是神降赐,是福音

当黎明快要来临,总是夜的空间最辽阔

2019.12.21

破碎

即便是破碎,也都那么舒缓

像雪花扬扬洒洒

从村口一直白上头顶,白就成了不可触及

一个人突然掉进深渊

并非意识所向

也并非有能力能够使与土为邻的人复活

在某一个特指的节点

时间就是法器,能够摧毁一切硬物

包括一个人的脊梁骨

硬了一辈子的膝盖,突然弯下去

一生也就倒了

顺带着改变一个人一生准备好的碎裂姿态

这一切都无法挽回

时间会自动修复碎裂的镜子

2019.12.21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