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1/13
分享

那些草几乎掏空了自己(组诗)


眼前渐变

当前的枯败只是一种假象

春天要来之前,和黎明前的黑暗

一样。不必担忧

我相信这些看似枯干的野草

相信它们的胸怀

和志向,它们只是在等

一场雪唤醒内心

沉睡的锋刃,划开

春天的窗户纸,释放火焰

走过艰难路的人

懂得每一段通往春天的路,都冰雪覆盖

2019.12.6

家乡的色调

我相信家乡此时的色调

和我现在看在眼里的枯黄焦灰一样让人心忧

在山顶上的小片空地

野草、枯枝、萎调的花儿

我相信不日后

一定还会有雪,带着天空的嘱托

共存。像我的家乡

允许一个人活着的父亲,和

无人照看的村子

相依,相扶,也是一种共存,虽我们远行

家乡初心不改

正如古语所说的:

子不嫌母丑,

在哪里我都会爱这枯黄的色调,爱每一帧江山

2019.12.6

在冬月天站在东山顶上

一眼望过去,山头挨着山头

清一色的枯黄

突然的悲伤会加剧苍凉的程度,直线上

绵延多少公里

我无法计算,但我能够

准确的圈出一个圆

圈内一定是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

慈悲是我一生的供养

野草腰身笔直,向着北方欠身

在风中摇摆

仿佛一个人在日常中摇头,或点头肯定

2019.12.6

满眼东风劲

我相信,一定是村子捎来了信息

关于秋天的嘱托

需要我把目光放远一些,春天一直都在路上

黄金从眼里退下去

老式银子的色调,堆满山野,堵住回家的路口

良田在鸟翅上停止心跳

十一月的山顶

野草们放下了成见

那些熟悉的词语早已回到家乡

而我的热爱

正在等待一场雪花开,铺满省亲的路

2019.12.7

那些看不见的美并不是虚设

我相信旷野的荒凉中必定有春色

在蓄势,我相信

冰雪的下面一定埋着看不见的美,而那些美

并不是虚设

所有的庄稼都带着温暖

等待春风

推着它们像黄金一样铺满大地。

父亲把笑容火焰

一样插在高粱穗子上,迎着风

每一截时间里

都有炊烟的呼吸,念着农事

从来不会在乎走失

白云落下来,村庄就有了悠闲的样子

2019.12.7

落在我眼前的鸟儿

它落下来的时候风停了

它并未急着飞走

它好像并不怕我,一点一点试探着靠近

它振一下翅膀,仿佛

它有满肚子话要对我说尽,却又张不开嘴

它的一举一行,风一遍就懂了

它滴溜溜转着的眼睛,像拥着深水的井

它是否需要我的感谢

它全然不理会,扯住夕阳铺在

它娇小的身躯上

它望着远处的炊烟,像望着一只鸟儿的未来

2019.12.7

那些草几乎掏空了

就为能够站的更加笔直,那些草

几乎掏空了自己

像秋天掏空肉身让粮仓满起来,像父亲

掏空自己,让我们

在俗世的铁水中有钢的硬度,有水的韧劲

有山的胸怀,容得下

一切容不下的事物。但人间最硬的

还是炊烟,多少镰刀

割倒了五谷杂粮,多少日子割倒了父亲的白发

只有炊烟,轻飘飘的事物

硬是压弯了月亮,弓着脊背驮着野草的喜悦

2019.12.8

柠条在风中扬起鞭子

抽下去是因为风,抬起来还是

大地总是那么慈悲

把这种疼痛几乎全部转移到我身上,仿佛雷电

离家这么近

无法触及,鞭稍总能抽出内心的羞愧

被困在时间里

我们总习惯以此为借口

减轻不回家的罪孽

可惜空气中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像柠条枝上覆盖着的白霜

不会掉下去,会一直不停的生长,直到像龙鳞一样

裂开来,算是一种重生

远远的看去,像一个人顶着一头蓬乱的灰发

在风中飘扬

2019.12.8

它们都向一个方向倒

北方属水,我知道那是眼泪的故乡

它们抬头仰望

我知道是因为害怕那颗珍珠掉下来,碎了

它们都向一个方向倒

需要像解一道方程式那样假设

把如果带入

至于结论我一直都不敢肯定,像我不敢肯定

一株草至死不屈的精神

而我的懦弱一直都在路上,却从来没有走到尽头

2019.12.8

茫茫无际的天穹下

我的心被一块白云扯住

一只断翅的飞鸟,蹲坐在土丘上,望着

白云远走,会拔出内心的不甘

像折断莲藕连着丝

从来没有谁想象过一截莲藕内心那些放不下

在风中,我是被通缉的人

只有来自故乡的风,才能捉拿归案

一个与文明越走越远的人,注定一生都无法续接翅膀

2019.12.9

柠条提着刀

老钝,残次。

仿佛是被人抛弃的老式庄农人

一门可以果腹的手艺。

像一个站班的人,守好最后一号岗,空瘪的豆荚

在风中像警棍的提示

父亲放下镰刀

完全腾出双手提住村子最后的日子

和一簇柠条挂着春天

希望一样,在风中来回摇摆

能够让人间的草木,取下佩刀的

只有春天,和春天里老枝上露出的嫩芽

2019.12.9

黄昏落在肩上

突然想到了父亲。

黄昏落在肩上等着夜晚判刑

村子也似这样等待

星星早已不是自己的孩子,他们也不是自己的主人

像黄昏一样走在路上

我们正在走向黄昏,两者之间的距离

叫守望

在途中,南藏河并不能阻止我

河水越来越瘦的腰身

撑不住了,黄昏也不愿在肩膀上多停留一会

像一个急着道别的人

一眨眼没过头顶,归仓的五谷抖落了身上的暮色

2019.12.9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