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1/17
分享

启示(组诗)


白开水

解渴,也解心上的焦躁

饮下一杯月光,和饮下一杯凉白开

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放入花茶,绿茶,红茶

给你等同的香气,需要细品,像品一杯童年的老酿

咂一口清风顺着舌喉

缓缓扑入,会听到时间爆豆子

光阴深处,恍然走过的四十年,无色无味

2019.12.14

村子正在放慢脚步

这几年,村子和父亲,一直都在比赛

谁走的更慢一些

可惜谁都没有赢过

任何事物一旦有了共同的目标

会相依相扶

父亲和村子正是这样,最终相互和好,放下了较量

为等一个迟归的人,把命运悬起来。

2019.12.14

姿态

我拾好一袋子土豆,扎紧袋口放在架子车上

掉过头来,父亲才挖了两窝

仿佛他不想走完,自己剩余不多的日子,故意放慢速度

而我焦急的对待日子

略显浮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让人心安的理由

这是一种无意识的姿态

这一生,父亲是有意识的让所有的五谷粮食

长出了属于各自独特的本色

洋芋是洋芋,麦子是麦子,把自己修成了村子

2019.12.14

沉浸

总在想象中长出嫩芽。

门口的槐树,在轻风中晃动着干枝

毫无疑问,春天

正在动荡中酝酿归来的频率

冬天有一点倦意

像一个沉睡在麦草垛上晒太阳的孩童

2019.12.15

全部的我

我的渴望只有雪

雪化了留下生活对我的肯定

可惜我错过了

最美的时刻,那向生而死的奔赴

把这定义为一种渴望

我并不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虚无的存在是假象

和一杯月光不分我他,孤独一直都在雪的影子里

2019.12.15

停泊

港口一直空着,村子的海

那么辽阔,码头井然,水面平静,父亲总是划着断橹

回港的讯息一直都是临时的

野草翘首为盼,希望靠岸的船只不再远走

2019.12.15

鸽子

刨开雪为找出被埋在雪下面的残次籽种

并不是雪残忍

并不是籽种没有怜悯之心

看似毫无生机的事物

也胸怀春天,乘着鸟翅

落在哪里,那里就有

自由的真身,长在野山里的五谷杂粮

是鸽子捎回来的讯息

向我讲述父亲的困境,向父亲讲述游子的无奈

2019.12.16

途中

这些年,在路上,与野花野草为伴

月亮是一面催泪的镜子

更是盛泪的盆子,望穿的是夜空,坐穿的是黎明

这一局已无法更改

过河的卒子,前进与后退,横竖都是一死

而我,努力活着,奔向家的方向

2019.12.16

当我奔向家的方向

白杨树列队,野花在风中竖起拇指

野草挥臂撑开一片天

我的脚步太过缓慢,以至于让我的亲人等的太久

树木披着一头白发

野草折断腰身,举着一把火

所有的焦虑都源自

一种抽象的波动,像一个人无助的抽泣,轻轻拍打

2019.12.16

启示

我所有的一切都源自那里——坪坡川

针尖那么大的地方

能在地图上标注出属地

这就够了

在我心上存在的整个意义

给我生命

给我灵魂,给我信仰,给我责任

给我动荡不安的悔恨

给我白纸黑字上的诚恳,和诚恳中的灯光

接纳我肮脏的肉身

我失重的眼睑

得到灯塔的指引,引水成流,死亡便是永恒

2019.12.17

所有的事实

不仅仅是雪

但雪占据了我几乎所有的思维

能够扰乱我的

也只有雪,这熟悉而又陌生的神秘事物

一场雪落在坪坡川

不仅仅是一座村庄看似短暂的沉睡

也包括一个人永恒的沉睡

而所有的不安,其实是一种恐惧

当喜欢的事物突然

成了能够打倒一个人一生的子弹

看似冰做的玩具

一枚死亡的纽扣把惊魂未定的我订上了十字架

2019.12.17

本身

我曾试图求得原谅

始终未能如愿

找到能够原谅我的布施者,我并不知道

需要得到谁的原谅

谁是不是神,一切都需要从一根草中

提取我的未知

厌倦正是对于一件事物的解脱

原本失命的事物

有了思考的机会,本身便是一种超脱

2019.12.17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