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6/20
分享

一座空巢(十首)

1.在博物馆图片展览室

把整座城市的新伤与旧痛

挂在这里,一张张,在昏暗的灯光下

讲述时代更迭的过程

有人献上了一生,倒地的声音像一记重锤

对我有致命的撞击

一条河最后走进了博物馆

这是多么恰当的归宿

那些曾经千疮百孔的疼痛,现在一丝风

都进不来,新沟渠与旧河道

互为光荣,相互祭祀。所有照片

它们沉默不语

仿佛这归宿是它们提前预知的未来

2019.3.1

2.失陷的星夜

时常会在深夜,寂静跑进耳朵时

谛听命运,对一座村子,未来的预言。

黑暗像一座钟,有铁

敲击骨头的声音

毫无痛感。月亮裹紧头巾

星星像一个个

听力极好的人,在

极具惊恐的预判中抖动身子

不知所措。更大的

惊恐控制着两条河的流向

控制着家人

及五谷杂粮的心境

风从远处来

带着火种,点燃一座空巢里的两盏灯

2019.3.1

3.一座空巢

负重而行,南藏河走不动了

它会卸下这一生的收集

——漩涡也好,泥石也罢,通通放下来

它变得狭长,弯曲

毫无透明度可言,浑浊的泪目看不到

像一个失业的狩猎者

它用完了一生的积累,经验告诉它

天空远离它一寸

它就离死亡更近一步,但河底会越发透明。

2019.3.1

4.母亲刚走的那几年

他的湖水充沛,时常会漫堤而溢

自带盐分的苦水

常常会使月亮跌下柳稍头,延伸到水边

但这并未提早黎明的到来。

人啊,总是要在经历漫长的黑夜后

才能揣摩出,适应

新环境的法力,可神意总是时好时坏

良田失耕,长不出人间的幸福

而我们又在他乡,在一张纸片上谋划故乡的未来

点不然灯盏,星夜失去了信心

而湖水并未稳住阵脚

顺着电波,越过草尖,每一根草木中

都是水流的的声音

——他的脸面是深秋的模样

2019.3.2

5.家谱记

最难写的是家谱

被烧掉的那一刻的心情。族人取灰烬

择地而葬算是一种肯定

谁能告诉我,点火的人是否看到了

先祖们裸着身子在火中

跳来跳去,肉体无法安放,灵魂将去向何处

是否会有人在黑暗中

擦去落在脸上的灰尘,正衣净手

在神龛里安家

需要重新给他们填词造句

碎牙,咽下去

扶起镜子深处的小雨,点燃生活的火把。

2019.3.2

6.下行的河流

我们脚步朝外,谈论良田失耕的原因

河道羞于我们的不齿

月光提不住一个人深眸中的海,决堤势在必行

裸体的水,浑浊的水

只穿黄衣,它们的决绝一生不会回头。

2019.3.2

7.许多年后

许多年后,坪坡川一定是

一个谜。坚骨倒了,房屋是一堆废墟

是那种

蒿草齐脖颈的地方。不敢近前

害怕内中有蛇,远远的望着,越看越远。

2019.3.3

8.莫名的担忧

好多良田体贴父亲

把自己丰腴的躯体交给草族,也算是一种

归宿。

曾经的少年不甘交出

王权,死守最后的疆域,即便守到

死。雄心如火

繁华需要两个人。

在西北,柳条一沾春风,就没了骨头

扭动腰肢,摇晃人间

——最怕春天,像柳条编织出的一个巨大的筐。

2019.3.3

9.无法抵达

远方太远。南藏河走不动了

同样走不动的还有,人一样张着大嘴的村子

下行一定是一种败退

但攀升不一定就是胜利,比方说

坟墓。高于人的一生

上行的光是肉身,点燃的灯盏,油尽灯熄

万物皆为无,人也一样

河道低于岸,岸低于山,山低于脚步

而脚步,永远低于远方

2019.3.3

10.刑于父亲

我不仁的眸光,显然具有原始的麻木

在农忙时

我进入了闲暇的季节

这贫瘠,匮乏,荒凉比末日更甚

这几乎是一种泯灭

关于良知,和一个独自生活的老人

我们都走了

带走了雨水,温柔,阳光,留下诅咒

太阳隔三差五

在茶壶里升起,在蒙了雾的眼眸中落下去,季节闭口不言。

2019.3.4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