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孙国华的头像

孙国华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1/21
分享

一条铺满落叶的小路

一条铺满落叶的小路

中秋过了,该返城了。

妈妈站起来,往外走。“别送了,外面凉。”我说。妈妈没有吱声,跟在我身后。推开门,凉风扑面。夜来下了一场冷雨,枝头有树叶飘飘落下来。门外的小路,铺满了一层落叶。

小路从门前向外面蜿蜒着,穿过村子南面的那条小河,爬过高高的山坡,消失在山的那边。落叶铺在小路上,稀稀疏疏,薄薄一层。树叶颜色深浅不一,黄的、绿的,还有斑斑驳驳浅黄中染着深紫。有的叶片枯萎了,有的还柔软着,像是一只只飞倦的蝴蝶,安静地卧在碎石中间。

多像落满了一地忧伤啊。

突然一阵风起。路边树上更多的黄叶纷纷飘落。小路上安静的黄叶也随风旋起来,在空中飘飘洒洒。我的双眼变得迷离了。

转身,回首。

乱叶静处。妈妈站立小路的那头,单薄、瘦小。花白的头发上,消瘦的肩头,落了几枚枯黄的叶片,像是门前那棵一身落寞的老树。我突然发现,她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我的视线模糊了。

早年外出求学,每次离开,妈妈都是这样,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我,渐渐远去。那时候,妈妈是那样年轻。满头乌黑发亮的头发,一双漂亮明媚的眼睛,脸上现出温暖亲切的笑。总是挥挥手,大声喊着,路上小心,放假早点回来。那一声声带着温度的叮咛,伴着我上路,在我的心里,回响很久很久。

毕业了,我在城里找了工作。妈妈也老了。几次接妈妈来城里住,妈妈几番推辞。舍不得家里的坛坛罐罐,舍不得院子里的一草一木。更舍不得那满山的乡情,门前那条铺满落叶的小路。几次三番,妻子带着儿子,到山里去,在那老屋住下来,动员妈妈走出大山。妈妈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那样子,就像风筝断了线,花朵离了枝头。

城里如山的高楼大厦,长夜如水的车流,让妈妈张皇失措,乱了方寸。她躲藏在屋子里,不敢下楼,下楼不敢上街。她总以为,那一排一排的高楼,应该是家乡的大山,上面是山林苍茫风起云涌;她总以为,那一条条马路,应该是家乡的山谷,里面是稻谷满眼鸟语花香;她甚至以为小区的花园应该是她最钟爱的菜地,芹菜、菠菜、香菜,满架的豆角西红柿,圆的圆,长的长,圆圆润润的日子,地久天长。她从这个屋子走到那个屋子,蹑手蹑脚,满脸的小心翼翼,满脸的寂寞与失落。有时候一个人呆坐窗前,久久望着窗外的高楼一幢连着一幢,看着那些麻雀,飞过来,又飞过去,就会发出一声一声轻轻的叹息。我知道,她的心里,一定是升起了袅袅炊烟,落满了啾啾鸟鸣,长满了青青芳草。就像是山鹰,倦了,也要归隐山林;就像是骏马,老了,也要静卧草原。妈妈是想念她的小山村了,想念门前那条布满大大小小脚印的小路了。

终于,妈妈还是回到了她的小山村。

那年中秋过后,踏着铺满黄叶的小路,回到了她魂牵梦绕的老屋。

从此,那条铺满黄叶的小路,就成了我的乡愁,夜夜入梦。

那条铺满黄叶小路的尽头,有一座小小的土屋,里面,住着我的白发高堂。那条悠长的小路啊,路边的树叶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始终牵引着我眷恋的目光。

小路多悠长,我的乡愁,就有多悠长。

风停了。枯叶纷飞。落满了我的身上。

在这个深秋季节,在这条铺满落叶的小路,我站成了一棵落满忧伤的树。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