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伍卡史魄的头像

伍卡史魄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7
分享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连载

第十九章:驻村日记之四

“世军,你在干什么?”回到村活动室里我自己寝室,我用略烫热水浸泡双脚,舒舒服服躺在上,利用一天最悠闲时间与妻女视频聊天。

“给你们报个平安,就准备上床休息,明天又去走访贫困户。”我微微一笑,身边翻天变化让我很有成就感,怎么说我也是建设者一员,没有功劳有苦劳,完全可以为此骄傲。

村道贯通了,铺上了水泥路,通组路、入户路日渐延伸。村民忙着俢房造屋,牢骚少了,笑脸多了。一切恍如隔世,连我都不敢相信自己一年前可是背着背包走路进村。

“看来你是乐在其中,忘了自己是有家有室的男人。”妻子有些无奈中埋怨。

“怎么能,我可是将你和女儿放在头顶正中地方。”我将摄像头对准坟帐上方,那上面是妻子搂着女儿照片。

“你别嘴上一套暗地里一套,千万别被那里花和草迷住了。”妻子话中藏话。

“放心,有组织和群众帮忙着全方位监督,我有贼心也没贼胆,再说我所有钱都颗粒归公,每花一分钱都需你审批,我本分男人一个,也只有你把我当个宝宠着。”我赶忙解释,前方吃紧,后方可不能再分心了。

“你是全家的顶梁柱,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我还盼着和你一起送女儿出嫁。”妻子眼圈红了。

“你把心放在肚里,我这人一辈子傻人有傻福。”我不敢再开视频了。

早晨我们二十多人围了两张大圆桌,大家边说边笑议论着,彼此没有领导和职工之分,我很喜欢这样如家人样包围的团队文化。

“一会儿咱们各奔目的地,中午各自解决,晚饭我请客。”联系县领导金曲石从包里掏出一叠红票子。

“王书记,从贫困户家中买几只土鸡和菜。”

“下顿饭就该轮到我了。”林草局长杨杰故作心痛。

“杨局长,一顿招待也不过是两天出差补助,何至于如此夸张。”说这话的是以大胆泼辣著称驻村干部吴秀英。

“我再强调,路途安全一定注意,危险路段千万别图方便而以身犯险,另外强化责任制,个人屁股漏洞个人自己补,干不了工作及时报告领导。”金曲石高声说道,此时大家都闭嘴细听。

我骑在一辆摩托车正奔红岩组,那里因四周连绵不断红色岩石分布而出名,是玉金村最偏僻的村民小组,分布着王、张、李三大家族为主45户农户,粮食靠玉米、洋芋为主,经济收入则靠进山采药材和菌类。

“蒋书记,这路可刚修通,凹凸不平,你得抱紧我,否则一会儿颠出去伤身可别怪我。”坐在前方骑手是技艺高超张军。

“放心,只要长城不倒你不倒我就不倒。”我有恐高症,但我有一个绝窍,只看前方不顾左右,实在险峻则直接闭眼。

“蒋书记,你说话有人听,到时你在村里多为我宣传美言一番。”张军恢复正经。

“到时好娶房娇妻成家立业?”我看着玩笑。

“没成家心里空落落的没奔头。”张军语气显得格外沉闷。

今天我的任务是为刚死丈夫不久寡妇李苦秀寻准增收项目和她长女张楚楚送校读书。这事听起来简单,但其实挺复杂。

按道理李苦秀家境以前在全村是中等,其丈夫生前是红岩组村民小组长,一人跑前忙后支撑其一个家庭,谁想到上山采药时出意外跌落山崖而亡。李苦秀长期患病做不了重活,丈夫一离世全家陷入困境,所幸后面补评为健卡贫困户,我又安排为她的帮扶,这副重担就毫无悬念落在我肩上。

“李大嫂,又去忙什么了?”我去时李苦秀不在,我边给她家干活边等她,张军这兔崽子想溜被我死死攥住不放,孤男寡女我得避嫌。

“去领水了,我丈夫生前是干部,工作中得罪一些人,现在他们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处处找我们麻烦。”李苦秀垂着头哀叹。

“太不人道了。”我猛击拳头,连起码同情心都没有,专检软人欺。

“下次群众大会老子骂他们一顿,实在不行我暗中调查核实后曝光,看他们还怎么在村子里抬头做人。”我义愤填膺,别看我平时和眉可亲,一旦惹怒我,我可是敢把虎皮扒下来,所以乡亲们挺认可我的。

“多谢了,前次低保和医疗救助全靠你跑前跑后。”李苦秀双手作揖,几乎对我卑躬屈膝,我心中悲凉不已,这多灾多难击打得她快要丧失宝贵尊严。

“我该做的。”我连连摆手,示意她不能这样。

“前次跟你商量的养猪的事考虑得怎么样?”我前次来时提议给她买条能繁母猪,支持猪饲料,生下猪儿出售。

“我身体太虚了,医生说提不得重东西,喂猪的活我恐怕干不了。”她红着脸。

“那我给你买几十条小鸡送到家,养大后我们食堂包购好不好?”我想了又想后问。

“那敢情好。”李苦秀露出难得的笑容,我心中顿感舒畅。

“那你女儿张楚楚上学问题呢?”解决了旧问题又有新问题。

“她太小了,孤身一人在外我不放心,能不能等她长大一点有自理能力再说?”李苦秀一脸哀求。

“这不行。”我逼自己得铁石心肠,这义务教育可是一票否决,这个不过关,其它工作再好也是作废。

“你能不能像其它地方的学生,通过亲戚关系,找个大点同学帮忙照看?”我小心翼翼征询当事人意见,必竟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我老公是凶死的,这是很忌讳的,我是怕村里小孩和父母对我女儿避而远之。”她可怜巴巴望着我。

“难道没有别的方法?”我近乎绝望,想不到一件微不足道事却能走入死胡同。

“她叔叔是中心校老师,可由于家族矛盾已经没有任何往来了。”李苦秀嗫嚅说道。

“这就好。”我犹如抓到救命稻草,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拼尽全力去争取。

“我马上给乡党委书记打电话,以组织名义找他谈话,让他以共产党员和长辈名义接上这个责任。实在不行,”我沉呤道:“我上县城找教科局长亲自反映,由掌管他人财物领导出面,他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我信心满满,这种全民齐抓脱贫攻坚当口,借他个胆也不敢站在对立面。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