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魏传德的头像

魏传德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7
分享

哦,春天是美好的

魏传德

“大哥,外边风大,你进去坐会儿吧。”好心的服务生从梦情舞厅里走出来,对方虹说,“雯雯,她一会儿就来了。”这已经第二次劝他了。

方虹听了非常感激:“小弟弟谢谢你了,我还是在外边等她吧,不要紧的。”说话时他也忘不了透过人群的缝隙和穿梭般车流的灯光朝两边望着。

此刻已是晚上十分,正是气候多变倒春寒的日子里。彻骨的寒风肆虐着他是身躯,身上的风衣就像挂在绳条上似的,被风刮得来回抖动着。晚饭后他给雯雯打电话,本想与她商量点事情,只是那边处于停机状态,他知道这八成又是忘记续话费的缘故。所以,电话没接通他就过来了。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来这儿,这里是他们的乐园。

这会儿,门里边站着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像是听清了他俩说话,她们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方虹,那眼神像是在说:“这个人真勇敢,为了能早一眼看到他的心上人,竟然在这么大风里挺了那么久!”

此刻,方虹的心情是复杂的,他即盼着雯雯的到来可又怕见着她,因为每次到这时候他都紧张得要命,心跳得特别快。“我一定站在这里等她,”方虹想,“风再大,还不至于刮走我吧?雯雯,不是也顶着风来吗?”一想到雯雯,他眼里就噙满了泪水,不一会儿,像是断线了的珠子滚到了脸颊。若不是门里边那几个姑娘——方虹想还在瞅着自己——他真想恸哭一场,他认为老天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把雯雯的命运安排这样——

雯雯出生在富饶而又美丽的长白山下某个城镇里。优越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她天生的丽质,虽然个头不是多高,也就1米65左右的样子,但长得十分匀称、标致,皮肤就像长白山上的雪一样光滑细腻,洁白无瑕,并且练就了一副好嗓子。她唱得歌声委婉优雅,甜美动听,宛如一汪清澈见底的泉水从她喉里边缓缓流出。只是,由于家庭的某些原因给她心里造成了一定压力,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上,增添了一丝令人不是轻易察觉的忧愁。她父母本是有固定收入的,由于单位不景气工资发不出,在前几年的时候就已经双双破产宣告倒闭了。所以,一家人聊以生计的糊口成了问题。父亲由于多年积劳成疾,落下了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的顽症,为了治疗家里花尽了本来不多的积蓄且负债累累。现在,他只能勉强照顾了自己。母亲四十多岁身体也不好,需要经常看医生。就身体好一个家庭妇女又能做的了什么呢?因此,未来的生活及父母医疗的双重担子,一下压在了这个刚满二十岁的独生女身上。要知道,这个年龄对于城里多数家庭的孩子来说,还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乐园般的生活,但是对于雯雯,却变得那么遥远,那么渺茫......为此,她无比痛苦过,在内心深处也挣扎着呐喊过......最后无奈,她高中没读完就被迫辍学,随着南下打工的浪潮,几年前只身漂泊来到了这座城市。

方虹清楚的记得,那是在春节后的第三天晚上,朋友聚会后闲得无聊,他应邀来到了这家歌舞厅。平时方虹从不涉足这种地方,一是他内心深处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压抑和苦衷;另一方面,他认为这种地方根本就没有真情实感的存在,都是逢场作戏寻开心罢了。今天,他爱于朋友情面不得已来到这里。别人都找好“伴儿”进了舞池,唯独方虹没有,他认为自己那几步还不过关,在那儿嗑着瓜子闲情逸致地看着。不过有个姑娘却引起了他的注意,从开始进来他俩的目光相视那刹起,方虹就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异样的东西。他感到浑身都不自在,胸里就像窝着个兔子似的砰砰直跳。致使方虹再也不敢正视她,只是煞有介事地瞟几眼。他发现那姑娘好像也在注意自己,尤其方虹看到,在别人邀她时都被她婉言谢绝了,好像她也是来观摩似的和另一位姑娘在那儿说笑着。说到兴奋的时候,那姑娘眉色飞舞,手舞足蹈,好像在她心里不存在忧愁和烦恼似的。不一会儿,跟她说话的姑娘悠闲地走了。少顷,她漫不经心走到方虹面前:“这位大哥,不想跳一曲吗?”悦耳的东北口音,她说得很动听,很甜。

方虹忙站起来,对着那双水汪汪的眸子,惶恐地说:“我......我跳得不好......”他本想谢了心里又舍不得,所以,说得很含糊且窘得要命。

“咯,咯咯.....”随即,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那姑娘腰都要笑弯了。“这位大哥,真可笑,说话咋像个姑娘似的?只是......”她狡黠地瞅了方虹一眼,带有俏皮地说,“只是别把人看到眼里去了!——对吧?咯咯,咯咯咯......”

天啊!方虹想,她简直像个精灵!好在是晚上,不然自己要钻地理去了。那姑娘抬手捋了捋那头迷人的刘海,正言道:“看得出,大哥是个实在人,不像他们,像是要把人吃了!”说着,她手搭在了方虹的肩上。“我来带你——步子,只要跟上我就行了。”那眼神既柔和脸上且带着欣慰甜甜的模样儿。

在那醉人般的乐曲里,方虹惊奇的发现,这姑娘不仅舞跳得娴熟畅快,轻盈大方,并且通过交谈看得出,她胸襟坦荡,心地也善良。如果不是自己蹩脚,方虹想她发挥得会更好,更优美。那天,他回去的很晚,后来他们无话不说了。方虹这才知道她叫张雯雯,以及她坎坷的经历。只是,她白天给一家企业打工,晚上到这里挣点小费。“就是辛苦了点。”末了,她忧愁地说,“可我......有什么办法呢?况且,爸妈还......尽病......”

这个活泼可爱的姑娘与方才判若两人,现在阴霾密布,说到伤心地方两只眼睛泪盈盈的。

“大哥哥,”她目光诚恳的,眼里的泪花打着转儿,“还会记得......苦命的,雯雯吗?......”

“......会的。”没成想,这个动人的姑娘感情那么脆弱。方虹动情地说,“我会常来看你的,并且......会尽力帮你。”

“真的?”她眼里闪着光彩,仿佛那个阳光快乐的姑娘又回来了似的,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哎呀——我——我简直太幸福了!”蓦地,她两手勾住方虹的脖颈,快乐的像个孩子,“我妈说过,我会有好运,会幸福的!你说对吧?......”

如果说,方虹起初只是对这个活泼可爱且带有天真俏皮的姑娘产生了某种好的印象或者某种好的感觉的话,那么现在,他的心灵却被雯雯如此年龄的赤诚爱心和她那种难能可贵的崇高精神所深深地震撼!说心里话,方虹很喜欢雯雯。他曾期盼过:他的可爱的小妹整天都围着自己转,并且还经常跟他要好吃的;不答应她就哭你看,哭了,你还得哄高兴她。那真是特有的幸福!方虹想。不过,他只能在心里羡慕和感叹,恨自己没那种福分。在这个时候,雯雯闯入了他的生活。然而,他内心的痛楚怎样和雯雯说呢?他真不愿看到,那颗宛如童心般的纯洁心灵受到任何伤害。

方虹是而立之年,中等身材。他皮肤白皙性格开朗,凡事从不往心里去,看长相也就二十多点的样子,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符。他平时穿戴不仅合体且非常整洁,无论走到哪儿都会给人一种英俊洒脱的感觉。他家庭也算和睦,生活比较充足。只是,他爱人由于种种原因已经无法生育,为看医生钱花的倒是不少,效果却很是甚微,致使夫妻生活很不正常。为此,夫妻俩一度都非常苦恼。这对一个充满活力和精力充沛的人来说,不能说不是件痛苦的事情。虽然在方虹接触过的女子中也不乏有人主动向他表示过感情,甚至他也产生过人的感情本能的萌动。但是,方虹是控制力很强的人,也很爱自己的家庭,他会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伤情感的与人处好关系。然而,雯雯的出现就像在平静的湖面投进了一块石子,在他心里掀起了一层层波澜......

如此灵魂的触动方虹第一次遇到。直到现在,尽管他们相处一年多了,可是每次见到雯雯,他都像起初那样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为这,方虹经常失眠。发自内心的深深的眷恋,犹如一根无形的丝线牢牢地系在了他的心上,使他无法摆脱。他们每次相处,雯雯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哼着曲儿在他身边飞来转去,或者勾住他的脖颈问长问短。有时候他会嗔怪说:“雯雯,饶了我吧,这是脖子不是树坎——会坠坏了的!”这时,雯雯两只含情脉脉的眼睛会对着他,娇嗔说:“它呀,是为我长的,我可乐意了!坠怀了,正好我侍候你一辈子!”每逢这时,方虹总觉着有股热血直往上涌,他会禁不住吻一下雯雯迷人的秀发,两手机械地给她往脑后捋一捋,他感觉是那样幸福......

可是,无情的现实和良知告诉方虹,这一切必须告诉雯雯,虽然她没有问及,自己又是多么不愿离开她——他担心雯雯受不了那种压力,只想为她分担些忧愁,至少可以给她些关怀和慰藉。谁知,雯雯听了倒觉着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并不在乎这些。她说:

“方哥哥,你有难言之隐,以前我看出来了。我想,该知道的你自然会告诉我,因为你是实在人,都是为我好。”她带着忧愁缓缓地说,“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这你是知道的。对我,你比父母待我都好。每次和你在一块儿,我是那么开心,那样快乐,总觉着,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我想过了,既然钟情于你,我就是你的人了。方哥哥,真的,你可以随时拿去,只要有你我就满足了。当然,你对我也是......”说着,她话锋一转,对着方虹讷讷地说,“没别的......办法了吗?......”

面对这个纯真无邪的姑娘,方虹为难了。他想对雯雯说:生活,有时会像蜜枣似的非常地甜;有的时候,又好似黄连般的也非常苦。可是他什么也没说。他知道说不清楚。

“雯雯,”方虹忧郁地说,“有些事情,怎么说呢......”

“方哥哥,”不等方虹说下去,陡然间雯雯就像一只受了惊恐的鸟儿,眼里顿时布满了泪水。她赶紧把话头接过来,心里忐忑着两眼愣怔地看着方虹,声音低得像是做错事了的孩子:“你,不管......雯雯了吗?......”

“......不会的。”方虹像是受了感动下了决心似的,用手帕为她揩着眼睛说,“不会,永远不会的。”

猛然间,雯雯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把脸紧紧贴在了方虹的胸上,两手勾住他的脖颈,声音颤颤的:“不要说......离开......”她眼里泪水打着转儿,声音里充满期盼和深深的情意,“答应我......啊?......”

只有一次,方虹真格生雯雯的气了,简直到了发怒的地步。那是在他们相处约半年了的一个晚上——

方虹回家路过这里顺便来看雯雯,他找了半天也没见着雯雯的影子。幸好,在这里遇上了和雯雯即是老乡又住同宿舍的郑霞。打工他们也在一块儿。岁数比雯雯稍大了点。不过,郑霞晚上倒不是常来这里,听雯雯说在外面她好像还做着别的事情。郑霞告诉他,雯雯今天上班的时候晕在了工作台上,是她和另一个工友把雯雯送回来的。本想和她去看医生,雯雯执拗不去,说自己没啥病休息会就好了。末了,郑霞说:“方哥,你是雯雯最好的朋友,她兴许会听你的,我们谁也劝不动她。你在那里她生活还好些,平时自己就那么穷凑合。上顿剩的菜汤泡上馒头就是一顿饭,要么就一包方便面;中午在班上,菜也舍不得买,馒头就咸菜喝口热水这是经常的事。做一天活本身就够累了,她几乎每晚都来靠上半宿。你想想,就是铁人也受不了啊?我们都劝她:‘可别这么拼命了,身体垮了你什么都完了。’她根本听不进去。上次你买去的牛奶,她一包也没舍得喝,廉价又卖给了楼下小卖部的老头。因为都认识,买东西时那老头告诉我的。说‘那个姑娘,真是太会过了。’为这我说她:‘毕竟是人家一片心意,不该这样做。’你猜她说啥?——她说:‘我觉着浑身都是劲儿,这箱奶,够我半月生活费啦!’......”

方虹一听,懵了。他光知道雯雯比较节俭,到了这种境地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随即,方虹买了些补品驱车来了她的宿舍。他本想严厉地说雯雯一顿,可是,看到她那张苍白而又显现着忧悒憔悴的脸庞,方虹心里禁不住一阵难过,眼睛发涩。

“方哥哥,”雯雯望着他诧异问,“你,怎么了?......”

“我问你......为什么......”他想说,为什么你不注意身体,可是方虹说不下去了——他看不得雯雯受半点委屈!他把脸转向一边,难过地说,“雯雯,为了父母,也为自己......你搞好生活,行吗?你身体......不能垮啊!这些东西......就,不要卖了......”

雯雯一切明白了,她深情的把脸贴在方虹的胸上,说:“我身体没啥,真的没啥。今天,就是一时不得劲......不挡害的......”她抬起头望着方虹,那双秋水般的目光里充满了无限深情:“以后,我注意就是了......别生气了,行吗?......”

见方虹闷闷不乐的样子,或是为了缓解郁闷的氛围也许雯雯有一种“赎罪”感,也或两者都兼有之。她说:“我为你唱首歌好吗?......”见方虹心情好些了,她放好光盘,打开电视 、放机,拿起了话筒。雯雯告诉过他,这些都是别人处理时候郑霞便宜买的。

随着缓慢悠扬的曲子,雯雯的歌声飘了过来:

“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黎明。追月的彩云哟,也知道我的心......”

方虹惊呆了。他们以前在一块儿话从来说不完,电视看得也很少,他光知道雯雯好哼哼几句,没想到她嗓子这样甜润,音质非常纯正。

慢慢的,雯雯像是影视的演员进入了角色,把自己融入到了歌的里面,完全置身于歌词说的那种情形之中了。

“......天上的星星哟,也了解我的心,我心中只有你......”她情深意浓的唱着,两只眼睛亲切地望着方虹,那眼神像是在说:“方哥哥,你听清了吗?”

方虹看到,雯雯整个身心投入唱着的同时,不一会儿,她唱着唱着眼里有一种晶莹的东西。——啊?他心不由得一颤:雯雯哪里是在歌唱呀,她是在用这种形式倾吐着自己的心声!这首歌本来就是抒情歌曲,他也听过多次。但是,像雯雯这样唱得真切、动情、感人至深,他还从未听到过。方虹相信,没有这种经历和切身体会的人,是绝对唱不出来的。

“......千山万水怎么能阻隔,我对你的爱。月亮下面轻轻地飘着,我的一片情......”

方虹好像看到,那个动人的姑娘为了追求纯洁而神圣的爱情在牺牲着一切。他又仿佛听到,那个美丽的姑娘在痛苦无比地向远方的恋人诉说着自己深深的思念之情,那么真挚,那样感人!

本来,方虹对雯雯亲人般的关爱呵护着,无论如何都舍弃不下也发自内心的喜欢她。然而,道义、良知、责任及诸多因素犹如一根无形的高压线,他知道是万万碰不得更是不能越雷池半步。又好像他们之间横亘着一座无形的大山,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攀登、无法跨越似的。所以,方虹就把这种爱全部倾注到了她的日常生活。可是雯雯,心早与他贴在了一起,可谓睹物思人、见人生情,象今天这一切都交织在了一块的时候,她就把心里压抑已久的深情爱意,如此感天动地般的倾诉了出来。

“......你的笑容就像一首歌,滋润着我的爱。你的声音就像一条河,滋润着我的情......”

那悠扬的旋律,震颤心灵的歌声依旧往这儿飘着。

方虹被这歌声深深地打动了,他心里禁不住一阵阵发酸,泪水在模糊着视线。就像那首著名歌曲《松花江上》第一次公演时,恐怕国人不为之动情、为之落泪的不多。

  “雯雯,”他不由地说,“不......不要唱了......”

可是,雯雯哪停得住呀?好像胸里的肺腑不说完,她是不会歇的。

“......真的好想你,你是我生命的黎明......”

那种分明在泣着的声音,句句都在咬嗜着方虹的心!如此执着痴情的姑娘他从未听说过。在雯雯如此动人心魄的抒发着自己情感,犹如暴发的山洪被她淋漓尽致、狂泄千里的时候,朦胧的泪眼里,方虹好像看到雯雯把菜又夹到了他的嘴边,两只小手又勾住他的脖颈在他身上撒娇,耳旁又仿佛听到了雯雯在亲昵的呼唤他......

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感情,泪水像开启了闸门似的汩汩淌了下来。往后方虹就听不清了,他只是模糊的看到雯雯把话筒一丢,发狂般扑进了自己怀里。

“为什么......” 雯雯哭着,“这到底......为了什么呀?!呜......呜......”

压抑已久的感情一旦迸发,宛如决堤的洪流无法阻挡。

雯雯抽噎得好久才喘上气儿来,话,几乎说不出来了。“我俩咋......这样,难呀......呜......呜......呜......”

方虹左手紧紧揽着雯雯抽搐的身子,右手爱抚着她的秀发,脸深沉地附在她头顶上,泪水哗哗地淌着。不一会儿,顺着雯雯丝发滴到了她的耳边。“雯雯,”方虹呜咽着,“都......哭出来吧......啊?这样......会,会好受些......”

............

风,不停地刮着;扬起的尘埃,打着卷儿吹向前方。方虹已满脸泪痕,他深深地沉浸在了无法忘怀的情感之中......

“是方哥吧?”有个声音把他从恍惚中唤醒。方虹一惊,回过头来郑霞在对着他:“雯雯,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他正想说什么,郑霞解释道,“雯雯已经走了。她说‘看完这封信,你就知道了。’”

方虹找了个避风处,借着灯光拆开了信封——

方哥哥:

当你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踏上了北去的列车。现在外边起风了,不知到时候是否停了,但愿这样。我真怕像上次似的,因我的失误让你在风里等了那么久。从那我才知道,见不着我你是不会进那个门的。如果还是那样,我真心疼死了!可我实在没有办法。

还记得上次跟你说,过些日子我要回去给妈妈治病吗?当时主要钱不够,否则我那时就走了。实际上现在也没凑齐,只是缺口不大了,回去好办些。早上接到家里电话说,让我快些回去,不然就错过了做手术的最佳时期,这耽搁时间就很长了。所以,我必须走了。还能回来与否,就看手术后妈妈身体发展了,倘若回复不好我就回不来了。爸爸没法照顾她,这你是知道的。我只有在照顾好妈妈的同时,再找点别的事情做了。

方哥哥,请愿谅我不辞而别,虽然我心里多么想见你一面,或许是最后一面了,尽管我想的悲观了些。但是这种可能是有的。我们毕竟远隔千里,若是相见谈何容易,真不知何年何月!可是想想从前,你对我帮助实在太大了。再说,你也不容易呀?我真不忍心,为了我你再过多破费了。我也想过,你来了我们将会是怎样的分别情形,与其我俩都痛苦,不如我自己全承受了,这样做尽管过分了点。我想,到上车到时候,朝你的方向多望会儿,心里默默地为你祝福,就算小妹与你的告别吧......

为了多凑点钱——我知道借钱的难处,尤其象我家庭这样的状况就更难了——我把值钱的什物都处理了,包括那部心爱的手机。我知道,那是方哥哥你为我买的。我是多么不情愿啊!可是为了给妈妈治病,我实在没别的办法了,我想你能理解的。

我此时的心情你会知道,我是多么不愿离开呀!因为这里也有我的亲人——不,他比亲人还要亲,这就是我的方哥哥!我们相处以来,你是那么疼爱我,那样宠我!是你给了我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幸福,又是你让我懂得了生活的真谛。这段美好时光,我将终生难忘!但是,为了我亲爱的妈妈,我不能不回去。只是,对你很是挂念。

生活中,你都是关心体贴别人多,很少想到自己。还记得年前那个雨雪交加的晚上吗?我后来哭了。你发烧那么厉害,又是在那样的天里,为了我丁点的事你也去了。你知道别人心里多难过吗?是我逼着你吃了几片药才好些了。你这个样子,往后我怎么放心呢?......

另外,要尽量少吸烟,最好戒了。每次见你吸烟的时候咳得那么厉害——我知道你心里有难事,可也不能这样作践身体呀?每逢这时,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方哥哥,为了嫂子,也权且为了我,戒了吧!

其次,有时间一定要多陪陪嫂子,她身体不好还带着病。可能有些地方嫂子对你没有尽到责任,这能全怨她吗?虽然我与嫂子仅见过两次面,可是看得出,她胸怀那么宽广,心也很善良。再说,她辛辛苦苦撑着这个家也不容易呀?真难为她了!虽然你也非常顾家,但是无论如何你没有嫂子付出得多。我真为有这么个好嫂子感到高兴和欣慰,尽管我十分爱着你,也是任何人替代不了的,我俩又是雪样的清白。当然,嫂子绝不会往那方面想,我看得出来。所以,要多给嫂子些关怀和温暖,多体贴她一些。不然,嫂子心里会难过的。

再就是,我不在你身边了,嫂子身体也这个样子,可以说往后你全靠自己照顾了。想到这里我就不能自己......方哥哥,务必珍重!对你,小妹真的好眷恋、好牵挂啊!......

真不知道,今生我俩还能不能相见。总觉着,我好像又成了一只哀鸣无助的孤雁,无人问津,很是凄凉......不过,你已经占领了我整个的心。你的形象,就像长白山上的松柏一样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你坚韧不拔的毅力和高尚情操,将永远激励着我在生活的道路上,战胜困苦,迎来黎明的曙光!

方哥哥,当你想我的时候,你就瞩着北方我家乡上空的那颗北斗。在想你的时候,我会望着南边天上那颗璀璨的明星。这样,我们每晚就会见面了。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在祖国北疆的长白山下,有颗火热的心在为你跳动,她是任何人都拿不走的。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这颗心,她将伴随你荣辱与共,直至终生!

順致

崇高敬意

小妹:雯雯,上车前。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大地又恢复了昔日的宁静。一轮明月挂在深蓝色的夜空,皎洁的月光宛如清澈的溪水洒满大地。方虹仰望银河灿然的星空,他找到了那颗闪着金光般的北斗。他眼睛一下直了:他仿佛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倩影,那一眨一眨的摸样,像是雯雯在对他亲切嘱托,又好像流着泪水在对他诉说别后之情......

这时,一缕春风迎面吹拂过来,风是柔和的,月光是皎洁的。方虹觉着身上轻松了许多,心里有一种轻松爽快的感觉。

哦,毕竟是春天,春天是美好的!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