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8/14
分享

所有在风中的呼叫毫无意义(组诗)

杩碌刺

像一个戒备心理极强的人

即便你和它混的好熟

也不能让它放下,浑身一致向外

细小的矛。如果它想活

不需要一滴雨露,如果它想死

泡在水缸里又能怎样。

这么多年,只要适逢深秋

它把自己插在秋露

与寒霜之间,寻找被人世遗忘的酸涩

2018.9.26

合欢花

它们缠绵,像一对年轻的情侣

同盆共枕就是温暖

心若是向外,两个胸怀深仇的人

到死不相往来

夜里又像一对窃贼,窥探彼此的行动

2018.9.26

青蛙说

青蛙一唱起来,总以为

听到了故乡

那悠长急切的呼唤

在心上及眼里

做一些回应。我非常清楚

这来自排污沟

仅存的属于乡村的蛙鸣

它们长短不一

的叫着,它们断断续续地

喊着,喊着我

鼓足勇气迈出第一步

在下一脚落地前

远处的村庄,近处的异乡,都失了方言

2018.9.26

捉地鱼

小时候捉地鱼

天擦黑才能进行,听声辨位

田里弓起一垅土

必定有一只,需用铲子

从两头对着挖

像截流一段汹涌的洪水。

攥在手中就不叫了

而我要的也只是一只昆虫

一样的小动物,在半握的拳头中

努力往外逃生的感觉

或许是一种快感,像一个战胜者

分明能够听到,它的身体

在狭小的空间里,挤得骨头,嘎嘎作响

2018.9.27

上山偶遇

一群在深秋里,搬运

生活的蚂蚁

它们也搬运生死,一条路

能够活着到达终点

坚持到最后的,我不算王者

当我从它们头上

跨过去时,有一种罪恶感

几只偏离大队伍

还来不及与这个人世告别

葬身于我的足下

留下来的,能够听到的,只有骨头碎裂声

2018.9.27

风中辞

雨一直在下,车窗外

乌黑是经过多少次沉淀的事物

没有蛙鸣,没有虫叫

雨一直在车顶上,歌唱

一个村子的盛衰史

野草在风中哭诉,关于一个老人

多少年守着一座

孤庄,在夜晚听风,在白天听风

2018.9.27

境况

偌大一座村庄

若是几十家炊烟袅袅

不绝如缕,倒也不是什么新奇之事

仅有一家日日能看到炊烟

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

这是一份怎样的坚持

更何况主人是一位过了花甲

奔跑在古稀的老男人

2018.9.27

鸟鸣

一脚踏离故土

就再也听不到黎明前的鸟

婉转清脆的歌声。

人间这么大,没有一小块

可以容纳它们

我非常幸运,上苍恩赐

在清晨的梦中

怯回坪坡川,听鸟鸣唤醒村庄

2018.9.28

断翅鸟

母亲走后,父亲就成了

一只真正的单翅鸟

春风一吹,断翅就从心上泛起血沫

实在等不到夏天

一只孤单的鸟,开始孤独的鸣唱

那些被他割倒的野草

也会受到感染,泪流满面

精神也颓靡不振

与生活相依为命的日子

父亲会弄出一些声响,给另一只折翼鸟听

2018.9.28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