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红棉》的头像

《红棉》

内刊会员

随笔杂谈
202001/14
分享

写作是一种修行(卷首语)

写作是一种修行

温远辉

无论古今中外,愈是优秀的作家,愈是语言表现得笨拙者,对他们丰富灵性的想象来说,语言多么的苍白无力。在平凡人那里,世界只有一个,就是五官能感受到的俗常世界,一个肉身享受的世界,而在哲学家、艺术家那里,世界是多极的,外在的世界可以幻化,可以不断组装拼接,构成不同理解认知的世界。在真正优秀的作家那里,世界则是有灵性的,除了外在可视部分,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若隐若现,高邈、悠远、令人神往的空间,一个依赖于心灵而存在的世界。心灵愈丰富的作家,这个世界愈具有诱人神往迷醉的丰富性。

对作家来说,这个世界可以简言称之为“诗性的世界”。正是面对这个世界,作家才像古贤者所说的,可以“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神游八极”。作家终其一生,要倾诉的就是对“诗性世界”的渴念、神往和揣想,作家为此进入冥想和颂祷,努力用语言去勾勒出“诗性世界”的图景——一种心灵的图式。

不关注生存、不能直面存在世相的作家是坐在空中楼阁里的臆想者,是只知书本经验的苍白面目的瞽者。真正的作家不可能立身世外,不可能对存在的真实麻木不仁,更不会去遮蔽、伪饰真相。现代文学的意义在于“去蔽”和“纠正”,它要求作家能够“发现”和“洞见”生存的本性,还原世界的本相,揭示事物的本真,并将具象的感知转化成抽象的认知。

在当下,独创性劳动愈来愈受到严峻挑战,作家同样被当下的诸多焦虑,比如生命焦虑、生存焦虑、语言焦虑弄得声音愈发微弱起来。当代语言缺乏隐喻性和当代生活的必然投射,使现在的作家处在一种尴尬的境地。生活迫使文学在表现内容上离神性愈来愈远,作家却力图在意义的旨归上让文学趋近神性,这艰辛备尝的劳作过程,无异于一种修行。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